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锦绣凤华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七章 你不能这样子

锦绣凤华 陈婉煜Sun 2066 2019.05.18 08:50

  一晃几日。

  谢婷的下落没有消息,而北境鹿鸣的书信到了京中。

  他并非是接到萧湛的消息回信的,而是早在耶律白动手前往京州时就派人去了大辽,查明事情原委之后传了信到京中。

  箫湛看完信,勾着唇畔冷笑,“有意思!”

  宋连成在一旁问:“老鹿怎么说?”

  萧湛把信扔给宋连成,“大辽太后要弄死耶律白,那野驴到京城逃难来了。另外,野驴似乎藏了什么天大的秘密,他身边的那群人出了大辽就死了。现在的那几个都是假货。”

  宋连成看完信,也乐了,“这野驴怎么混得这么惨,好歹也是大辽皇帝的兄长。”

  在大辽,太后想他死,好不容易逃难又被人给盯上,啧啧啧,都怪这个蠢货当初非要跟大辽太后斗。

  那个女人山路十八弯的心思,谁斗得赢,安安心心地混吃等死不好吗?

  “找个机会,找耶律白问问。他那块玉牌落在谢家,恐怕不是偶然!”萧湛难得严肃。

  这事儿困扰了小妖怪好些日子,就差没扎根在大理寺了,害他想跟小妖怪吃饭都不行,啧!

  萧湛朝宋连成摆摆手,“有消息让连玉通知我,你接着处理卷文。”

  案桌上,叠得一尺高的案卷,让宋连成一阵脑仁疼。

  萧湛一撇头,溜溜达达地走了。

  宋连成咬牙,见色忘义!

  兰苑。

  霍景秀刚从大理寺回来,用过晚饭,洗了热水澡换了便服,舒舒服服地窝在软塌上看书。

  一旁,二喜轻轻给她捏腿。

  霍景秀看的是从崇文馆借来的几卷关于一百多年前辽夏三不管地带的异志。她翻了好长时间,忽然,有一处吸引了她。

  书上说,那里曾经有一个古墓,墓中有许多陪葬品。几十年前被盗,盗墓者带着大量陪葬品不知去向,这其中还有一颗价值连城的夜明珠。

  那颗珠子,能带人前往永生之地。

  霍景秀眼睛一亮,想起来姑母曾说,谢家祖上也是从那三不管地带来的,且带着巨额财富。她大胆地猜测了一下,谢家祖上是不是就是那个盗墓贼。

  毕竟那个混乱的年代,因为盗墓而发家致富的情况并不在少数。

  只不过,谢家祖上得到那笔财富之后,为什么要举家迁移,大老远跑到京州来?人都是难离故土的,若非情非得已,又有谁愿意离开举家离开世世代代生活过的地方。

  谢家两次遭难,说不准就与这笔财富和那颗能够前往永生之地的珠子有关。

  霍景秀忽然觉得自己打开了思路,她忙不迭地站了起来,唬了二喜一跳,“三娘,你怎么了?”

  “二喜,给我拿纸笔来!”

  二喜连忙跑回书房买了纸笔来。

  霍景秀接过,快速地写下关于这个案子的几个要点,和关键人。

  首先,假设当年谢家祖上与人合谋一起盗墓,谢家得到了财富和那颗能进入永生之地的珠子,逃到了大周。从谢家祖上莫名成了首富和逃亡的路线来看,这种可能性很大。

  其次,三十年前,谢家一定是被人找到了,以致几乎满门被灭。谢嫣然为何会忽然失踪,想必凶手对她是另有所图。还有,凶手曾经在谢家找过什么东西,很有可能就是找那颗能进入永生之地的珠子。只是三十年前他们一定没有找到,不然如今不会卷土重来。

  最后,这事儿发展到现在,谢家就剩一个谢婷,其余人都死了。那个珠子现在不知何处,凶手必定会再回忠国公府。

  只是这几日,忠国公府风平浪静,难道凶手放弃了?

  不对。

  他们历经几十年追踪谢家的下落,想必那个珠子十分紧要。但,永生之地,真的存在么?

  霍景秀撑着下颌,皱着眉头,凝眉思索。摇曳烛光将她的身影照得影影绰绰,纤长翦羽垂成一道暗影。

  师父曾经说过,世人皆贪,贪财贪权贪生。

  难道真的会有人为了一个虚妄的永生而费劲心思,杀了谢家这么多的人么?

  霍景秀觉得简直不可思议。

  夜渐深,薛红叶早已入眠,二喜也被霍景秀打发回去歇息了。

  霍景秀坐在屋顶上,抬头遥望着星空,对自己今日的猜测略感怅然。

  萧湛不知从哪里冒出来,他拎着酒壶,手里还有些零嘴,鸡爪,鸭翅鸭舌什么的,“吃宵夜么?”

  他难得地没穿黑色衣裳,换了件素白长袍,把零嘴往霍景秀怀里一塞,自顾地在她身边坐下。

  霍景秀笑眯眯地啃鸡爪,“这么晚了,你怎么来了?”

  萧湛对着酒壶喝酒,“看某个小妖怪坐这发呆,我来瞧瞧。”

  闻言,霍景秀面色微红。

  萧湛大喇喇地躺下来,手指轻轻摩挲着酒壶,“回京这么长时间,难得有这么空闲惬意的时候。”

  霍景秀嚼完了鸡爪,又开始吃鸭舌,心说,你这几日都不都挺空的么。

  萧湛抬头望着天空,漆黑夜里,繁星闪烁,十分灿烂。他微微撇过头,看霍景秀的侧影。

  她的小嘴一动一动,正吃零嘴。许是零嘴有些辣,她的红唇微微有些红肿,令他不禁心下一动。

  他偷偷地挪了挪,靠近了霍景秀,秋风吹起,她身上淡淡的馨香飘了过来。

  萧湛不由得意乱情迷,忍不住就要凑上去。

  “阿秀!你竟然背着我吃夜宵!”

  忽然,院子里传上来一个暴喝声。

  只见薛红叶叉着腰,怒气冲冲地瞪着霍景秀。

  萧湛顿住,他娘的他一定要宰了薛红叶。

  萧湛腾地坐了起来,朝薛红叶冷冷甩下一句:“滚!”简直多一个字都不想给她!

  薛红叶也愣了,怎么萧湛在这儿呢?

  那她不是打扰他俩相亲相爱了?

  作为一个贴心的好闺蜜,这个时候她可是十分有眼力劲儿的,“哈……哈哈……你们吃,你们吃,我回去睡觉!”

  说完,她“嗖”地一声跑回屋了。

  霍景秀张着嘴巴错愕,眼睛眨巴眨巴,可见一时半会儿没过神来。

  她是谁她在哪儿这是在干嘛?

  萧湛见霍景秀愣怔的模样,觉得可爱极了,忍不住就捏了捏她的脸颊。

  霍景秀这才回过神来,忍不住嘟喃道:“阿湛你对红叶太凶了,你不能这样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