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锦绣凤华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人间凶兽

锦绣凤华 陈婉煜Sun 2001 2019.05.04 10:21

  薛家。

  薛长白的尸身被放置在冰室之中,保存得极好。

  霍景秀盯着薛长白那颗掉下来的脑袋若有所思。

  薛红叶在一旁,显得有些焦急,“阿秀,你看出什么来没有啊?”

  霍景秀没说话,只是拿起薛长白的脑袋在那翻来覆去。

  薛红叶一阵胆寒,乖乖,霍景秀这只人间凶兽,当真是什么都不怕啊!

  “你大兄死之后,换衣裳了吗?”忽然,霍景秀抬头问。

  薛红叶凝眉想了想,“没有,我阿爹说要亲眼见到九王爷死,才肯让我大兄发丧。怎么了,你问这做什么?”

  霍景秀指了指薛长白的胸襟,道:“你大哥是躺着被人砍掉脑袋的。人若是被站着被砍,这胸前会有喷洒状的血迹。然而你看,你大哥胸前并无血迹,反而背后有一大片。我猜,你大兄是先被人迷倒,然后被砍掉了脑袋。”

  “这样说的话,只要能拎得动刀的人,都可能是凶手!”薛红叶皱着眉头说道,“可,那个侍卫明明说,我大哥是站着被削首的,脑袋还滚在了地上。宫里很多人都瞧见了。”

  霍景秀一笑,人死之后身体僵硬,站那儿不动不是很容易么?

  凶手先是杀了薛长白,把他的尸体立在他的岗位上,然后假装刺客,引起宫中骚乱,众目睽睽之下,再做出削首的动作。瞬间,薛长白的脑袋一骨碌掉了下来。

  那时正值半夜,视线不佳,没人会注意薛长白是早就死了的。

  至于那个侍卫,看来……很是别有用心啊!

  “薛红叶,我们去找那个受了伤的侍卫,问一问,为什么九王爷单独留了他一命!”

  薛红叶看着霍景秀翘着唇角,总觉得那个侍卫要不好了!

  文德殿。

  薛将军身姿笔挺地跪在殿前,日光正盛,豆大的汗水从脑门上落下来。

  素来仁慈和善的年轻皇帝萧安此刻神色严峻地坐在龙椅上,似乎颇为不悦。

  而九王爷萧湛,大大咧咧地坐在他的右下方,连连打着哈欠,一脸这是哪儿我是谁这是在干什么我只想睡觉的随意。

  薛将军黑着一张脸,朝着萧安就是咚咚咚三个响头,让人看着都觉得疼。

  “皇上,狗贼萧湛嫉妒我儿得您信任,不日便将掌管皇城军,众目睽睽之下杀害我儿,证据确凿。还请皇上明鉴,将萧湛捉捕归案,斩首示众!”

  萧湛打了哈欠,换了边,把眼睛一闭,睡着了。

  萧安心里来气,这老匹夫,拦着不让人验尸,口口声声只让自己将把皇叔给斩了。

  怎么地,斩了一个皇叔,他薛贵还能给大周一个骁勇善战令辽狗夏贼闻风丧胆的兵马大元帅么?

  可毕竟薛贵老来丧子,这其中悲痛可想而知,萧安也只当他是老糊涂了,不忍苛责,只道:“薛卿稍安勿躁,朕已经派人去查明真相。若真是我皇叔所为,朕绝不姑息。”

  “陛下!”薛贵咚咚咚又磕了一个响头。

  这老糊涂,除了会磕头,别的都不会了是不是?

  “陛下,此案证据确凿,还需要什么查明真相。老臣知道,九王爷是大周的英雄,是北境的英雄。可是,他杀害我儿也是事实。还望陛下赏罚分明,是非分明!”

  此话一出,萧安含笑的嘴角顿时往下一拉。

  九王爷的前锋官宋连成闻言轻笑一声,“薛将军哪只眼睛看我家王爷杀了薛长白了?”

  薛贵冷哼一声,“宫中很多人都瞧见了!”

  宋连成笑了笑,慢悠悠地说道:“他们只说见到一个身形八尺的人,用一把大刀砍死了薛长白。这普天之下,身形八尺使大刀也并非九王爷一人。薛将军为何不说旁人是凶手。”

  “至于那皇城军么,区区十万兵马,我们还不放在眼里。”

  “薛贵,你这么急着让九王爷死,怎么的,你是大辽西夏派来的细作么?”

  薛贵闻言,脸色煞白,“你胡说八道什么?”

  宋连成呵呵一笑,“皇上都说了,等查明真相,若真是九王爷所为绝不姑息。可你这个老糊涂呢,查都不查就逼着皇上杀掉九王爷。九王爷一死,北境还有谁能震慑得住辽狗夏贼。我看你,不止老糊涂,还有通敌叛国的嫌疑!”

  宋连成那张嘴一扒拉,说得薛贵面红耳赤,差点儿就要跳起来一巴掌拍死他。

  可宋连成没给他这个机会,他大手一拍,按住了薛贵的肩膀。

  薛贵直觉得肩膀处生疼,心中暗暗吃惊,一个宋连成,竟有这般的内力。

  那九王爷……

  薛贵暗暗地望了一眼那已经开始打起呼噜的九王爷,眸光一闪,不知在想些什么。

  霍景秀扒在文德殿的宫门上,看着殿内的情形,忍不住给宋连成伸了大拇指。

  老宋这嘴巴还是一如既往地溜啊!

  身旁,薛红叶脸色惨白地揪了揪霍景秀的衣袖,“阿秀,快进去啊,再不进去,我阿爹可就真的成通敌叛国了!”

  霍景秀觉得薛红叶说得十分有道理。

  想着,她抬手朝里头萧安身边的大太监裴德海招了招手。

  裴德海一见,便连忙凑到萧安的耳边嘀咕了两声。

  萧安眼睛一亮,忙道:“宣婉姝郡主觐见!”

  随着裴德海一声高喊,霍景秀迈着六亲不认的步伐走了进去。

  薛贵见此,眉头一皱。

  霍景秀规矩见礼,而后盯着薛贵半晌,道:“薛将军,薛长青呢?”

  闻言,众人一愣。

  怎么个意思,不是在说九王爷的事儿么,问薛长青干什么?

  薛贵却是脸色一白,“长……长青在家中为他大兄守灵。”

  “是么?”霍景秀拉长了声音,一双亮晶晶的眼睛盯着薛贵,盯得他有些发憷。

  霍家这闺女,难不成真是人间凶兽吗?明明这眼神人畜无害,可为何他觉得这么渗人呢?

  “我去过薛家,并没有看见薛长青。红叶说了,薛长青在她大兄死的前一天就不见了。薛将军,敢问薛长青现在何处?”

  此言一出,薛贵的脸色陡然一变。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