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忆锦欢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

忆锦欢 月曼妙 2197 2019.07.07 13:44

  十一月末,锦国派出使团出使兴国。

  随行的除了两大王府的世子之外,还有锦国皇帝的胞妹锦苏公主和武亲王嫡女兰仪郡主。

  兴国国都和锦国国都相隔千里,行路起码耽搁一个月,正好能赶在元宵节到达京城。

  兴皇几个成年的子嗣都到了大婚的年纪,尚未有人娶亲。锦国来的公主和郡主亦是身份尊贵,其父在锦国权势滔天,她们车马劳顿来兴国怎会只是简单的拜访。如果要联姻,她们也绝不会嫁给普通的军官将领。

  锦国的目标是与诸位皇子联姻。

  所有人心照不宣,热热闹闹商讨迎接锦国使团事宜。

  收到消息的云升和梅娘心急如焚,短暂商议后决定梅娘回京城观察形势,云升则继续留在瑞州寻找云月。

  “锦国公主……”看着手里的布告,云月惊讶地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锦国公主锦苏,锦国皇帝的胞妹,所有信息都和前世害死她的仇人一一对应。但前世锦国出使兴国是在五年后,而且只有锦国公主同行,没有什么兰仪郡主。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自己的重生改变了历史的轨迹?

  “对啊!就是锦国公主,上辈子害你惨死的锦国公主。”看她一脸震惊,神情恍然,苏菲娅抢过布告,满不在乎道。

  云月的目光移到她的身上。

  苏菲娅是一个年轻的少女,看起来十七、八岁,容貌清秀,那双和她一样的丹凤眼灵动可爱,流露淡淡的纯真和懵懂,看样子十分呆萌。

  可云月却不敢小瞧她,她永远忘不了眼前这个平凡的少女如何面不改色地处理沈唯的尸体。

  收起震撼,云月恢复镇定,“你连这个都知道?”

  对方说的做的总是匪夷所思,她现在已经见怪不怪,反正她问什么苏菲娅都会解释。

  苏菲娅点点头,一脸理所当然,“嗯呐!没有摸清你的底细怎么知道你是否有我们要的东西。”

  她说的我们指的是她和她的同伴阿琳罗,一个背着两把长剑、始终穿着灰色斗篷、戴着银色面具的剑术高手,就是那个杀死沈唯的人。

  “吃饭了。”

  说曹操曹操到,阿琳罗端着托盘从外面走进来。她面无表情,声音冷冷的。

  云月的记忆里阿琳罗沉默寡言,不喜欢笑,苏菲娅却恰恰相反,话痨傻笑。

  那天烛九阴和沈唯都打算和她同归于尽,危难之时幸好苏菲娅和阿琳罗从天而降,杀死了沈唯救下她。

  不过她们救她的目的并不单纯。

  听苏菲娅说她们来自另一个世界,有个朋友受伤昏迷奄奄一息,而能够救她的解药只有她手里有,于是她们不惜一切穿越到怀梦大陆找到她。

  她们救了她,她愿意帮助她们。可是苏菲娅说如今她还没有那样东西,要等,等五年后才会有。

  在这五年之间,她们会守在她身边,助她完成所有心愿,做所有事。

  “结盟,”阿琳罗直截了当,“我们结盟,各取所需。”真是简单直白得不行。

  迫于形势,云月不得不答应,虽然直到现在她也不清楚对方要的究竟是什么。

  其实云月认出沈唯并非偶然,前世正是她驱使烛九阴征战兴国,众人招架不住,兴国皇帝以此为由调走宁恒,给了锦国公主可趁之机。

  上辈子的她死于五年后,烛九阴在五年后出现,锦国公主也是在五年后来到兴国。今生因她重生,烛九阴的出现和锦国公主来访提前到五年前,而苏菲娅和阿琳罗说她们要的东西只有五年后的自己才有。

  五年,五年,影响她命运的五年。

  云月心绪不定,追问两人。

  “为什么是五年后?”

  苏菲娅点头,哈哈笑:“不错,你挺聪明的,一下子想到点子上。五年对于你来说确实是命运转折点,能不能顺利度过,还是个未知数。”

  放下饭菜的阿琳罗坐到苏菲娅的身旁,“一定可以,谁敢阻挡,杀!”

  阿琳罗就是这样,话少,霸气。

  云月问了这么多,有些累了,苏菲娅仍兴致勃勃。

  “你是怎么杀死烛九阴的?”她问。

  烛九阴乃上古神兽,她们尚且艰难,云月一个普通的女子究竟如何做到的?

  这个故事有点儿长。

  云月笑而不语,本不欲多言。一旁的阿琳罗冷冷地瞪了她一眼,她顿时打了个寒战。

  看来不说不行了。

  云月苦笑。

  她解下手腕上系着小木鱼的红绳,缓缓解释道:“关键在于这个小木鱼。”

  这是苗疆的小木鱼,里面有一只蛊虫,叫做招魂蛊。

  招魂蛊一般是成对出生,一雄一雌。雌蛊会散发一种奇特的体香,只有雄蛊可以闻到,而且这种体香一旦沾染,几个月内都无法消散。

  当日探路的几个亲卫被杀,杀他们的人身上沾了雌蛊的体香,之后又传染给了烛九阴。

  后来云升等人正是利用雄蛊,才找到了沈唯和烛九阴的藏身之处。

  除此之外,这种体香还有一个特性—能够助燃。

  她先是在邹松体内种下威力巨大的火药,然后设法点燃烛九阴。她知道烛九阴护主,当时攻击沈唯,实际目标却是它。

  果不其然,烛九阴中招,这时进入烛九阴腹中的邹松趁机杀死烛九阴的孩子,破腹而出。面对熊熊燃烧的烈火,引爆了体内的炸药。

  “烛九阴是神兽,鳞片坚硬,刀剑是伤不了它的。唯有从内部攻破,方有一线生机。”

  听完,苏菲娅歪着脑袋看云月,神色茫然,阿琳罗依旧面无表情。

  “可惜了邹松。”过了片刻,苏菲娅感慨道。想起如今瑞州的情况,她忽又喃喃:“也许这才是最好的。”

  云月不能容下一个野心勃勃又知道自己秘密的人,但是她想得到瑞州,邹松是最好的人选。

  这可怎么办?

  经过深思熟虑后她改变了合作伙伴,既然一定要找到叶吟落,那么和邹松合作,不如找叶家更为保险。

  叶吟落,毕竟是叶家的掌上明珠。

  因此,才有了如今的局面。

  “你很聪明,也很果断。”苏菲娅吃下一颗葡萄,丹凤眼滴溜溜乱转。

  “过奖了。”云月神色平静,不着痕迹地试探:“我的家人四处找我,不知可否给他们报个平安?”

  苏菲娅吐出葡萄籽,上下打量了一下她,“我们不需要你的信任,但也不想和你玩心思。你只要记得我们是合作伙伴,各取所需便可。”

  “若我不答应呢?”把命交在别人手上不是云月的风格。

  “杀了你。”一旁的阿琳罗冷冷道。

  额!

  云月很头疼。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