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锦绣凤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章 在作死的边缘疯狂试探

锦绣凤华 陈婉煜Sun 2052 2019.05.16 18:39

  薛红叶惊奇地瞪大了眼睛,这九王爷变脸变得也太快了。这笑眼,这神情,怕不是换了个人吧?

  要不,她去拽拽,看能不能撕下人皮面具来?

  说干就干!

  薛红叶想着就伸出了爪子,只是还没碰到萧湛,萧湛就猛地一转头,琥珀色瞳仁冰冷,吓得薛红叶汗毛耸立!

  是他是他就是他,威武雄壮天下第一翻脸比翻书还快的九王爷。

  薛红叶缩了缩脖子,莫名感觉自己好像是被萧湛给盯上了,可她没怎么着啊。每回见他,她都跑了的,也就阿秀胆肥……敢在他面前站着。

  对了,想起来了!

  九王爷每回看阿秀的眼神都很温和,而且阿秀在九王爷面前也常常很羞涩。莫不是他俩……

  反射弧犹如万里长城那么长的薛红叶觉得自己发现了惊天大秘密,她偷偷地揪了揪霍景秀的衣裳,脑袋往霍景秀耳边一凑,还没开口说话,便就感觉到一个冰冷的眼神扫了过来。

  薛红叶浑身一抖,他娘的九王爷,老娘和阿秀十几年的姐妹情,说句话都不行了么!

  薛红叶心里来气,抬手就想跟萧湛干架。

  然而一对萧湛冷漠的双眼,她顿时就怂了。

  你强你厉害!

  哼,老娘就赖着阿秀,气死你个大猪蹄子。

  想到此处,薛红叶笑眯眯地挽住了霍景秀的手臂,果不其然萧湛的脸色又黑了两分。

  有霍景秀在身边,薛红叶也胆儿大了,在作死的边缘疯狂试探。

  比如,吃早饭时靠着霍景秀,非要让她喂。

  再比如,鸡汤馄饨吃了一半,说要试试霍景秀的那碗虾饺,非要换。

  萧湛的脸色黑得比碳还黑,那拳头捏得死紧,他都怕自己忍不住锤死薛红叶。

  两方正“交战”,忽然,宋连玉咬着个肉包子从屋顶上跳了下来,一见桌子上还有汤,自在地坐了下来,边喝边说道:“查清楚了,耶律白来了。”

  闻言,萧湛皱眉,神情极其难看,“怎么是他?”

  宋连玉咕噜咕噜喝完了一碗汤,“耶律白这次是作为使臣来的,这会儿就在驿馆呢。要去见见去?”

  霍景秀听着觉得新鲜,“不年不节的,辽国这会儿派使臣来干什么?”

  萧湛似是在思索什么,手指习惯性地敲着石桌,没有说话。

  “耶律白这次来不知是什么目的,只不过他在辽国境内的处境不太好,听说萧太后要弄死他,有可能他逃命来了。”宋连玉耸耸肩,一脸谁知道的样子。

  萧湛冷笑,“那野驴狡猾得很,让乔心乔木盯死了他。有任何异常,及时禀报。”

  萧湛莫名想起昨晚的那块狼图腾玉牌,难道,就是那野驴的?

  只是那耶律白极少到京州来,与那低调的忠国公府会有什么联系?

  一旁薛红叶见几人谈正事儿,也就不再闹,乖乖地吃自己的早饭,做一颗没人管没人看存在感极地的小白菜。

  她呼噜噜地吃了三碗馄饨,忽然发现身边宋连玉一脸惊喜地望着她,“姑娘身形魁梧,食量非常,想必力气也极大吧!我军中就缺你这样的人物,姑娘有没有兴趣参军啊!”

  宋连玉堆着脸笑,活脱脱一个拐人的人贩子。

  薛红叶错愕地望着宋连玉,而后甩下筷子,转头捂着脸哭了。

  宋连玉愣住了,他……他是在夸她,她怎么哭了?

  萧湛眼角一抽,宋连玉这个白痴,哪有这么说人姑娘的?

  霍景秀连忙安慰薛红叶,“红叶,你别哭了,连玉他……他没恶意的,他觉得魁梧是夸人呢。”

  说着,霍景秀瞪了宋连玉一眼,那意思是——你惹哭的,还不赶紧道歉?

  宋连玉不好意思地凑上来,道:“姑娘你身材如此威武,实在是令我十分艳羡。所以我才忍不住脱口而出,姑娘,你……”

  话还没说完,薛红叶哭得更加厉害了,“你……你混蛋!”

  说完,抬手朝着宋连玉的脸就是一板砖,哦不,是一碗有些凉了的馄饨汤。

  薛红叶气呼呼地跑了,霍景秀连忙跟上去。

  宋连玉傻了,新鲜的汤汁顺着他的脸滑下来,他欲哭无泪,委委屈屈地望着萧湛,“我夸她呢,她为啥生气啊!”

  萧湛随手甩给他一帕子,很是无奈地说道:“夸姑娘能用魁梧形容吗?你个白痴!要说她瘦,说她瘦啊!”

  霍景秀跟着薛红叶,见她哭得很伤心,不禁心疼道:“红叶,宋将军没有恶意的,他只是……他小时候很瘦小,见谁羡慕,说人家魁梧。你……你别放在心上啊。”

  薛红叶擦了擦眼泪,“我没生他的气,只是忽然想起来小时候我阿娘也这么说我。”

  薛红叶这两日虽然表面上笑眯眯的跟没事人一般,可是她心里,就好似永远有一根刺扎在那里。

  “从小,我阿娘就不喜欢我,嫌弃我一个姑娘家太魁梧,不能为薛家争荣耀。”薛红叶惨淡一笑,“说是争荣耀,不就是想让我进宫当皇妃么?可是官家与楚娘子的感情,天下人谁不知道?就这样,我阿娘还逼着我进宫去。”

  “后来官家下旨,五年内不纳妃,我阿娘才断了心思。前一阵子,又把主意打到九王爷身上。京中这么多传闻,都说九王爷不好相与。可是我阿娘说,我这么雄壮,就是被九王爷打,都不会被打死。九王爷位高权重,有他这个高枝,我们薛家才能永享富贵。”

  薛红叶一向很少哭,这几日哭的眼泪比她这辈子加起来的都多。

  霍景秀拣着帕子替她拭去泪水,温声宽慰道:“咱们不想这些了,你阿娘她早晚会知道你的好的。”

  薛红叶惨淡一笑,笑容比哭还难看,“她不会的。昨日,我回去看过她,她对我又打又骂,说我蠢得像猪,白长这么高这么壮了,连个女人都救不回来。呵,还救那个贱人,我都恨不得弄死那个贱人!”

  薛红叶义愤填膺,要不是霍景秀拦着,她下一刻就冲进大理寺大牢把人给宰了。

  宋连玉躲在门后,听着两人的话,微微地垂了垂眼睑。

  萧湛吃完早饭,冲着霍景秀招招手,“走,去英国公府找你姑母。”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