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锦绣凤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二章 后悔了的老头

锦绣凤华 陈婉煜Sun 2034 2019.06.13 16:38

  阴月宗是几十年前下九流的门派中算是比较强大的,宗主阴楼武功虽然不高,但是为人狡猾,善于利用人心。当时他的门下弟子达上千人,在黑道中间也算得上是排得上名号。

  只不过阴楼这人太贪财,骗了不少百姓的血汗钱,这才被魔尊一锅端了。

  几十年来,他东躲西藏的,只想活下去,什么报仇雪恨东山再起,对他来说都太遥远了。

  可是,一万两黄金,对视财如命的他,是无法拒绝的巨大诱惑。

  阴楼撑着手肘,勉勉强强地坐起身,而后幽幽地长舒了一口气,继续道:“我不知道那人是什么目的,只是一味地让我炼药。足足有半年时间,我一直都在炼药。”

  “炼什么药?”

  “用来提升体能的药物,都不是毒药。后来,那人抓了些孤女让我做试验。这种事,我几十年前都做过的,怎么会不成功。”

  “接着,那人又寻了好些富家姑娘。富家姑娘就麻烦些,个个都有主见,摄魂并不那么好控制,我便用了些迷魂药。算下来,前前后后,这样的姑娘大概有两百来个。”

  “两百来个?”萧湛神色一寒,双手紧了紧,浑身泛着冷厉的气息。

  阴楼往后缩了缩,花白的头发在风中被吹起,显得凌乱又凄惨。他浑身抖了抖,“我也就是依命行事。虽说老头爱财,但更重要的,是为我这条命。那个人,还给我下了毒的。每过七日要服用解药,否则,老头子会死的!”

  “所以,你就让那些十几岁的小姑娘去死?”萧湛冷冷一瞥,双眸透着极寒的怒意,似乎下一刻,他就又要抡起老头子,把他当成锤子那么砸。

  “我……”阴楼顿了顿,他就是想活命,这有什么问题吗?再说了,那些小姑娘,又不与他沾亲带故,关他什么事儿?想当年,他就是这么过来的,才建造了阴月宗。

  但是,在盛怒的萧湛面前,他自然是不会把这些话说出口,反而很顺从地认了错,“老头子自然知道这般行事有违人道,可是,我从来都没想过要伤她们的性命。每次用药用针,老头子都极其小心。”这倒是真的。为财而已,他从不亲手杀人。

  至于后来等那些姑娘清醒过来,发现自己造了杀孽,要做出什么事,那可就与他无关了!

  萧湛冷嗤一声,压下心头愤怒,“继续说。”

  阴楼缓了缓,又道:“各人有各人的差异,有些姑娘体质好,能训练成死士,出去做任务。有些姑娘,就不大行。所以,不行的那群姑娘,他们就会把她们抛弃掉。”

  萧湛继续听着,只是再没有方才那样的冲动。他想一次性听完,积攒怒气,然后一次性弄死这个死老头子。

  “那个人手底下有个年轻的小伙子,悟性挺高的,跟我学了一阵摄魂术。所以,被抛弃的任务,都是那个小伙子去办的。我只负责训练。像今天这样的状况,我还是第一次。因为那个人说是要杀您,所以,需得我亲自出马。”

  说这话时,阴楼不由得背脊发凉,他偷偷地打量了萧湛一眼,见他只微微垂着眼睑,没有动怒的意思,心里不由得咯噔了一下。只是,眼下的情况容不得他细想,他还是老老实实地把知道的事儿一并说完,然后找个机会赶紧溜走。

  “九王爷,要杀您的那个人,似乎是挺恨你的。而且,这次的刺杀任务,我先前从来没有听说过,是临时起意的。那个九王爷,我知道的也就这么多了,您能不能……”

  萧湛猛然一转头,琥珀色瞳仁望着阴楼半晌,而后薄唇微微勾出一抹冷绝的笑意,“你说了这么多,最重要的事情,却是一个字都没提。老混球,你真当本王好糊弄,是不是?”

  话音刚落,萧湛猛地一伸手,紧紧扼住阴楼的脖子,“叫你办事的那人,是谁?”

  阴楼被扼住喉咙,脸色涨红,透不过气来,“王……王爷,我,我真的不知道,那……那人是谁?”

  萧湛但笑不语,右手却加了两分力道,直掐得阴楼几乎快要撅过去。

  妈的!他一个老头子,做什么要趟这种浑水!阴楼此刻心中,只想剁了当时接黄金的手。

  “我……我只听……听见过……有人……叫他,叫他单爷!”

  单爷?

  萧湛眼睛一眯,七星山庄那个单禾么?

  “王爷,饶……饶命!”阴楼觉得自己越来越喘不过气来,可是眼前的修罗锁住他的喉咙,丝毫没有松开的意思。

  他知道的事情都告诉他了,就不能放过他吗?这年轻人,怎么不按常理出牌呢?

  老头子真的快要憋死了啊喂!

  萧湛冷冷瞥了阴楼一眼,旋即唇角微微一翘,面上分明不怀好意,“饶命?你有什么资格让我饶了你!”

  说罢,萧湛举起了老头子,一只手攥得紧紧的。

  “你以为你没伤害那些姑娘的性命就是仁慈,就是无罪是吗?你把那些姑娘训练成死士,让她们在无意识的情况下杀人或者被人杀。她们要么当时就死了,要么,等以后清醒过来,才知道自己曾经杀过那么多人,犯过那么多错。你觉得,你不是在要她们的命?你们这些人,到底把人当做了什么?”

  萧湛怒不可遏,积攒够了的怒火一齐爆发了出来,他右手一晃,把阴楼转了圈,然后,与先前一样,把阴楼当成锤子,一下一下地砸向地面,砸出了一个个坑。

  可怜阴楼一把老骨头,被萧湛砸了几下,浑身就都骨折了,痛得他直喷血。

  出够了气,萧湛便把他往地上一扔,冷声道:“老子今天留你一条命,回去告诉你家主子。想要老子的命,就亲自来见我!不要畏畏缩缩,躲在一群姑娘后面!”

  阴楼像瘫烂泥一样地倒在地上,只剩一张嘴和一个鼻子还能出气。他眼下是肠子都悔青了,安安分分地养老不够吗?非要眼巴那一万两黄金?他娘的,他家底里埋得可不止一万两黄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