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锦绣凤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九章 月黑风高搞事情

锦绣凤华 陈婉煜Sun 2085 2019.06.16 19:51

  是夜,月黑风高,正是搞事情的好时机。

  霍景秀坐在知客楼的大堂里,彼时,宾客们都已经散了,只有小二们边打烊边打扫卫生。

  她一手端着茶盏,一手轻轻地敲着桌面。身后,是一脸淡漠的冷月。

  外头秋风瑟瑟,忽然间,十来个黑影从屋顶上落了下来。她们齐齐地朝霍景秀冲过来,而霍景秀不慌不忙,只是淡定地抬了抬眸,旋即将手中的茶盏打了出去。

  随后,站在她身后的冷月一跃而起,一掌拍去,四周的气温急剧下降,形成了一道冰墙。

  那些木楞楞的姑娘根本没有反应过来,直往那冰上墙撞,一个个咚咚地磕得脑袋上好大一个包。

  冷月微微勾唇,手里不知何时多了一条绳索,哗一声扔出去,将那十来个捆成了一团。再往回一收,那一团姑娘便全都倒在了地上,可她们全然不知,双手只做着进攻的姿势。

  霍景秀飞跃而起,跳到了姑娘们的身旁,手里拿着一只白玉药瓶,“冷月,把药给她们服下。”

  冷月将绳子的另一头绑在柱子上,然后才将药一个个给姑娘们喂下去。

  姑娘们失去了理智,一个个挥舞着双手,好似要同冷月拼命。冷月翻了个白眼,一个手刀把姑娘给劈晕了。

  这下,可容易喂多了!

  霍景秀:“……”

  解决了这些姑娘们,霍景秀又抬头望了望漆黑的外头,“还不动手么?”

  外头一群黑衣人:“……”

  他奶奶的,不就是两个小孩儿么,有什么值得怕的?

  于是乎,又十来个壮汉冲了进来。

  霍景秀淡淡定定地抬手,慢悠悠地劈去一掌,估摸着用了五成内力,排山倒海似的,一排壮汉倒下了。

  外头黑衣人:“……”

  什么情况?屋里头真的只有一个少年和他的婢女么?可他泄出来的内力……如此醇厚……

  躲在暗处的单禾脸色愈发难看,他冷哼了一声,“给我上,杀了那少年,我赏黄金万两!”

  财壮英雄胆,又十来个人冲进去了,而后眨眼间又刷地飞出来了,一个接一个,跟叠罗汉似的。他们全都失去了知觉。

  单禾脸色黑了黑,“都给我冲进去,杀了他!我赏黄金……”

  话没说完,剩下来的一群杀手竟转头就跑了,“单庄主,恕我们无能为力,您另请高明吧!”

  说罢,这群杀手还不忘将自己熟悉的朋友扛起来溜了。

  单禾眼见此状,心头的怒火蹭蹭地往上窜,可是他自己又武功平平,怎么能动得了屋里头的少年。于是一时间,他又气又急,差点儿没喷出血来。

  不过屋里的少年没让他纠葛太久,在他不知该怎么办时,他已经从屋里飞了出来。

  一袭红衣,额间亦是一红色抹耳,长发飞扬,在皎洁月光下,出尘绝艳!

  单禾一时愣了。

  老天爷太不公平了,凭什么好的全都让魔山给占了!

  霍景秀抬起眼皮,似笑非笑地望着单禾,“单庄主大驾光临,怎么不进门坐坐呢?”

  单禾怔了怔,旋即冷哼一声,刚要开始说什么,却不想霍景秀一个回旋踢,踹在了他的鼻子上。

  再回神,少年一脸无辜:“哎呀,方才一个人影闪过,我还以为是杀手呢。单庄主你怎么不躲呢?”

  “你……”

  又一个回旋踢。

  少年继续无辜,“单庄主你动作这么那么慢,您看您脸都肿了!”

  “你……”

  一个巴掌,用了五成内力,直抽得单禾头晕目眩,直直地倒在了地上。

  少年一脚踩在他的胸上,故意地往下压了压,疼得单禾差点儿没背过气去。

  霍景秀俯视着单禾,眼里露着些许讽意,“单庄主身手如此之差,看来不大适合在江南的地界上做买卖了。这儿来来往往的高手那么多,万一不小心伤着单庄主那就不太好了。你说是吗,单庄主?”

  单禾一口腥甜从心口涌上来,而后他忽然觉得自己的四肢无力,体内的内力从四肢散开了去,“你……你对我做了什么,你……”

  霍景秀抬眉浅笑,“没做什么,就是不小心散了你的内力而已!”

  “你!”

  “噗……”单禾一口鲜血喷了出来,他恶狠狠地盯着霍景秀,浑身气得发抖,“你,你竟然敢?”

  “呵……”霍景秀轻笑一声,“单庄主都胆敢污蔑我师父,我又还有什么不敢做的?这江南的地界,我魔山是有些人在做买卖,可是我们从未想过要将江南占为已有。反而是单庄主你,一天天不知在瞎琢磨什么。抓了那么多姑娘,用了这么恶毒的手段,仅仅是为了栽脏陷害,真是又坏又蠢。我今天只废了你的功夫,而没有要了你的命,已经是仁慈了。”

  单禾被霍景秀一番话说得脸色青一阵白一阵,可是他一直以来的信念,就是从魔山手里夺回对江南的管理权。

  他按住胸口,恨恨道:“小子!你以为你师父是个什么好人?当年,我剑泉山庄才是江南的主宰。你师父为了抢地盘,陷害了我爹,说他嫉妒贤能,残害其他江湖门派,导致我剑泉山庄凋落。我如今所做的,不过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罢了!”

  闻言,霍景秀微微蹙了蹙眉头,“你说我师父陷害你爹?”

  单禾冷哼一声,面上尽是恨意,“是。他先放出消息,让我爹被江湖门派厌弃。后来,又偷偷潜入了剑泉山庄,杀害了我爹。”

  霍景秀摸了摸下巴,睨了睨满脸恨意的单禾,似乎是在思忖什么。

  单禾以为自己把霍景秀说动了,面上极快地闪过一丝喜色,而右手往腰后摸了摸,摸出一个药包藏在手掌心。

  霍景秀却淡淡地抬了抬眸,“我说你,把手里的东西给我放下!”

  单禾神色一僵,刚要开口说话,忽然一阵冷风吹起,他浑身打了个颤,然后……整个人就被冻了起来。

  走到霍景秀身后的冷月拍了拍双手,一如继往的面瘫脸,只是眼睛亮闪闪的,似乎在说,求表扬,求赞赏。

  霍景秀回头望了她一眼,忽然灵光一闪,觉得自己好像懂得了冷月的这个神情。

  于是,试探性地说了一句:“干得不错!”

  冷月立马翘起了嘴角,好开心!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