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锦绣凤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二章 启程下江南

锦绣凤华 陈婉煜Sun 2020 2019.06.07 21:55

  虽然先前已经和太妃见过,而且太妃也表示对霍景秀十分满意,可她对今日的会面却依然感到紧张。

  镇南王见女儿挽着自己手臂的手微微攥紧,便拍了拍她的手,宽慰道:“莫紧张,一切有阿爹阿娘在呢。”

  霍景秀还是不由自主地手抖,“阿爹,我还是紧张。”

  镇南王笑道:“若是紧张,一会儿行过礼后你便与九王爷出去玩儿吧。”

  霍景秀连忙点头。

  父女俩到大堂时,太妃和萧湛已然到了。

  王妃正拿着个锦盒不知在瞧什么,面上满是盈盈笑意。

  霍景秀规矩地行了大礼。

  太妃忙道:“快别多礼。”

  萧湛顺势将她扶了起来,又朝镇南王作了作揖。

  镇南王满意地点头,眼见闺女紧张得浑身发抖,便道:“秀秀,你带九王爷到王府后花园逛逛,不必陪着我们了。”

  “是,阿爹!太妃,景秀告退了。”霍景秀如获大释,转身抬步时却发觉双腿有些发麻,差点儿要跌倒。

  幸好,萧湛暗扶了她一把,才不至于失态。

  镇南王囧了,她闺女见过多少世面,今儿怎么紧张成这般?

  霍景秀忙不迭地跑了,萧湛连忙跟上。

  直到走出大堂老远,霍景秀才觉得自己砰砰乱跳的心才平复下来。转过头,萧湛竟也是在大口大口地喘气,不由得扑哧一笑。

  萧湛见状,也乐了。

  两人站着,傻乎乎地对视而笑。

  一切,水到渠成。

  太妃亲自上门,为儿子说亲,镇南王府又岂会反对。再者,九王爷这样的人物,在大周也再找不出第二个来。

  两家定了婚书,约定了信物。

  太妃给镇南王府的,便是先前她赠予霍景秀的那同心玉佩。

  而镇南王府所给的信物,是一块古朴的金牌,上边儿的样式太妃看不大懂,但是瞧着分明是个价值不菲的好物件。

  事儿谈妥了,双方都显得轻松了许多。

  他们都是开明的父母,也不急着将孩子们叫回来,免得他们太过拘谨。

  所以,萧湛和霍景秀两人在后花园逛了一早上,直到午饭时,才回到大堂。

  午后,太妃从镇南王府离开,将霍家的信物交给萧湛,道:“这信物你收好,这可是你老丈人亲自给的。”

  萧湛咧着嘴笑,小心翼翼地将金牌收好。他还是感觉有些轻飘飘的,有着不敢相信地问道:“阿娘,我跟秀秀是真的定下了婚约吧?”

  太妃见自家儿子难得一副这么傻呵呵的模样,不免觉得有些有趣,“是啊,怎么样,阿娘今儿没让你失望吧!”

  萧湛嘿嘿一笑,一把抱住太妃,“阿娘,谢谢你!”

  太妃拍一拍儿子宽厚的背脊,不知为何,她是很高兴的,却总也想掉眼泪。大概是因为,儿子的后半辈子终于有了着落了吧!

  燕王府与镇南王府结亲,这种大事,不出两个时辰就传遍了全京城。

  对百姓而言,一个是大周的大功臣,一个是为民请命的好郡主,自然乐见其成。

  于是,萧湛上街准备给霍景秀买些明日去江南的路上吃的零嘴时,每个碰见他的百姓都不躲着他了,反而笑盈盈地与他道贺:“王爷,恭喜恭喜啊!”

  起初萧湛还有点儿懵,但很快他就反应过来,便顺道笑眯眯地回谢。

  于是,京城百姓就觉得玉面修罗九王爷竟是这般和气的啊。然后,向萧湛恭贺的人越来越多,萧湛去买零嘴的路程被长长地拉长,直到傍晚才买到。

  宣平侯府。

  连续被揍了两次的聂凌本就痛得哪儿哪儿都难受,一听到镇南王答应将女儿许配给九王爷萧湛的消息时,差点儿没痛晕过去。

  他双手撑在床板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心口一阵一阵地疼,“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来传信的小厮浑身颤了颤,“镇南王府婉姝郡主已与九王爷定下婚约。”

  “不可能!”聂凌厉声吼道,但到底没有太激动,毕竟他才冲动过一次,右手拍得啪啪响,却牵动了身上的伤口,疼得冷汗直流。

  “侯爷,不过是婚约罢了。只要不曾真正办过婚仪,侯爷您依旧有机会。”聂凌的心腹聂九冲那小厮使了个眼色,示意他赶紧走。

  侯爷动起怒,小则打断腿,大则要了命。

  小厮连忙退了出去。

  聂凌神情阴鹜,但到底还是被聂九转移了视线,“你的意思是?”

  聂九道:“郡主如今年龄尚小,凭镇南王对郡主的宠爱程度,至少还要将郡主留两年。侯爷您可是足足有两年的时间可以筹谋。所以,一切定论还为时尚早。侯爷您眼下,也不必要太过生气,一切还是由您自己的身子为重。”

  聂凌闻言,垂眸思忖了片刻,方道:“你说得对,是本侯太着急了。”

  可,心里那股子怎么都压不下去的纷乱又是怎么回事?

  阿秀!

  你只能是我的!

  定好婚约之后,霍景秀还来不及等她那些手帕交来恭贺她,便就准备启程去江南了。

  她带上了她外公给她送来的姑娘。

  那姑娘唤做冷月,人如其名,性子清冷之极,话也少得可怜,和二喜完全不一样。

  “三娘,路上小心啊!没有二喜在身边,您千万要好好照顾自己呀!”

  临走前,二喜泪眼汪汪地抓着霍景秀说道。

  呜呜呜……姑娘真的不带她一起去吗?她好想去江南看看山,看看水,还……还看看江南俊美的儿郎。

  霍景秀无奈道:“你家姑娘我又不是头一回出远门,你至于么?”

  闻言,二喜尴尬地扯了扯嘴角,这话本子不都是这么演的么?她可是还和昭阳郡主讨论过这种哭别的合理性,以及如何情真意切地演好呢。

  怎么,是情不到位还是台词说得不好?

  看来,还得要跟昭阳郡主再讨论讨论。

  “哦对了,红叶回去已经好几日了,你得了空,上薛家瞧瞧她。我这次去江南不定什么时候回来,怕是顾不上她了。”

  二喜忙点了点头,应道:“三娘放心,我不会让人欺负薛姑娘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