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锦绣凤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 真相大白

锦绣凤华 陈婉煜Sun 2026 2019.05.19 07:00

  耶律白看箫湛这神情,莫名地心里头一颤,总觉得他那笑容不怀好意,感觉自己即将就要被他给卖了。

  早知道他就不把玉牌扔那儿向箫湛求救,他就该老老实实地跟着叶家人前往永生之地。万一那地方真的存在,那他也就不用回大辽受那女人的鸟气了。

  耶律白伸出白胖的爪子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不小心对上箫湛的眼神,忙尴尬地笑了笑。

  箫湛微微撇过头,对着耶律白扬起一个大大的微笑。

  耶律白胆战心惊。

  他娘的,箫湛笑比不笑还恐怖!他好想回大辽,做个混吃等死的纨绔王爷。他一点儿都不想掺合这些鬼事啊!

  “耶律白,明天早上,你告诉叶家人,你知道珠子的下落了,就在忠国公府里。”

  就在耶律白在心中咆哮的时候,箫湛开口了。

  “你想做局?可是叶家人很精明,不一定会相信。”

  耶律白也不是个傻子,叶家人找了这么多年,没理由箫湛运气这么好一下子就找到了。

  然而箫湛却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他们会的。”

  ……

  翌日一早,霍景秀还没起床,就听见隔壁忠国公府传来丁零当啷的声音,她低低一笑,阿湛动手了!

  霍景秀笑着跳下了床,伸手拽了拽睡得昏天黑地的薛红叶,“红叶,快起床,吃完早饭咱们看戏去。”

  薛红叶正做着美梦,被霍景秀一顿拽给拽醒了,“哪儿有好戏瞧?”

  霍景秀指了指隔壁。

  薛红叶眨巴眨巴眼睛,隔壁都烧透了,能有什么戏好看?

  两人用过早饭。

  霍景秀拽着一脸懵圈的薛红叶上了屋顶,向下望去,只见箫湛一副山大王的模样坐在谢家大院里。

  而宋家兄弟和几个暗卫还有些士兵们正拿着铁锹,在那吭哧吭哧地挖东西。

  霍景秀半蹲着瞧下头,与箫湛对视了一眼。

  箫湛挑眉,小妖怪,早啊!

  霍景秀回望,这事儿真能成?

  箫湛笑笑,那是必须滴!

  薛红叶看着两人眉来眼去,不由得眯了眯眼睛,这俩,能不能注意点儿,边上这么多单身狗呐!

  九王爷的人吭哧吭哧地挖了半天,忽然有个士兵在底下大叫了一声:“这有个地道。”

  箫湛乐了,果然天助我也!

  谢家的地道埋得很深,足足有五尺深。也得亏是箫湛今日闲着无聊带这么多人来挖院子,否则寻常人轻易挖不到。

  难怪叶家人每回来挖谢家都无功而返。

  这谢家祖上的心眼也忒多了些,挖个地道都平常人深,这是有多怕死。

  “乔木,下去看!”

  乔木领命,他身子轻巧,跳下去时仿似燕子飞一般十分轻盈。

  霍景秀见状,眸中不禁浮现赞叹之色,这个乔木,轻功极妙啊!

  乔木跳下去之后,只觉得自己踩在一个地板上,他小心翼翼地踩了踩,又用铁锹铲开了泥土。

  一个黑色的铁板出现在了他的面前,他伸手轻轻一拉,忽然一道金光射出来,刺眼得令他遮住了眼睛。

  再一瞧,他不由得瞪大了眼睛。

  “王爷,这地下,是金子!”

  箫湛以为自己听错了,啥玩意儿?这地下不是逃命的地道,埋的是金子?

  乔木从深坑里窜上来,指着底下说道:“那一面,全部是真金。这谢家够有钱的,这一排瞧着就有几万两,还不知道别处有没有。”

  箫湛乐了,这么多金子,他来年的军饷都有了啊!哈哈哈,简直是意外之财。

  “给老子继续挖,把这谢府给老子挖个底朝天!”

  接下来,一车车的金子挖上来,一车车的金子往外拉,箫湛笑得嘴都歪了。

  薛红叶蹲在屋顶,嘴角止不住抽,你们这是侵犯私人财产,是违法的是违法的啊!要是谢婷回来,见她家被挖空,指不定要哭!

  霍景秀也很无奈,阿湛这么做好像不太好吧!

  箫湛的人挖了一下午还没挖干净谢家的金子,而耶律白那边也有了动静。

  夜半,他身边的那个幕僚叶林拽着他偷偷地进了忠国公府。

  叶林揪着耶律白的脖子,恶狠狠地问道:“珠子在哪儿?”

  耶律白白胖的脸涨红,他指了指箫湛挖出来的那个大坑,结结巴巴地说道:“应、应该在下面。我偷听到箫湛他们说的,就藏在谢家那堆金子中间的。下午箫湛他们只找到金子,还没有找到珠子。我、我想珠子还在下面。”

  叶林闻言,把耶律白甩在了底下,而他自己则是跳进了深坑之中。

  面前满是黄灿灿的金子,而他却丝毫不在意,他只是拼命地寻找着他梦寐以求的珠子。

  另外几个叶家人也跟着跳了下去。

  而后,深坑之上,忽然亮了火把。

  只见数十号人举着火把将他们围了起来,箫湛弯着唇角,俯视着他们,“找到你们想要的东西了么?”

  叶林闻言,心头一惊,糟了,中计了!

  他恶狠狠地瞪了一眼躲在人群中的耶律白,“谢家背叛我们,连你竟也……”

  耶律白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他娘的我是大辽皇族,凭啥要听你这个疯子的话?再说了,你那些个什么叶家是主子,我祖上和谢家是你们家奴才的话就快别说了,要说你就下黄泉跟那些死了的老头说去吧!

  叶家人终于被一网打尽,谢家两次遭难的真相也终于真相大白。

  官家下令,将叶林几人斩首示众。

  至于从谢家挖出来的那些金子,也因为谢婷迟迟不层露面,官家下旨,将所有金子充作军饷交给箫湛。

  箫湛乐得好些天都是笑容满面的,都不跟薛红叶置气了。

  霍景秀也挺满意,毕竟帮谢家讨回了公道。

  日子平静了好些天,转眼到了八月。

  镇南王妃想着今年霍景秀好不容易在家过中秋,且薛红叶这一阵的心情不适,便借着这中秋佳节之际,准备办一个赏花宴,好让俩闺女高兴高兴,顺便让自个闺女与各家都活络活络。毕竟这两年,秀秀那人间凶兽的名头实在是不好听。

  好在帖子送往各府,各府都有回应,都说要来参加。

  镇南王妃高兴极了,着人大办。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