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锦绣凤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一章 收服魔头(四)

锦绣凤华 陈婉煜Sun 2006 2019.06.24 08:00

  从小到大,除了贴身照顾她的几位姨,小逸叔与她呆在一起的时间是最长的。他悉心照顾她,教导她读书习字,教她为人处事。

  说起来,她说话的语调,微笑的样子,做事的方式,乃至考虑事情的思维方式都是从陆逸身上学来的。

  许多人都说,她笑起来的样子与年轻时的陆逸一模一样,都是眉眼弯弯,带着些许狡黠,明亮耀眼。

  霍景秀自然是不会责怪长辈们,哪怕一丁点都不会有,只是心疼萧湛而已。

  她抹去眼角的泪水,抬眸笑道:“兰姨多心了,我怎么会怪小逸叔。那我就先回去了。”

  长孙锦、柳魅、寒宁也一并站起来,“我们陪你一道回去。”

  霍景秀顺手拽过魔尊,“师父,天晚了,一起回。”

  魔尊扯了扯嘴角,这丫头,要秋后算账了么这是?

  一行人快马加鞭回到魔山,各个山头都还亮着灯,显然是在等天残楼那边的结果。

  霍景秀眯了眯眸,哼哼,一个个的,都在欺负阿湛呢!

  天残楼内,萧湛一路披荆斩棘,已过了大半的关卡,只剩最后八关。身上不可避免地带了伤,手臂上还微微渗着血,他没在意,一双琥珀色的眼睛直盯着眼前的奇门八卦阵,以及阵心坐着的魔山高手。

  看来从这一关开始,不止要想办法破阵,还要打败护阵者了。

  萧湛勾起唇角,大拇指滑过下唇,有趣,太有趣了!多少年,都没碰见过这般好玩有趣的游戏了!

  左右晃了一下脑袋,萧湛打起精神,琢磨起眼前大阵的破解之法来。

  阵心坐着的高手——酒童子言阙,漫不经心地瞄了萧湛一眼,随后拿起的酒葫芦喝了一口酒。

  虽然这小子前面一半的关卡都走得顺顺当当,可是到了这里,却是要打起十二分精神来不可。

  天残设计的关卡,前面的部分对于精通术数阵法的人来说,都能破解,会给人一种天残楼不过如此的错觉。可到了这一关开始,这难度可以说是质的飞跃。

  言阙安安心心地喝酒,没个个把时辰,这小子到不了阵心。

  然而他一眨眼,余光却忽然瞄到了那玄色身影已走了一半路程。

  怎么可能?

  再一眨眼,萧湛的脸庞竟已经凑到了他的跟前。

  言阙心中大惊,这小子,怎么破得这么快?

  “前辈,得罪了!”

  还未得言阙细想,萧湛就已然摆开架势冲他攻去。

  言阙毕竟是魔山十大高手,反应极为迅速,酒葫芦一收,便与萧湛缠斗起来。

  萧湛不敢掉以轻心,面对如此高手,自然是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来。

  霍景秀在天残楼外等了两个时辰,而楼里,没有一人出来。

  魔尊连连打了好几个哈欠,一脸困意地说道:“秀秀,回去睡觉吧。为师乏了!”

  霍景秀回头瞪了魔尊一眼,“不许走!”

  万一阿湛被折腾得太累了,还需要师父为他过些内力呢。

  霍景秀默默地想着,抬眸却对魔尊连哼了几声,“都怪您没拦着小残叔,阿湛一夜不能睡,您也不能睡。”

  “丫头,你还没嫁给他呢,就这般护着他?为师的心啊,碎了一地了!”魔尊故作哀怜地说道,“都说女大不由娘,为师总算知道了。养闺女,就是给自己养个仇人,哎呦……”

  魔尊装模作样地还没说完话,就被霍景秀揪住了胡子,只见她瞪着圆圆的眼睛,清眸里像是要喷出火来,然而面颊上却微微泛着绯红,显然是害羞了。

  “师父!您又胡说八道!看我不揪光您的胡子。”

  魔尊连忙把霍景秀的手指扒拉开,而后身子一闪,窜开了一丈远,“你个小丫头啊,为师辛辛苦苦教导你十几年,你为这么个臭小子竟然要扒光为师的胡子。没良心!”

  霍景秀气呼呼地盯着自家胡说八道的师父,右脚一跺,而后身子一跃,像只燕子似地飞了起来,冲着魔尊的方向就是一爪子,“师父,你别跑,我非拔光你的胡子不可。”

  冷月:“……”

  嗯……她要不要去帮忙?

  作为一个贴心的好丫鬟,应当要与姑娘现在同一战线,所以……

  冷月脚步刚迈开要追上去,却被身边的寒宁一把拉住。

  柳魅在一旁笑道:“他们师徒俩玩呢,莫去打扰。秀秀在这儿等得焦急,教主逗她呢。”

  闻言,冷月微微颔首,默默收回了自己迈出去的脚。

  霍景秀追着魔尊跑了半个魔山,却连魔尊的半片衣角都没抓到。

  魔尊站在树上,贱兮兮地笑道:“丫头,这轻功退步了,连为师的衣角都没摸到,啧啧啧……”

  霍景秀心里头来气,“师父,你给我等着!”

  话音刚落,她的身子飞跃而起,落在了魔尊的身旁,然而伸手就要抓住师父的那一瞬间,魔尊却忽然消失了。

  竟是残影!

  “小丫头,晚了一步。”

  魔尊的声音透着内力从远处传来,“静下心,感受四周的风向,好好想想,为师在哪儿。”

  闻言,霍景秀闭上了双眸,为萧湛感到担忧和着急的心渐渐平静了下来,微风从耳畔滑过。

  半晌,霍景秀睁开了双眸,冲东面一个闪身,伸手抓住了魔尊的衣袖,“师父,找到了。”

  然而没等她欣喜半刻,魔尊一甩手就又跑了。

  师徒俩,又开始满山跑。

  夜里的魔山极为安静,只听得魔尊逗徒弟的戏谑声,和霍景秀越来越大声的跳叫声。

  天残楼外,几位姨还在等着。

  忽然间,从楼上落下来一个身影,正是酒童子言阙。

  长孙锦一惊,“你怎么下来了?这么说,萧湛已经过了你这一关了?”

  “这么快?”柳魅也有些吃惊。

  言阙打开酒葫芦灌了一口酒,面上挂着笑意,“不止,我后面四关都已经过了。就剩下最后三关了!”

  说话间,又落下四位高手。

  “这小子,太贼了!”言阙笑着说道,这笑容满是赞叹之色,还带了那么一丢丢的不甘心。

  另外四人也纷纷点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