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锦绣凤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九章 收服魔头(二)

锦绣凤华 陈婉煜Sun 2046 2019.06.23 11:36

  也就是说,今日这样的玩笑,后续还会来几拨。

  而且,估计是要一个逗得比一个狠。

  果不其然,正当一众魔头在知客楼玩得高兴,萧湛也被他们灌酒灌得头晕晕时,忽然从天而降一个玉面书生,手中折扇冲萧湛袭来。

  萧湛一个闪身,那折扇却还是滑过了他的脸颊,微微刺痛。

  萧湛定睛一看,眼前的书生身着青裳,气势挺拔,而眉目温润隽秀,唇畔挂着一抹若有似无的浅笑。

  萧湛略一挑眉,敢情聂凌那厮是学的眼前这一位啊!

  只是可惜,眼前这位举手投足皆优雅,而聂凌学了个皮相,内里却是造作得令人作呕。

  萧湛虽不认得眼前此人,但偶尔也曾听他师父提过,魔山有一个玉面书生,性子素来温然随和,可浅笑间却能轻易地置人于死地,不可大意。

  想来,眼前人就是魔山仅次于魔尊的高手——玉面书生陆逸。

  萧湛正了正神色,含笑道:“前辈,要先吃饭,还是要先过招?”

  长辈要来试身手,萧湛是不惧怕的,反而有些兴致冲冲。

  毕竟,能与高手过招,乃是一大乐事。

  陆逸浅淡一笑,折扇在手中打了一个转,含笑道:“你若是吃好喝好了,那就随我到外头更宽敞的地方。”

  萧湛眼睛一亮,兴致勃勃,豪迈地一擦嘴巴,“前辈,请!”

  陆逸微一点头,抬脚迈了出去,他姿态优雅,宛如清俊贵公子,比京城那些个世家公子的气质都要好得多。

  萧湛不由得抚了抚下巴,这姿态,那些个纨绔公子就是练个几辈子都追不上!

  霍景秀见陆逸和萧湛出去了,顿时急得不行,小逸叔虽然看起来温温和和的,可是下手可狠,比师父还要厉害得多。

  “秀秀,来吃鸭舌!”

  “秀秀,吃鸡!”

  可是无奈,她被几个姨全面包围住了,挤都挤不出去。

  寒宁默默地紧一紧她的手,微微一笑,意思是——莫担心,就让他尽尽孝心了。

  霍景秀鼻头一皱,宁姨总是这个说辞。

  别以为她没发现,排名前十的除了宁姨都没来吃饭,估计都逗阿湛去了。

  霍景秀瞥了一眼,在一边吃得高兴的魔尊,气呼呼地瞪他一眼,师傅,你也不管管!

  魔尊倒酒的手一抖,感受到自家小徒儿怨念的眼神,讪讪地笑了笑,然后转了个头,当做没看见。

  霍景秀眯着眼睛,冷哼一声,师父,我拔光你的胡子!

  霍景秀默默地挽起了袖子,冲着各位姨弯起了嘴角,露出八颗大白牙,圆圆的眼睛更是弯成了一道弯月,极其乖巧可爱!

  趁着各位姨沉浸在自家崽怎么这么可爱的失神中时,霍景秀弯腰突破了重围,顺手把冷月往那圈圈里一推。

  冷月:“……”

  姑娘这是把她当人质押给前辈们了么?

  霍景秀悄咪咪地挪到魔尊身后,刚想揪着他的后领,却不想魔尊晃了一下身子。

  “小丫头,想偷袭你师父我?”魔尊端着酒杯,笑眯眯地说道。

  霍景秀鼓着脸,一副气呼呼的样子,伸出爪子,揪住了魔尊的胡子,哼了一声,道:“我才没偷袭,我是明目张胆地攻击!”

  霍景秀使劲地拽了拽,疼得魔尊呲牙咧嘴的,“疼疼疼!小丫头,快松手,快松手!”

  “小逸叔他们要为难阿湛,你为什么不拦着?快说,他们去哪儿了!”霍景秀才不肯撒手,眯着眼睛问魔尊。

  魔尊放下酒杯,伸手按住小徒弟的爪子,小心翼翼地赔笑,“我说,我说。你先放开,你师父我就这点胡子了,你别给拽没了!”

  霍景秀哼了一声,“说!”却还是没撒手。

  师父那么贵,一撒手,他肯定跑没影儿了。

  魔尊只好按住自己的下巴,开口道:“天残楼。”

  “什么?你,你们!”霍景秀一听就急了,手下一抖,拽下魔尊两个胡须来。

  魔尊心疼得直跳脚!

  天残楼并不是一座楼,而是机关大师天残老人用尽毕生心血建造的一座机关阵法。楼里危险无数,处处是机关,稍一疏忽,就会没命。

  霍景秀急得眼眶都红了,“师父,您怎么不拦着小逸叔他们?天残楼多危险,他……”

  魔尊见小徒儿哭了,一时手忙脚乱起来,连忙安慰道:“别哭别哭。萧湛那小子,应付天残楼没问题。”

  霍景秀撅着嘴巴,带着哭腔道:“您怎么知道没问题。当年我闯天残楼之前,可是先与小残叔学过多年的机关阵法的。阿湛他都没学过,怎么能破解得了?不行,我要回魔山拦住他们。”

  魔尊一把抓住霍景秀,轻笑一声,道:“那你就太不了解萧湛了!”

  霍景秀怔了怔,

  魔尊拉过霍景秀,示意她坐下,待她坐定之后才继续说道:“你知道萧湛的师父是什么人么?”

  霍景秀凝眉摇了摇头,师父,你再废话,我真的要揪光你的胡子了!

  “那是个疯子,一辈子都在潜心研究武学、机关、阵法、兵法。他与萧湛一样,是沙场出身,乱世之时横扫天下,无人能敌。若非当年他无心权势,这天下到不了萧家人手里。”

  “你知道萧湛的内力为何如此刚猛么?那是他师父生生逼出来的。当年萧湛不过十来岁,被他师父扔进兵墟成百上千次。兵墟之中,机关阵法可要比天残楼狠毒得多。萧湛每一次都伤痕累累地出来,从最初一关都闯不过,到最后通关,他花了三年的时间。三年历练,让他完成了蜕变。”

  这些事,霍景秀自然无处知晓,毕竟那会儿她还是奶娃娃。

  魔尊笑了笑,想起当年那疯子带徒弟时的样子,依旧觉得他狠心。可是,就是他这般心硬如铁地调教萧湛,萧湛才能从那些艰难险阻之中活下来。

  想当年,要萧湛的命的,可不只是一个两个,就算他有他兄长相护,但也架不住旁人在背后使黑手。

  皇家,果然是恶心得令人都不想再多瞧一眼。

  魔尊收回心思,按下心里对于皇家厌烦的情绪,对自家小徒儿说道:“你啊,要对你未来夫君多点儿信心。”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