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锦绣凤华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又扛了个人

锦绣凤华 陈婉煜Sun 1994 2019.05.08 10:32

  霍景秀从窗子上直接跳了下去,大概是刚刚喝了酒,落地的时候明显有些晕,脚步发软,差点儿没跌倒。可她没在意,抬脚就往案放现场去了。

  只是在繁华的东大街地段,一时便就围了很多人,霍景秀想挤挤不进去。

  “让开!”

  身后,忽然传来一个威严霸道的声音。

  一听就是九王爷萧湛。

  他就往那边一站,就算不开口,也能让人觉得气势逼人,更何况眼下他板着一张脸,似乎有些不悦。

  众人很自觉地让开了一条道。

  霍景秀这才趁机走了上去。

  一个身着华服的男子倒在地上,胸口被捅了个窟窿,汩汩往外冒血。而他身边,站着一个被吓坏了的小厮。

  霍景秀没有一丝半点犹豫,连忙蹲下按住男子的伤口,鲜血渗出,染红了她的白裳。

  萧湛怔了怔,眸中闪过一丝异样。

  霍景秀点住男子几道穴位,以免他失血太多,然后冲那吓傻了的小厮吼道:“去找马车来,送你家主子去医馆救治。”

  小厮傻愣愣地,没说话。

  萧湛抬头心里来气,抬手就是一巴掌,猛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去找马车,送你家主子回去!”

  小厮一震,这才回过神来,又瞧见玉面修罗萧湛凶神恶煞的脸,差点儿没哭出来,“他……他不是我家主子,我家主子他……他跑了。”

  霍景秀愣了愣,可是人命关天,实在危急,当机立断转头朝萧湛,“九王爷,请您帮个忙。”

  萧湛若有所思地望着霍景秀,见她一脸急切,眼眸中极其真诚并不掺杂一丝别的,不由得心下一动,这小妖怪,竟这般善良可爱。

  “王爷!”霍景秀再一次催促道。

  萧湛微微颔首,伸手就将男子扛在了肩上,而后大步走出了人群。

  霍景秀急忙跟上去,倒也没忘拽着那个小厮一起走。

  萧湛把人送到京州最有名的医馆——君安堂,那里的大夫蒋君安是九王爷的老相识,也没多问,就把人收下了。

  霍景秀随后也到了,跟拎鸡仔似的把那小厮往旁边一扔,“站这别动。”

  “王爷,那人怎么样?”

  萧湛交叉着个双手,斜斜地看了一眼霍景秀,然后道:“里头治着呢。我说,人已经送来了,是不是该去吃饭了?”

  霍景秀瞥了他一眼,好像现在不是说吃饭的时候吧,难道不应该先确定下那个人怎么样了,然后查一查谁把他刺伤的吗?

  在九王爷霸道的认知里,那人与他们一点都没关系,送他来医馆已经仁至义尽。

  想到这儿,他大手一抻,也没管自己是不是勾着霍景秀的脖子,抬脚就大步往外走。

  “放……放开我,我……还要问话呢。”霍景秀被萧湛壮实的手臂勒着脖子,差点儿没缓过气来。又因为萧湛靠得她很近,不自觉地就红了红脸。

  萧湛侧头一看,就瞧见霍景秀粉嫩粉嫩的脸蛋,连那小巧的耳朵都是泛红的,不由得怔了怔,“我差人帮你问。”

  只见他抬头,像是朝屋顶方向,“你俩给老子滚下来。”

  宋家兄弟眼角一抽,糟了,跟踪萧湛被发现了!

  通常跟踪萧湛,只有一种后果,就是被他扔到演武场被狂虐。可眼下,有霍郡主在,或许他俩跑个腿,就能让萧湛把这事儿给忘了。

  宋家兄弟俩对视一眼,从屋顶上跳了下来。

  宋连成笑眯眯地迎向霍景秀,那笑得连眼睛都看不见,“郡主好久不见啊,怎么着,有事尽管开口说话,我们兄弟俩今日可是清闲。”

  萧湛在一旁似笑非笑地望着他俩,那意思是————跟踪他这事,回去算账!

  宋连玉手一抖,心一颤,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霍景秀乱不好意思的,宋家兄弟乃是萧家军的先锋官,是萧湛手下的四大名将,让他们帮她查案,这未免也太大材小用。

  “不用不用,我自己来就行了。”

  霍景秀连连摆手,然而萧湛没给她机会,拎着她就走,甩下一句话,“让他俩干!”

  宋家兄弟也没多话,屁颠屁颠地滑到那小厮身边,两人左右夹攻,笑眯眯地望着小厮,“说说,怎么回事?”

  小厮见俩人笑,莫名觉得心里瘆的慌。

  宋家兄弟见小厮不说话,笑得愈发灿烂,“别害怕,我们俩很温和的。你想起什么就说什么。”

  小厮左右瞧了瞧,好长一段时间没说话,见宋家兄弟俩那笑容快绷不住了才开口道:“我是文远伯家二公子路齐的小厮,我叫小乐。”

  “屋里头那个公子,是刑部侍郎楼承德的长子,与我家二公子是至交好友。前一阵子,两人不知发生了何事,大吵了一架。那天二公子说,往后都不会再与楼公子来往了。”

  “今儿我本来是陪着二公子回洛阳老家的。半道上,碰见了楼公子。那楼公子说话嚣张,故意刺激我家二公子,二公子一激动就捅了楼公子一刀,然后……”

  “两位官爷,我家二公子真不是故意的,他就是……就是被楼公子给激的,求求你们了,不要抓我家二公子。他平常很和善的,连只蚂蚁都不肯踩死。实在是那个楼公子太过分了!”

  宋家兄弟俩听到这儿,眉头微微一皱,那路二公子若是真如这小厮所说,和善温良,又怎么会随身带着凶器?

  这只有两个理由。

  一个是他善于伪装,小厮觉得他和善,可是他实际上并不是。第二个是,他今日是有备而来,带着凶器就是为了杀楼公子。

  虽然他们俩没见过路二,可见过文远伯。文远伯那个老学究慢吞吞的性子,恐怕路二也就是个文弱书生。

  所以,后一个的理由更令人信服。

  宋连成问:“你知道他俩前段时间为什么吵架么?”

  小厮想了半天,没想出个所以然来,摇摇头。

  宋连玉觉得这事儿怪有意思,反正在京中也是无聊,于是他打算出去找路二和楼大的熟人问问。

  还未抬脚,萧湛又扛了个人进来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