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锦绣凤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六章 哭给你看哦

锦绣凤华 陈婉煜Sun 2047 2019.06.20 20:47

  萧湛早已经把九龙玉盘的事儿给忘得一干二净了。

  当时萧安把玉盘给他时,他也只是认为消停了太多年的陆远忍不住寂寞要出来蹦跶,讨存在感来了,根本没把江南的案子与他攀扯在一起。

  但是如今想来,最大嫌疑的人,就是这个陆远!

  萧湛和陆远之间的恩恩怨怨,不外乎就是当年陆远推演萧湛的命格时结下的。但是说来,也应该是萧湛憎恨陆远多些。

  毕竟,当年萧湛因为陆远几句话差点儿被他阿爹掐死。

  霍景秀对司天监监正陆远不太熟悉,只知道他当年被先帝斥责之后,便鲜少在朝堂出现。只有重大节日或者重大的典仪才会出现在众人面前。

  “如果是这样,那么他藏在白云客栈的那些人,恐怕很快就会有动作了。”

  毕竟,少女失踪案已经完结了,大部分姑娘也都已经送回去。

  金陵城百姓都在称赞,京都来的大理寺少卿及京州衙役断案如神,没来多久就已经解救了这些少女。

  白云客栈,没理由不知道。

  说来,当初洛如心算是最早的那拨被抓走的姑娘,她当时会出现在白云客栈,恐怕也不是意外。想必当时,他们是想过把人都藏在白云客栈的。

  但是,洛如心忽然清醒过来,闹了一场。为了不被人起疑,所以他们把姑娘都移到七星山庄。

  啧,单禾那个老家伙,要是知道自己只是个备选,不知该如何作想。

  萧湛凝眉想了想,道:“先去看看聂凌的尸体吧。白云客栈那边,连玉盯着呢。”

  霍景秀这才安心地颔了颔首。

  两人一同前往金陵府衙。

  仵作房内,聂凌的尸身堆在最里面的桌子上。他炸得很碎,几乎已经没有了人样,拼凑都拼不起来了。

  霍景秀穿上了验尸的防护服,也给萧湛拿了一件,“你再边上等我,我先去瞧瞧。”

  萧湛捂了捂鼻子,觉得那臭味实在是难以难受,也就没有勉强自己,只站一旁等着。

  霍景秀先是拣起了手臂模样的骨头,上边挂着碎肉,颜色已经变得暗紫,透着一股让人难以忍受的臭味。

  幸好霍景秀早就棉絮塞住了鼻子,否则,定是要被熏晕过去。

  其实聂凌的尸身没有什么好检查的,都是碎肉,要查也查不出什么来。但是霍景秀还是仔仔细细地从头到脚都检查了一遍。

  不过,依然没有什么发现。

  只是唯一能确定的是,聂凌生前服用了很多药物,且还是剧毒。内力暴涨,只是一种假象。

  霍景秀从仵作房退了出来,脱下了防护服,又到后院井边打了盆水,边洗手边与萧湛说道:“聂凌的尸体上,查不到什么线索,只知道他中了剧毒。当日他即使没有发怒爆炸,恐怕也活不了多少时日。另外,照他内脏变化的颜色来看,他服药的时间不短了,最少也有一年半以上了。”

  萧湛帮忙端着水盆,道:“也就是说,他当年回江南没有多久,就开始服药了?”

  霍景秀掏出帕子擦了擦手,点点头道:“嗯,差不多。只是不知道,他堂堂宣平侯,为何要作死服用这种药物?”

  说着,霍景秀无奈又惋惜地摇了摇头。

  萧湛却是微不可闻地蹙了蹙眉,聂凌这么做,恐怕是为了小妖怪吧。

  作为男人,萧湛是理解聂凌的。

  小妖怪家世好,父亲镇南王权势滔天,兄长镇守南境名扬天下。而她自己,有倾世之资不说,那脑瓜子也是一等一的聪明,更别提她那一身绝妙的功夫了。要想娶到小妖怪这样的女子,不花费些心思是不行的。

  连他,都是花费了好一番功夫,才敢让阿娘去王府提亲的。

  聂凌从前那矫揉做作故作清高的文弱书生样,恐怕是入不了镇南王的眼。

  想到这儿,萧湛不禁有些得意起来。得亏是他,长得好,功夫又好,人又扛揍,这才让未来老丈人面前同意了。

  绝对不是因为那几坛埋了十几年的好酒!!

  萧湛回过神,冲霍景秀撇撇嘴,道:“谁知道呢。”

  霍景秀挑了挑眉,觉得从聂凌身上得不到什么线索了,也就不再多想,只道:“那我们走吧。对了,过几日张捕头李捕快就要启程回京了,你有什么需要他们带话回王府的么?”

  萧湛摇摇头,“他们这么快就回去了?”

  霍景秀点点头,“少女失踪的案子已经告破,他们要回京上报案情。出京之前,我与周大人说过,案子告破以后,要在江南停留几日,所以不与他们一道回去。另外,白云客栈的事情不也还没查清么,恐怕我们一时半会回不出了。”

  萧湛有些愧疚地抚一抚霍景秀的手,道:“没想到头一回与你到江南,就让你为了这种事烦心。要不,你回魔山呆几日,等我处理完了,去魔山找你。”

  “你说什么呢?”霍景秀瞪了萧湛一眼,似乎不大高兴,“我是那么不讲义气的人么?抛下一个人,躲到魔山去?”

  “不,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

  嘴皮子一向利索的萧湛忽然结巴了起来。

  他在镇南王面前立过誓的,要一辈子守护小妖怪,不让她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

  白云客栈那群疯子不知道会疯成什么样,他只是不想让小妖怪受到伤害罢了。

  霍景秀自然也是明白萧湛所想,但是她根本不怕白云客栈那些人,大不了拍死就好了。

  她怕的是,不能与萧湛同生共苦。

  他在北境的那几年,她日日担惊受怕,生怕北境有不好的消息传来。而且那时,她明明有能力可以站在他身边,与他一起抗敌,却因为名不正言不顺,无法和他在一起。

  而今,他有难,她是决计不会离开他身边的。

  霍景秀睨了萧湛一眼,“你只是什么啊你只是。你再多说一句,小心我哭给你看哦。”

  霍景秀耍起赖来,格外娇俏。大概是见多了她理智的一面,偶尔见她小孩子般的耍赖,萧湛觉得,特、别、可、爱!

  他忍不住捏了捏霍景秀的脸颊,笑嘻嘻道:“你想怎么哭给我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