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锦绣凤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八章 不是只有亲自动手的才是凶手

锦绣凤华 陈婉煜Sun 2020 2019.05.29 16:04

  自从听到秦丝柔死了的消息之后,赵怡然就坐立难安。方才碎了的茶盏已经被宫女收拾起来了,而眼下她手里的也已经凉了。

  因为忽如其来的凶案,太后和太妃的心情也受到了影响,午宴开席,众人也没有了先前那般的兴致。

  总之,气氛有些沉闷。

  霍景秀已经去了好长时间,也不知道何时才会回来,更不知道她何时能将秦丝柔的死因查明。

  众人有些焦急,更怕太后娘娘将她们当做凶手,会将她们留在宫里。

  毕竟,平日里与秦丝柔交恶的并不在少数。

  秦丝柔那人,总是一副娇滴滴楚楚可怜的样子,说两句就要掉泪,是以大家都不是太喜欢她。

  再者,她惯会讨男人的喜欢,便愈发让她们觉得厌恶。

  相比寿安宫众人的忐忑,霍景秀却显得淡定许多。她先是找萧湛帮了忙,让他的暗卫拿着玉佩去了一趟珍宝阁。

  然后,又找萧安帮了个忙,从太监总管那里拿到了入宫的名册。

  今日宫中大宴,所有进宫的人员都会被登记在册。

  霍景秀翻开名册,一目十行,很快就找到了她想要找的那个人。

  “官家,这一次秋闱中榜了的进士现在何处?”

  萧安指了指东面,“都在昇平楼。”

  霍景秀连忙赶往昇平楼,萧湛见状也跟了上去。

  京州秋闱时,国子监的学生考上了好些,故而官家趁着此次宫中大宴,便将这些年轻人也都宣了进来。

  大多都是世家子弟,但也有几个是平民出身。

  不过官家仁慈,素来一视同仁。

  昇平楼中,年轻的进士们正在高高兴兴地说话,个个意气风发。毕竟刚有了功名,又如此荣幸被官家宣进宫参加宴席,自然得意。

  唯有一人,坐在角落,喝着闷酒。

  霍景秀翘着脑袋,寻了好一会儿,才找到他。

  一行年轻的进士们正喝着酒,吟诗作对,忽然闯进来一个姑娘,那姑娘身后又跟着一个浑身透着霸气的男子。

  有认得他们两人的进士惊呼出声:“九王爷和婉姝郡主!”

  “他们怎么来了?难道出什么案子了?”

  “你胡说八道什么,这是宫里,宫里能出什么案子?”

  霍景秀听着,不由得挑了挑眉,可不么,宫里还真出了个案子。

  霍景秀在那坐着喝闷酒的进士面前停下,神情严肃,“外头去说,还是在这儿?”

  那进士心里咯噔一声,“我……我不明白您在说什么?”

  霍景秀微微一笑,“是么?甄有光,你好不容易进了国子监,又好不容易中了进士,怎么不好好珍惜?”

  甄有光握着酒杯的手指微微轻颤,他沉痛地闭了闭眸,而后站起来,道:“出去说吧!”

  霍景秀略一挑眉,先行走了出去。

  ————

  寿安宫的午宴已经结束了,各家贵女都吃得不算痛快。

  昭阳郡主有些坐不住,便与太后找了个由头,准备出去找霍景秀。

  虽然她挺讨厌秦丝柔的,但是人死了,她心里竟有些百爪挠心的。说不上是高兴或是为她感到难过,只是觉得人生太过无常,明明先前她在还眼前说话,可转眼间,就香消玉殒了。

  只是昭阳郡主还没踏出寿安宫,霍景秀竟已经回来了。

  “秀秀!”

  昭阳郡主奔跑着冲过来,一把挽住霍景秀的手臂,“怎么样了?查清楚了么?”

  霍景秀微微点头,“查清楚了!”

  “怎么回事啊?”

  昭阳郡主瞪大眼睛,满是好奇,同时又在心里暗暗赞叹,秀秀破案的速度真是越来越快了,这是开挂了吧!

  霍景秀进了门,恭谨地给太后和太妃行了礼,而后才缓缓道:“娘娘,秦姑娘被杀一事,阿秀已经查清了。”

  说着,她转头望向了赵怡然,“赵姑娘,得罪了!”

  “嘭”一声,赵怡然手里的茶盏掉在了地上,她惊慌地瞪大了眼睛,“我……我没杀她,不是我!”

  霍景秀缓缓冲赵怡然走去,目光盯着她不放,“你确实没有亲自动手,可是,你亦难逃其咎。不是只有亲自动手的才是凶手。”

  “秦姑娘素来不讨女子喜欢,而你堂堂太师府的嫡女,却甘愿自降身份与她交好。这是为何?”

  赵怡然绞着手中的锦帕,贝齿紧紧咬着下唇,浑身轻颤,“我……”

  霍景秀缓缓道:“秦姑娘的兄长秦峥,乃是京中有名的大才子。想必你是为了他吧!你对秦峥一往情深,可是秦公子似乎对你不曾有好感。所以,你假意接近秦丝柔,是为了能多看几眼秦公子。然而你没有想到,秦峥却一直对你没有好脸色。”

  “爱而不得,很难过吧!所以,当甄有光告诉你,他心悦秦丝柔时,你便起了恻隐之心。对吧!”

  赵怡然闻言,眼泪扑簌簌地落下来,“是!秦丝柔未曾婚嫁,又不曾与九王爷定亲,所以我……甄有光心悦秦丝柔许久了,我念在他一片痴心,所以……便帮了他几次。”

  “可秦丝柔却不领情,她是不是怪你多管闲事?”霍景秀厉声问道。

  她都不明白这些姑娘怎么回事,为什么要上赶着管别人的闲事?

  好好地把自个儿的事儿闹明白了,不成吗?

  赵怡然闻言,眸中闪过一丝愤恨,“我为她牵线,她反过来要怪我,说我毁坏她的名声。呵……她那种人,总是在男人面前装作一幅楚楚可怜的样子,还时不时要求男人为她做这做那的,还需要我去毁坏她的名声么?她都不知道,在男人间,她的名声是多么差!竟还终日洋洋得意,真是可笑!”

  昭阳郡主微不可闻地点了点头,虽说这样不厚道,可是,秦丝柔这般在男人间纠缠,她亦是早有耳闻国子监学士私下议论秦丝柔时话说得多么难听。

  “先前,你与九王爷出去了之后,秦丝柔哭哭啼啼,要死要活的。她哪懂什么是赤诚真心,不过是看中了九王爷的身份威望,不过是嫉妒王爷对您情有独钟罢了!”

  赵怡然冷笑一声,面上嘲讽之色尽显。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