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锦绣凤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 谢家

锦绣凤华 陈婉煜Sun 2037 2019.05.17 11:36

  一行四人动身去英国公府,萧湛和霍景秀在前头走着。九王爷一脸嚣张加霸气,方圆一丈之内无人敢靠近。

  然而霍景秀虽然有人间凶兽的恶名在外,可街上的百姓却对她很是亲近,直冲着她招手,“郡主出来查案啊?一会儿上我家吃饭去呗。”

  “郡主,刚摘的梨,新鲜,您拿着吃啊!”

  “郡主,刚摊好的肉饼,您拿着吃,瞧您瘦的……”

  ……

  一路走下来,霍景秀怀里塞满了吃食。

  宋连玉在后头悄咪咪地问薛红叶,“郡主不是人间凶兽么,为啥这么受欢迎?”

  薛红叶还在生气宋连玉早晨说她胖那事儿,白了他一眼,才道:“阿秀心地好,长得又漂亮,谁不喜欢?还有,你离老娘远点,不然我一刀砍死你!”

  薛红叶美目睁圆,恶狠狠地威胁宋连玉。

  宋连玉委委屈屈地捏着手指,心说,为什么大家都讨厌魁梧这俩字,明明魁梧,就很英雄啊!

  英国公府不远,很快便到了。

  霍景秀捧着一堆吃食上前,还没敲门,府里的管家便已经迎了出去,脸带笑意地说道:“夫人说您今儿回来,早早就等着您了。”

  霍景秀嘿嘿一笑,大步走进去,跟进自家门似的。

  萧湛几人跟着上去,还没进到内堂,忽然一个蔚蓝色身影闪了出来,只见她一把搂住霍景秀,嘴里嘀咕着:“怎么瘦了,没好好吃饭?”

  此人正是英国公夫人——霍如歌,霍景秀的嫡亲姑母。

  萧湛方才看得仔细,霍如歌出来的步伐极快,身影轻盈,可见是个高手。

  再一抬头,见她肤若凝脂,凤眸含春,全然看不出是一个快五十的妇人,不禁心中赞叹。

  霍景秀望天,想说自己不知道吃得多好,早饭吃了两碗馄饨和两个烧麦呢。

  霍如歌搂着霍景秀亲亲密密地往内堂走,又朝萧湛三人招招手,“进来坐。”

  霍景秀把吃食放下,霍如歌捂着嘴巴嚯嚯嚯地笑了,“秀秀还是这么受欢迎,出去一圈,三天的吃食都有了。”

  “姑母!”霍景秀也很无奈。

  小时候她跟个男娃似的,到处蹦跶,四五岁就开始各种蹭饭。她长得好,一双圆溜溜的眼睛,温热如小鹿,街坊邻居都喜欢投喂。

  霍如歌戳戳霍景秀鼓起来的腮帮子,笑道:“我们家秀秀这么漂亮这么可爱,受欢迎是应该的呀!”

  英国公夫人没有闺女,只生了一个儿子,如今还在外头不常在家。镇南王妃和英国公府就霍景秀一个闺女,自然是死命宠。

  只不过,她和她哥镇南王都是混世魔王,不知道怎地教出来霍景秀正义凌然。

  秀秀从小就和她两位兄长不一样,霍景琛是个面瘫,从小老成地跟个老夫子似的。而她家儿子顾承修是个没把任何人放在眼里的混球。

  只有秀秀,温和开朗,体恤百姓,和谁都好相处。

  只是不知道为何这两年,秀秀进了大理寺接了她的衣钵后,走哪儿死哪儿,传出个人间凶兽的恶名。

  霍如歌扶额,想当年她破案能得个女神探,怎么到了秀秀这儿变成凶兽了呢?

  大概,是因为秀秀人太好,太温和了,人才会给她取这么个外号。

  不过好在秀秀不在意,不然她得心疼死。

  霍景秀揉了揉腮帮子,招呼萧湛几人坐下。

  丫鬟们适时送上来茶水。

  四人边喝茶边说话。

  “姑母,忠国公府满门被灭,这事儿您知晓了吧?我今日来,想问问,三十年前,谢家的那次走水。”

  霍如歌神情一凛,收起了玩闹的心思,她神色凝峻地说道:“谢家这件事,是我这辈子为数不多没破的几个案子之一。”

  “当年,我与谢嫣然交好,对谢家也算有所了解。可是,那场大火死了好些人。除了大公子谢玉城,还有他媳妇和两个孩子,十来个下人。当时咱们大周正与辽夏交战,我因为要随夫君和兄长北伐,这事儿便搁置了些时日。等我回京时,谢嫣然不见了。”

  说到这儿,霍如歌神色浮现了些许哀伤,她与谢嫣然算是手帕交,当年为了这事,谢嫣然不知哭了几回,还求过她一定要找到凶手。

  可是两军交战,她……

  英国公夫人叹了口气,愧疚地说道:“若是当年我在京中,或许嫣然不会出事。”

  霍景秀安慰地握住英国公夫人的手。

  霍如歌抿唇笑一笑,道:“姑姑没事儿。”

  “谢家的事情这些年我也有在关注。我发现,谢家祖上,并非大周人。他们家是从辽夏边境的三不管地带迁移过来的。几十年战乱,谢玉楼的太爷爷举家逃难,先是到了太原,后来又到晋州,最后才到京州。”

  “前后二十多年,谢玉楼的太爷爷从难民成了京州首富,后来,谢玉楼的爷爷考取功名成了进士做了官。谢玉楼的父亲又救了景明帝,谢家,彻底成了勋贵之家。”

  听到这儿,霍景秀秀眉微蹙,“谢家祖上短短二十年就从难民成了京州首富。京州首富哦,这遍地都是有钱人,谢家那是得多有钱?”

  霍如歌赞赏地捏捏了霍景秀的脸颊,“我们秀秀就是聪明!谢家祖上当时逃难,是带着巨额财富来的。只不过这年代太久远了,那笔钱他们是怎么来的无人知晓。谢嫣然当时与我说过,他说凶手把他们家挖了个洞,好像是在找什么。”

  闻言,霍景秀与萧湛对视一眼,昨晚他们在忠国公府也发现了个坑。

  看来,三十年前凶手并没有找到他们想要的东西。

  “姑姑,昨日谢家满门被灭,但是也有一个姑娘不见了。谢家长女谢婷,就好像与谢嫣然一样,消失了。”

  霍如歌听到此处,神情愈发难看,“你的意思是,当年凶手并没有找到他要找的东西,所以这一次又故技重施?”

  霍景秀颔首,“只是这一次,被谢玉楼发现了,提早做了防范。只是可惜,谢家人还是死了。不过,如果谢玉楼是提前做了准备,那谢婷……说不定是被谢玉楼给藏起来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