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锦绣凤华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吓唬楼康安

锦绣凤华 陈婉煜Sun 2012 2019.05.10 15:47

  那楼康安是个纨绔坑爹的败家玩意儿,可刑部侍郎楼承德却是个有真才实干的。

  虽然楼家是楼太妃的娘家,可是在京城中这种走两步都能碰见个官或者世家子弟的地方来说,楼家算不得什么,也就只能欺负欺负柳侍郎这种没有背景的清官了。

  楼承德入仕不过十多年,已经做到刑部侍郎这种有实权的位置,可见他的实力。

  “王爷大恩大德,下官没齿难忘!”楼承德一进门,扑通一声就跪下了,没有丝毫犹豫。

  楼康安躺在地上,已经疼晕了过去,而那个任和洋则是全程没有说话,一直做死状。

  萧湛轻笑一声,“楼大人弄错了,人是景秀救的,你要谢,谢她去。”

  楼承德也没犹豫,转头笑呵呵地给霍景秀行了个大礼,“多谢郡主救命之恩。”

  霍景秀一挑眉,素来温和的双眸此刻噙着淡淡笑意,克制的愤怒被这笑眼掩住,“楼大人谢得太早了!”

  楼承德怔了怔,一时半会没反应过来,以为霍景秀是抓到了什么把柄。可是抬眼只见到她满是温和的笑容,又觉着自己想错了。

  萧湛给宋连玉使了个眼色,宋连玉往后一退,而后没有一会儿手上竟多了一盆水,“哗”一声全都泼在了楼康安身上。

  楼承德见状,忍不住脸色一变,差点儿就要发怒,然而他的前面站着的是九王爷萧湛。

  或许很多人不熟悉这位兵马大元帅,可是楼承德是认得的。早些年,先帝还在时,萧湛在宫中那可是个要上天的主儿。

  先帝仁慈,把萧湛是当作亲儿子那么养的。只要不太出格的事,先帝便就从来不会责骂萧湛。他对萧湛比对萧安还好,也有传闻说先帝驾崩前想把皇位传给萧湛的,只是萧湛不喜欢,才会让如今的官家登基了。

  楼承德是楼太妃的嫡亲弟弟,在宫中见过萧湛几次。当年他便明白,萧湛,比萧安更有帝王之势。他这个人,护短,认死理,惹毛了他,没有什么好下场。

  楼承德暗暗地忍住了。

  萧湛勾唇一笑,转头对霍景秀说道:“小妖怪,刚你不是说有个姑娘求你伸冤么?怎么回事,说来我听听。”

  霍景秀微一愣怔,很快就反应过来,敛了敛神色,一脸严肃地说道:“哦,你说那姑娘啊,她说她前些时候在桃花林时被几个男子抓走了。哎,一个清清白白的姑娘啊,就这么被糟蹋了。更过分的是,那些男人还在京中大肆散播谣言,说姑娘勾引他们。”

  “可怜那姑娘,不过就十几岁的模样,受到伤害不说,还要受到那些污蔑,一时想不开,就吊死了。”

  楼康安幽幽转转地醒过来,身上湿透了,伤口又疼得要命,刚想破口大骂,就听到霍景秀幽幽地说什么姑娘吊死了,不由得心里头一颤,“你……你胡说什么啊,人都死了,怎……怎么可能还会跟你告状?”

  楼康安向来是个胆子大的,才会做出那些残忍的事情。可今日,他先是被路二捅了一刀,然后就是被宋连玉折磨,精神早已处在崩溃的边缘。

  是以,霍景秀这么一吓唬,楼康安才会半信半疑。

  霍景秀见楼康安明显有些害怕,故意朝他走近了两步。

  楼承德在后头瞧着,抬脚就想去阻拦,却被萧湛一把按住。

  他锐利的目光攫住楼承德,那意思是——给老子老实呆着!

  霍景秀半蹲下,盯着楼康安的身后不眨眼,而后微微蹙了蹙秀眉,“你说凶手是他啊?怎么会呢?楼公子是世家出身,怎么会做这等恶事?”

  “楼大人!”忽然,霍景秀脑袋一转,似笑非笑地望着被按住了没法动弹的楼承德,“您说是不是?”

  楼承德被萧湛按住肩膀,萧湛用了三分里,疼得他半身都麻,“是……是!”

  霍景秀冷笑一声,转头又盯着楼康安,阴森森地说道:“可是,楼公子,柳萍儿说,凶手就是你们这几个!她还说,她吊死的时候,脖子很疼,透不过气很辛苦。她想让你们,陪她一起下地狱!”

  楼康安吓得直往后躲,额上的汗水沉沉密密地冒出来,“不……不是,不是我!我,我不是故意,我没有杀她,我没有杀她。我……我就是给出了主意,我没有想让她死啊!”

  此话一出,那楼承德吓得脸色煞白,“康安,你胡说什么?”

  霍景秀一挑眉,似乎有些不信,“可是萍儿说,就是你害的,她说反正她已经配不上路二了,就抓你下去陪她!黄泉之下,她一个人太孤单寂寞冷了。楼大……”

  说着,霍景秀伸手拽住了楼康安的手,萧湛见状眉毛一挑,似乎有些不悦。

  楼康安浑身抖啊抖,吓得差点儿没厥过去,“不要,不要抓我,不是我,不是我,我就是出了主意。是任和洋,罪魁祸首的是任和洋!柳萍儿你去抓他,你去抓他啊!”

  楼康安吓傻了,身上又疼得厉害,胡言乱语了几句之后彻底晕了过去。

  霍景秀显然还有些不满意,伸脚踢了踢楼康安。

  楼承德看得心疼,但是忍住了。

  再忍一忍,再忍一忍,等这事儿过了,再找霍景秀算账。

  为什么只找霍景秀算账呢?

  因为萧湛,他楼承德干不过!

  一直装晕着的任和洋听着这些话,不禁眼皮子一抖,可他到底比楼康安沉得住气。

  只要闭着眼睛,霍景秀就不能问话,这样等他回府就没事儿了。

  然而他没想到,站在他一旁的宋连玉忽然蹲下了,食指一戳,就那么刚好戳中了任和洋的伤口。

  “啊!”

  他的叫声比楼康安的还要响还要惨烈一些。

  霍景秀浅笑着逼近他,忽然间咧嘴一笑,然后抬手就是一拍,也那么恰好地就拍在了他的胸口,疼得任和洋又嚎了一声,那汗水犹如瀑布一般滚滚落下来。

  “声音挺大,看来一时半会死不了,所以……我们就来仔细说说,到底怎么回事儿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