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锦绣凤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二章 莫不是个傻子?

锦绣凤华 陈婉煜Sun 2093 2019.05.20 10:00

  秋霜强压了压心头慌乱的情绪,她咬咬牙,“若不是郡主,那还能有谁?我家姑娘素来与人和善,唯有今日说错了话得罪了郡主。除了郡主,奴婢想不出来还有谁要杀我家姑娘。”

  昭阳郡主闻言,翻了个老白老白的白眼。你亏心不,张晓得罪人的本事是个人都知晓,你还说她与人和善,骗鬼呢?

  昭阳郡主暗戳戳地在心里吐槽,可面上却是一本正经,“没有证据的事情,你休要胡说八道。”

  毕竟除了几个手帕交知根知底之外,她在外人面前,可素来是个端庄大方的优雅郡主。

  秋霜深知自己没有别的可以攀扯,毕竟这事儿做得紧急,她甚至来不及将药粉塞在那个丫鬟身上,就被人发现了张晓死亡。

  心中万分焦急,秋霜唯有死命地咬着牙,才不致让自己露出一丝害怕。

  霍景秀不慌不忙,上前一步靠近秋霜,忽然间,她的手伸进了秋霜的衣襟之中。

  昭阳郡主眉角一扬,兴奋得差点儿没跳起来。哇靠哇靠,阿秀你这是在当众调戏丫鬟吗?这大庭广众之下的,你也真的是……

  薛红叶也瞪大了眼睛,其他姑娘也抻着脑袋,双眼亮晶晶的,闪烁着熊熊八卦之火,丝毫没有点儿这是在凶案现场的觉悟。

  霍景秀从秋霜的衣襟内翻出一个药包,她拿起来扬了扬,“让我猜猜,这是个什么东西?”

  秋霜脸色刷地就白了,“你……这,这不是我的,你诬陷我!是你,是你放进去的。”

  霍景秀挑了挑眉,笑道:“我还没说这是什么东西,你这么着急反驳做什么?”

  确实,戏有点早了姑娘,有失水准啊!

  昭阳郡主略显失望地瞧了瞧秋霜,遇见个戏好的不容易啊!

  霍景秀打开药包,将其倒在一旁无人用过的茶杯之中,然后又抽出一根银针测了测,果不其然与张巧中的毒是一样的颜色。

  昭阳郡主好奇地探了探脑袋,阿秀这是从那儿藏了那么多根银针。

  秋霜神情慌张,想都没想抬脚就想要跑。

  奈何薛红叶眼疾手快,一巴掌把她拍在地上了。

  她恶狠狠地盯着秋霜,那模样好似要将她拍成肉泥。

  秋霜忍不住心颤了颤。

  可是更可怕的在后头,霍景秀端着个茶杯蹲下了,对着她晃了晃,“要不要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神情分明是在说——要是不说老实话,她手里那杯毒药可就要灌到她嘴里了。

  秋霜虽然往常是个歹毒的,可到这会儿了也怕死。她往后缩了缩,心想,反正她也不管,那就被别怪她不仁义了!

  “毒死姑娘,是林姑娘的主意,毒药也是她身边的丫鬟给我的。”

  半晌,秋霜开口了。

  得,还真是林婧瑶,真是一点难度都没。

  霍景秀暗戳戳地想,林婧瑶也太不把她这个大理寺少卿放在眼里了。好歹是个官儿啊喂!

  一边林婧瑶脸色煞白,“你胡说什么,竟敢乱攀咬我!”

  秋霜也豁出去了,若非林婧瑶没把握好时机,提早叫了起来,她怎么会没把多余的药包藏好,叫人抓住了把柄?

  秋霜冷笑一声,“就是你!这种毒药,我一个丫鬟怎么会有本事买得到。是你嫉妒郡主与九王爷交好,想借此事污蔑郡主。”

  昭阳郡主亮了亮眼睛,虽说现在不是八卦的时候,可是她还是好想知道阿秀与她九叔的八卦啊!

  薛红叶暗暗鄙视了一把箫湛,九王爷这什么烂桃花!

  林婧瑶被拆穿了秘密,脸色青一阵白一阵的,“你……你胡说八道!”

  霍景秀莫名觉得耳根有些烫。

  秋霜冷哼一声,“你素来嫉妒我家姑娘,早就想弄死她了不是么?郡主,这种毒药很名贵,您只要去查,就一定能查到到底是谁买的。”

  霍景秀望着林婧瑶,半晌没说话。她心中有些愧疚,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

  林婧瑶本还想狡辩什么,可秋霜的话却忽然令她没了这种念头。

  四周都是好奇的目光,她忍不住就怒声道:“你们在场的,谁不想张晓死。她仗着自己年纪小,到处得罪人,每次都要我替她赔礼道歉,我真是受够了!”

  “还有张巧,”林婧瑶指着远远坐着像个没事儿人似的张巧,嘲讽一笑,“怕是你比我更想张晓死。她每回都抢你的东西,和秋霜那个贱丫头在姨父姨母面前做戏,害你不为姨父姨母所喜。你敢说,你就没有动过杀她的念头。”

  张巧冷漠地抿了口茶,没做声。

  林婧瑶冷冷地瞥过众人,“你们不过是有这个心没这个胆罢了。只有我,只有我有这个胆量,把这个贱丫头弄死!!!她这种祸害,活在世上干什么?”

  “还有你,堂堂一介郡主,终日在外抛头露面,跟死人打交道,又哪里配得上九王爷了!”林婧瑶指着霍景秀,眸中满是妒恨,“我就是要用这事儿毁了你的名声。哈哈哈……”

  昭阳郡主叹了一声,这人莫不是个傻子!阿秀这么潇洒的人,还能为这点儿名声所累?

  事情已然明了,霍景秀打发人将林婧瑶和秋霜当场抓捕送往京州府衙。

  又派人将张晓的尸体送回了定国公府。

  张巧神色淡淡,让人瞧不出她真实的神色来。她起身与众人告辞,却在上了马车之后,在车里痛哭了一场。

  那是她亲生妹妹。

  纵然是她们这辈子有过许多恩恩怨怨,可到底血浓于水,眼睁睁地看她在自己的面前死去,她终究还是忍不住。

  因为出了这桩事,众人也就散了。

  昭阳郡主见霍景秀神色恹恹的,便劝慰道:“说到底这事儿是那林婧瑶嫉恨之心太重,与你没什么关系,你别放在心上。”

  薛红叶也道:“昭阳说得对,这本是她们二人之间的恩怨,与你无关。别恁得为那种人置气。”

  说着,薛红叶暗戳戳地想,明儿得去敲打敲打九王爷,别什么烂桃花都招来,省得惹阿秀不快。

  霍景秀也并非什么矫情之人,只是心里头有些不舒服罢了,她微微一笑,道:“我没事,你别担心我。”

  昭阳郡主安了安心,而后又偷偷摸摸地望了霍景秀几眼,想着该怎么自然地问问她与九叔的事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