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锦绣凤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我怕我会砍了他

锦绣凤华 陈婉煜Sun 2032 2019.05.08 14:39

  萧湛觉得,如今的京州城与他印象中的不一样。想当年他还没去北境那会儿,京州城简直是民风淳朴,那些文弱书生每天就只会摇头晃脑,手无缚鸡之力,跟个弱鸡似的。

  哪会像现在,见一个砍一个。

  看着接连送进来四个受伤了的书生,宋家兄弟俩也愣了,“怎么个意思,这……”

  萧湛撇撇嘴,望向了身旁一脸严肃的霍景秀,只见她微微蹙着眉头,神情十分难看。

  方才,他们俩刚到吉祥楼,刚坐下吃饭,然后就听见隔壁雅间里突然响起几个惊叫声。

  “救命啊,救命啊,路二疯了,路二疯了!”

  霍景秀扔下手里的筷子就往隔壁跑去了,只见那小小的屋子,横躺着三个书生,而持刀的路二跨坐在一个身着淡青色衣裳的书生身上,手起刀落,鲜血喷到他的脸上。

  他微微回过头,露出浅笑,原本那双清澈明朗的眼睛里此刻竟是令人心惊的残忍。

  萧湛抬脚狠狠踢了过去,路二被踢倒在地,手里的短刀也掉落在了地上。

  路二没觉得疼,躺在地上,唇角依旧挑起,可是躺着躺着,他的眼角处忽然滑落了泪水。

  再回过神,他已经被人关进了京州府衙大牢。

  再说君安堂。

  萧湛和霍景秀把人送进来之后都没走,似乎都忘记了要吃饭这事儿。

  霍景秀的脸色尤其难看,是萧湛从未见过的凝重。

  他推了推她,问:“小妖怪,你怎么了?”

  霍景秀愣了一会儿之后才开口:“我认识今天伤人的路二,他是国子监的学生。往常性子温吞,很是和气,跟文远伯一模一样。去年秋闱的时候,他的成绩很不错,连官家都说他往后能接文远伯的衣钵。”

  “我印象中,他很胆小,旁人欺负他骂他他都不会还手。可今天……王爷,你还记得我们进去时,他那个眼神,他对于他今日所为没有半点害怕,反而像是解脱了一般愉悦。”

  霍景秀有些动容,几乎是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似乎是在为那路二感觉到惋惜。

  萧湛听着,摇摇头,“我倒是与你有不一样的见解。路二是害怕的,他杀第一个人是明显害怕,所以刺楼大的时候刺歪了。到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他才渐渐熟练了。一刀刺进胸膛,来的时候我检查过,估计活不了了!而最后那个,他大概是觉得自己要完成任务了,有些松懈,加上我们有突然冲了进去,他明显很害怕,所以那一刀更不能致命。”

  “最后,你说他解脱了一般愉悦这点,我同意。另外还要加上,那路二,估计也不想活了!”

  闻言,霍景秀一震,“所以,他连跑的举动都没有。”

  一旁,小乐差点儿要吓晕过去,他家二公子怎么会……怎么会做出这么丧尽天良的事情呢?

  五个人啊,他竟然砍了五个人。

  这下子,该怎么办?

  宋家兄弟俩在一旁听着也是瞪大了眼睛,这传闻和事实不符啊,不是说那路二是个温润公子么?砍一个,或许是私仇,这砍了五个的,是怎么个意思?

  暴虐狂杀人犯?

  他俩张了张嘴,想问怎么回事,可那头萧湛正安慰霍郡主,上前打扰了会不会被萧湛砍?

  可好想知道,又不敢问,怎么办?

  霍景秀难受了一会儿,才打起精神来,与萧湛说道:“今儿这饭怕是吃不成了,很抱歉,王爷,我要去京州府衙一趟。改日,我请您,给您赔罪。”

  萧湛瞧了瞧她被鲜血染红的衣裳,不由得微微蹙了蹙眉,道:“我送你回王府换件衣裳,再陪你一起去衙门。”

  “王爷您下午没事儿?”霍景秀愣了愣。

  萧湛撇嘴,回京这些时日他哪天没事啊,可是小妖怪现在很明显不高兴,他不想走。

  “没事,走吧!”

  宋家兄弟俩在那想了想,王府案头上堆成山的文书,怕都不是事儿了?

  萧湛陪着有些低落的霍景秀慢慢地走回镇南王府,幸好王府不远,拐个弯就到。

  霍景秀回兰苑换衣裳,二喜还以为她受伤了被唬了一跳,知道这是旁人的血她才安心下来。

  “三娘,我今儿外出给您买糕点的时候,听说了一件事,礼部侍郎家的闺女,听说自杀了。前两个月您过生辰的时候,她还来过咱们府里给您送过礼,这转眼间怎么就……”

  二喜边帮霍景秀换衣裳边叹道。

  霍景秀怔住,“你说谁?柳萍儿吗?”

  二喜惋惜地点点头,“就是她。听说她和路二公子都定了亲了,感情很好。您说她怎么忽然就想不开了呢?”

  霍景秀听到这儿,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忙把腰带一绕,就跑了出去。

  门前,萧湛倚着镇南王府大门口的麒麟,装得一脸深沉,见霍景秀急匆匆地跑出来,立即站直了身,“怎么了?”

  霍景秀气喘吁吁,“我……我知道路二为什么会杀人了。”

  萧湛一脸懵。

  霍景秀心里急,抓起萧湛就跑,竟没有发现,她小巧玲珑的手此时正抓着萧湛的。

  萧湛微微一怔,下意识地反手包住了。

  霍景秀回过神来,见自己正抓着萧湛,立即羞红了脸,下意识地想抽出来,然而萧湛却是紧紧抓住了。

  “你……你放开我!”

  霍景秀羞涩得不行,一着急双脚不自觉地跳动。

  萧湛觉着格外有趣。

  “我有正事,我要去一趟礼部侍郎府,你……你快放开我啊!再不放开,我……我要生气了!”

  萧湛有些舍不得放开,可是见小妖怪一脸严肃,又真的有些生气了的模样,他便松了松手。

  霍景秀忙趁机抽了出来,一双眼睛转来转去,都不知道要往哪里放。

  “那个……我得去一趟礼部侍郎府,要不你还是别去了吧。你这突然去侍郎府,人家还要忙活。”

  萧湛却是挑了挑眉,他暗自摩挲了下手指,总觉得那还留有小妖怪的馨香,不自觉地就想翘起嘴角。

  “不行,我也要去!那路二在我面前杀人,我总得知道为什么。若是没有理由,我怕我会一刀砍了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