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神话修真 聊斋仙志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二章 依计

聊斋仙志 沉年老蛊 2017 2019.11.29 11:30

  只是,陈年这么想了一下,感觉这并不是一个好办法。

  因为此刻他对灵尊派的仙人印象并不是很好。

  即便是灵尊派的仙人同意了陈年,用陈年去胡灵儿的尸体,说不定也会出尔反尔。

  甚至更加的认定他陈年和妖道的关系非同一般到时候处境将会更加的危险。

  所以陈年想了一下,还是不打算将自己和胡灵儿的尸体这件事绑定在一块。

  这样反倒是减小了灵尊派仙人对陈年的怀疑。

  陈年看到司徒君有些犹豫,于是继续说道:“如果这样的话,说不定你还可以洗脱他们对你的怀疑,你继续高枕无忧的做灵尊派的弟子。”陈年说道。

  “你把他们都当成是傻子吗。”司徒君言道。

  “不试一试你怎么会知道他们到底是不是傻子,说不定他们就是傻子呢。”陈年笑说道。

  虽然这一切的确是容易让人怀疑,但是只要他们的演技够好,也不是不能骗过那些所谓的仙人。

  毕竟他们也只是仙人,而不是神。

  神当然是无法欺骗的,但是仙不一样。

  陈年打算到了灵尊派再去看看是什么情况。

  而上次不由分说就把陈年给绑了,陈年想来也只能是因为他以前和胡家走的太近。

  如果解释清楚,自己一介凡夫俗子,怎么可能识别的出人妖神鬼。

  说不定那些仙人可以相信陈年的话,放松对陈年的警惕。

  到时候也将会有更多的机会去寻找胡灵儿的尸体,而不被发现他和妖道的关系。

  司徒君想了一会儿,终于说了道:“那好吧,我就陪你试试,既然你都不怕,那我也没有什么好怕的了。”

  于是陈年遍出了一个计策,让司徒君先将自己打晕,然后直接把他带去灵尊山。

  如果灵尊派的仙人看到陈年被司徒君打晕了带回去,说不定就会相信司徒君的话,减少了对司徒君的怀疑,那他陈年的胜算也就又多了一分。

  陈年让司徒君将其打晕,可是司徒君犹豫了半天还是没能下得去手。

  “哎,你这个完蛋玩意儿。”陈年现在总算是看明白了司徒君。

  其实司徒君胆子并不大,甚至可以说胆子有些小。之前冲着陈年耀武扬威完全是因为陈年根本就不了解他。

  “算了,你这样吧,你把我打出一些伤,然后将我绑起来送到灵尊山,这样总可以了吧。”陈年想了一下,然后说道。

  “真的要这样吗?”司徒君犹豫了一下,然后问到。

  “嗯,只有这样才能让灵尊仙人相信咱们。”陈年说到。

  “那好吧。”司徒君说着就从胸前拿出了一张具有攻击属性的纸符。

  这个纸符是金属性的。

  金属性的纸符,并不是有金子,而是金属。

  司徒君对着纸符念了几句咒语。

  纸符便化作千万跟细细的钢针。

  刷刷的向着陈年飞去。

  当然,这些钢针并不会穿过陈年的身体,一来,这纸符的威力并不是很大,而且司徒君的道行尚浅,也不能发挥出纸符的全部实力。

  所以很多的钢针都是插在了陈年的身上,或者是将陈年的皮肤擦破。

  即便是这样,也是一个常人可以受得了的。

  陈年疼痛的惨叫了一声,便跪在了地上。

  这不是装的,而是真的。

  “陈兄,是不是太过了。”司徒君有些担心的问道。

  “没事,不狠点,他们会起疑心的。”陈年忍着疼痛说到。

  虽然说每个伤口都不是很深,但是也不算太浅。

  因为几乎每个钢针之下都在往外渗血。

  一时间,陈年全身的衣服已经被血染透,嫣然成了一个血人。

  陈年已经没有力气在站起来了,或者说疼痛的他根本无法站立。

  然后就司徒君便将陈年五花大绑了起来。

  因为有增大力气的纸符,所以将陈年背起来并不是很难的事情。

  司徒君直接就背着陈年往灵尊山赶去。

  这期间,陈年还因为疼痛昏厥了几次。

  “陈兄,你千万不要睡啊。”每当陈年昏迷之后,司徒君就大声的喊着,心想自己不应该用金属性的纸符的,金属性的纸符的攻击性还是偏高了一些。

  因为司徒君便加快了脚步。

  虽然说他并不知道当时灵尊山的人为什么要将陈年绑起来。

  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还不想让陈年死掉。

  不然的话,就不会只是绑住陈年,而是直接将其处死了。

  所以快点赶到灵尊山,那里的仙人应该会帮助陈年医治好身上的伤。

  当司徒君赶到灵尊山的时候,陈年已经因为失血过多,而昏迷了过去,身体都开始逐渐的变凉。

  任凭司徒君再怎么喊叫陈年的名字,都没有半点回应。

  “你居然还敢回来。”司徒君之前当师父看到司徒君之后就喊道。

  顺势就要将司徒君禽住。

  司徒君将陈年扔在地上,然后赶紧跪在地上。

  “师父,我此次没有请示便下山出去,完全是为了抓这个人啊。”

  司徒君的师父看到陈年之后,这才没有司徒君动手。

  “师父,那天晚上我起夜出来,看到山边的藤蔓上已经没有了陈年,这才没有请示,直接就追了出去,不过现在总算是将其追了回来,只是怕是快死了。”司徒君见师父没有对手,赶紧说道,最后还把快死了几个字,加重了口音。

  果然,司徒君的师父听到说陈年受伤之后,便没有在去追究司徒君。

  而是蹲在地上,用手指头试探着陈年的鼻息。

  “还好,还没有死,赶紧搬到我的屋子里来。”司徒君的师父说到。

  司徒君赶紧将陈年背起来,往他师父的屋子里跑去。

  其实司徒君也害怕陈年死去。

  陈年只是说把他打晕,或者是打出伤,结果下手太狠,若是真的打死了,司徒君以后恐怕都会生活在深深的自责当中了。

  “君儿,去取盆热水来。”司徒君的师父说到。

  司徒君不干犹豫,赶紧跑去烧水。

  很快,端来了一盆热水。

  当司徒君进来之后看到师父居然将陈年的衣服全都脱了下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