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锦绣凤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三章 夜明珠

锦绣凤华 陈婉煜Sun 2084 2019.05.16 10:25

  烧透了的忠国公府,被挖了个大坑,这事儿怎么看怎么诡异。然而霍景秀兴致勃勃地挽起衣袖,准备跳下去看看。

  萧湛一把拉住,无奈道:“这大晚上的,还是别下去了。我找两个人看着,明儿早上我们再来。”

  霍景秀想了想,这衣裳是太妃的,弄脏了好像不好,于是默默地又把衣袖放下了。

  见霍景秀如此乖巧听话,萧湛笑了笑,拉着她回去了。

  只是把霍景秀送回去之后,萧湛却又重新回到了忠国公府,一双鹰眼冷冷地盯着那个大坑。这大坑约莫一丈远,挖得很深。

  一直跟着他的宋连玉从屋顶上跳下来,递给萧湛一枚铜牌,脸色也是前所未有的凝重,“找到一枚狼图腾玉牌。”

  萧湛冷笑一声,道:“去查查,大辽有什么人进京了。”

  刚才他故意引开霍景秀,便就是因为看到了这枚玉牌——契丹狼图腾。能拥有这种玉牌的,想必地位不低。

  只不过,一个低调行事的忠国公府,有什么是值得大辽来掺一脚的呢?

  ……

  夜风微凉,霍景秀已换好了衣裳,她将换下来的衣服小心翼翼地摆在榻上。素指轻轻地摩挲着,心中不由得闪过一丝甜蜜。

  完全忘了,前几日她还在心里起誓,要找萧湛报那“不共戴天之仇”。

  说来,这仇也就是个小事儿。她小心曾亲自雕过一块玉牌,本是想送给她兄长做生辰礼的,没想到被萧湛失手打破了。后来萧湛挥旗北上,忘了跟她道歉,所以她就一直记着这事儿。

  薛红叶沐浴之后走出来,见霍景秀发愣,忍不住戳戳她,“阿秀!”

  霍景秀回过神,“怎么了?”

  薛红叶在一旁坐下,边擦头发边说,“我在家也挺无聊的,明儿我能不能跟你一块儿查案去。”

  霍景秀想了想,“好啊!”

  薛红叶顿时眉开眼笑,一把抱住霍景秀,甩她一脸水。

  霍景秀嫌恶地推开她,“走开走开,都是水!”

  薛红叶当没听到直在霍景秀身上蹭,蹭得她肩膀湿漉漉的。

  两个人闹了一会儿,薛红叶这才肯放过霍景秀,而后忽然想起来什么似的,道:“对了,下午大理寺有人来找你。说是谢家管家指认过了,不见的那个人是二房的长女——谢婷。这个谢婷,我似乎好像在哪儿听说过这个名字。”

  霍景秀眉头一皱,又是姑娘?

  三十年前,忠国公府一场大火,也死了不少人,不见了一个谢嫣然。

  如今,谢玉楼为自保先放了一场大火,但是一家子却还是死了,同时又少了一个谢婷。

  薛红叶拧着眉想了半天,没想起来自己到底是什么时候听过这个名字。

  霍景秀扯了扯她的衣袖,“想不起来别想了,明儿再想吧!”

  说话间,忽然秋风起,窗几下的银铃叮咚叮咚地响了起来。

  “我想起来了!”薛红叶忽然跳了起来,“三年前,我从洛阳回京的路上遇见过她。她那会儿是一个人出行,神色匆匆,还受了伤,晕在路边。我把她救醒之后她就走了。几日后送来一份礼物,留名是谢婷。”

  “哦对了,那个礼物我还放着呢。”说着,薛红叶从脖子上掏出一条链子,只见挂坠是一颗晶莹剔透的夜明珠,“就是这颗珠子,我跟你说,夜里可亮了!”

  霍景秀盯着这颗夜明珠,心说这谢婷也是大手笔,竟送这么一大颗夜明珠。

  薛红叶喜滋滋地把玩着夜明珠,忽然又惊叫了一声,“啊!”

  霍景秀被唬了一跳,“干嘛一惊一乍的!”

  “我又想起来一件事,那谢婷是个会功夫的,她右手的虎口处有些细茧,一看就是拿兵器的。”

  薛红叶这会儿已经把当时的场景都想起来了,那天谢婷伤得很重,身上有好几处刀伤,可见是刚与人有过一场奋战。薛红叶检查过,与她打斗的人功夫想必不差,又或者是个职业杀手,因为每一处刀伤几乎都能致命。

  谢婷不知道是怎么活下来的,但是薛红叶知道,她是死里逃生。

  “谢婷当时伤得很重,杀她的人肯定是要置她于死地。只不过,谢家不是很低调么?谢婷一个庶女,竟然有这么厉害的功夫。”

  霍景秀莫名觉得这案子越来越有意思了,一个低调的忠国公府,看起来藏了许多秘密!

  “睡觉去,明儿一早我带你一起去查案。”

  薛红叶点头啊点头。

  翌日,俩姑娘起了个大早,早饭都没吃,就跑去大理寺了。

  萧湛提着个食盒到了兰苑。

  二喜正抱着太妃的衣服打算去洗,见到萧湛愣住,“王爷,您怎么来了?三娘没去找您么?”

  萧湛摇头。

  二喜道:“三娘老早就与薛姑娘出去了,说要去查案,我以为她也找您了呢。”

  闻言,萧湛咬牙切齿。

  他娘的薛红叶,竟然又霸占了小妖怪!

  萧湛气呼呼地走了,二喜一愣一愣,旋即叹了口气。

  象棚子的话还是有点儿道理的,这九王爷的性格啊,还真是有点怪。

  大理寺内,霍景秀和薛红叶找出了三十年前忠国公府的那场大火的案卷。当时的案子是霍景秀的姑母霍如歌经手的,她一向细心,经手过的案子都会详细地记录案卷。

  然而关于谢家的这场大火,她只留下来些只言片语。

  霍景秀叹了口气,“果然还是要去找我姑母。”

  说着,她打了个哈欠。

  薛红叶这厮一早跟打了鸡血似的,非把她拽起来,说要去查案,还非不让霍景秀指导,说要按她的思路先走一遍。

  然后,她俩做了场白工。

  薛红叶挠挠头,有些尴尬,“那什么……那我们现在去找你姑母?”

  霍景秀白了她一眼,“我姑母这会儿还睡着呢!”

  薛红叶捏着手指委委屈屈地说道:“那,那我们接下来干嘛呀?”

  霍景秀好笑地拽着她往外走,“去吃早饭!”

  刚迈出案卷阁大门,一个高大的黑色阴影压了过来,薛红叶脖子一缩,感觉背后冷飕飕的。

  一抬眸,萧湛冷冷的眼神就飘了过来。

  而一旁霍景秀此刻却是笑眯眯地冲着萧湛摆手啊摆手,“阿湛,我肚子好饿,我们吃早饭去啊!”

  萧湛陡然脸色一变,跟变戏法似的,一脸温和,“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