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锦绣凤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诈你没商量

锦绣凤华 陈婉煜Sun 2184 2019.05.06 08:35

  薛红叶把薛大嫂送回去歇下以后,又返回了薛长白的院子,只是霍景秀已经不在了。

  她想起先前大嫂提起的那个边院,想着阿秀或许是去了那里,便就也过去了。

  果不其然,霍景秀就在那里。

  一进屋,薛红叶便就瞧见霍景秀在一颗槐树下,拿着一把铁锹,正在挖土。

  嘿咻嘿咻,霍景秀那小身板挖了半天,也就挖了一点。

  薛红叶鄙视地摇摇头,上前一步,抢过霍景秀手里的铁锹,一声大吼:“我来!”

  薛红叶果然是完美继承了薛家的力大无穷以及吃苦耐劳的优美品德,不然那把铁锹怎么在她手里就好像拿筷子一般简单呢。

  只见她三下五除二,很快就挖到了霍景秀想要找的东西。

  斧子。

  沾满了血迹的斧子。

  薛红叶一愣,“阿秀,这是……”

  霍景秀蹲下,扒开泥土,拿起了那把斧子和一件沾惹了血迹的衣裳。

  “我们找到凶器了,还有这件衣服……”霍景秀说着,抬头去瞧薛红叶,却见薛红叶脸色惨白,活像是见鬼了。

  “这件……这件衣服是……”薛红叶像是受到了什么巨大的打击,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霍景秀看了看领口那只有点歪了的梅花,皱眉叹了口气,“红叶,我想我们找到凶手了!”

  薛红叶不敢信,“不可能,不可能的。怎么……怎么可能会是他呢?”

  ……

  薛大嫂喝了一碗安胎药正准备歇下,可一闭上眼睛,就是满目腥红。她含着泪咬了咬唇,吩咐道:“再点一只安神香吧!”

  丫头们应了是,取了香点上。

  一抬头,便见一个红色的身影闪了进来,动作那叫一个利落帅气。

  “薛大嫂睡不安稳,不若让景秀来给你把个脉?”

  薛大嫂一抬头,还没说话便就瞧见了霍景秀不知何时竟已经坐到了她的床头,还伸出手要去抓她的手臂。

  薛大嫂心里一慌,“不……不劳郡主费心了,妾身无事。”

  霍景秀却像是没听到,自顾地抓过薛大嫂的手腕,一摸,皱了皱眉头,“你这脉象漂浮,你肚里的胎儿……”

  没等霍景秀说完,薛大嫂眼里的泪水就扑簌簌地滚落下来,“我……我只想给长白留个孩子。郡主,请您……请您千万不要说出去。”

  霍景秀一抿唇,神情有些难看,“要保住这个孩子不容易,严重的会危及你的性命。若是薛大哥对你这般重要,你又为何要用迷魂香迷倒了他?”

  薛大嫂脸色一白,“郡主,您……您在胡说什么?”

  霍景秀边把着薛大嫂的脉,边说:“我在你的妆盒里找到迷魂香的粉末,虽然很细小,可终归是留下了痕迹。”

  说着,又换了个边,“那迷魂香的药效十分地好,只一点就能把一头牛给药倒,更何况是薛长白区区一个人。只是那迷魂香的香味十分独特,你们那间屋子这几日都紧闭房门,所以我们一进去时,我便闻到了一股独特的香味。”

  “我问过你们院子里的下人,说那天,你难得点了一支香。在你知道怀有身孕的这几个月,你就没有点过香。那晚,你其实并不在屋里,在后院呆了许久才回去,也是回去之后才发现薛长白被杀了。”

  薛大嫂苍白的脸上满是晶莹的泪水,她咬着下唇,浑身轻轻颤抖着,“我……我没想杀死我夫君的,我……我只是想药倒他,然后离开将军府而已啊!早知,早知道会连累他被人杀害,我怎么会这般狠心啊?”

  霍景秀把好了脉,把薛大嫂的手放了回去,“人确实不是你杀的,可是却与你有关!人是……”

  “人是我杀的!”门前,忽然传来一个中气十足又带着严厉的眼神。

  只见一个身着蔚蓝色锦裳的妇人走了进来,身边,是红着眼睛的薛红叶。

  “阿娘!”

  此人正是薛贵之妻,薛家三兄妹的母亲,蒋氏。

  蒋氏是将门出身,身形高大,眉目带着些英气,一双眼睛更是锐利。她大步走进来,气势逼人。

  薛红叶朝霍景秀摇了摇头,显然,谈判失败了!

  霍景秀站起身,按住也要起来的薛大嫂,“大嫂胎像不稳,还是躺着吧!”

  蒋氏在一旁坐下,目光直视前方,没等霍景秀开口问什么,一股脑儿地将那日的事情全说了出来。

  那晚,薛长白从宫中回来,忽然说要辞了禁军统领的位子,跟着九王爷去边关。禁军统领这么好的前程,薛长白竟然不要,说什么要去保家卫国,造福百姓!

  狗屁!

  做禁军统领,守卫皇城,保护好皇帝,不也是造福百姓么?

  蒋氏很生气,严厉指责薛长白,不许他去边关。可薛长白却像是铁了心,说自个儿已经跟官家说了,官家也同意了。

  蒋氏劝了好几回,薛长白依然不听,还跟她起了争执。

  蒋氏觉得,生了个这样的儿子,还不如生条狗,一气之下,砍了薛长白的脑袋。

  完。

  霍景秀听着,不由得挠了挠头,像是看着一个白痴一样地看着蒋氏,“夫人,我看起来像是个三岁孩子么?”

  蒋氏一愣,什么意思?

  霍景秀一挑眉,扬起一个十分有诚意的假笑,“我长得这么高,很明显不是个三岁小娃娃。所以……您说的这番话,我是一个字都不会信。”

  哪有当娘的,一生气就把自己儿子给砍了头的?

  神经病么这不是?

  蒋氏一怔,“你……”

  薛红叶在一旁听着,差点儿没背过气去,事到如今了,她娘还要维护他,竟然还说出这么低劣的谎话!

  “薛夫人,慈母多败儿,事到如今了,他闯出这么大的祸,你们薛家即将要陷入万劫不复之地。你真当是,一点儿都不会怕么?”

  蒋氏一撇嘴,“就是死了个薛长白,你胡乱说什么,是在诅咒我们薛家么?”

  霍景秀皱眉,对蒋氏这种死了儿子却没有半点伤心的态度很是不解。薛长白难道不是她儿子么?为什么她这么无动于衷?

  太偏心了吧!

  “薛长白之死,这事儿是不大!可是薛将军诬告九王爷,眼下官家龙颜大怒,要治你薛家欺君罔上,污蔑之罪。九王爷是我大周北境屏障的,他何等重要,我不说您也应该知道。”

  “我与红叶刚从文德殿回来,官家眼下已把薛将军打入天牢,择日处斩。而你们这薛府,估摸着很快就要被抄家了!所有男嗣处斩,女厮流放!”

  “不可能!”

  蒋氏身形一晃,脸色那叫一个惨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