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忆锦欢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忆锦欢 月曼妙 2131 2019.06.27 21:14

  十月末,瑞州天寒地冻,早已飘起鹅毛大雪。

  经过一场大战的瑞州正处于休养生息的时候,街道上随处可见穿着棉袄的百姓在重建家园。

  邹家屡屡易主,元气大伤。因着共同目标——叶吟落和叶家的关系越发紧密,叶槐也就是叶吟落的大哥多番从旁帮衬,邹松才能在最快的时间重新统领家族。

  出门在外,云月一切从简。为了不引人注目,她深居简出,行事低调,加上邹松和叶家大爷的掩护,暂时没有泄露身份。

  瑞州的大雪一下就是几天,屋子里早早烧起不起烟的银炭。邹松果真如他所说,真心实意奉云月为主,她一应吃穿用度皆是最好的。

  饮下一口大红袍暖暖身子,云月皱了皱眉,轻声对梅娘道:“换早春毛尖吧。”

  她自小和别的名门千金不同,喝不惯名贵的茶,偏生喜欢普通的毛尖。

  早春长出来的第一道茶叶,既嫩又有味道,积蓄了茶树的大部分精气。用特殊的古法炮制而成的毛尖泡茶,绿油油的飘在水面上,老远处都能闻到浓郁的清香。

  那是云月的最爱。

  梅娘点头称是。

  啪!

  房门打开,有人迎风踏雪而来。

  邹松脱下身上的斗篷,跺跺脚抖落积雪,搓着手走到火笼边,一边烤火一边带着小心地试探问:“小姐,邹家安稳了,咱们什么时候去救落儿?”

  云月放下茶杯,瞟了一眼他,慢悠悠拨弄碳灰,“你不要抱有太大希望,叶小姐不一定还活着。”

  邹松的眼神顿时暗淡下去,抿了抿唇,他眉宇沉重地长叹一声:“死要见尸,我要带她回家。”

  如果叶吟落活着,自然是皆大欢喜,如果她不幸离世,他一样要找到她,带她回家,落叶归根。

  前世今生,云月从未遇到过如此认真执着的人,她有些好奇地问:“你喜欢她吗?你爱她吗?”

  她记得他说过两家婚事是父母之命,是两族联姻,他本人非常排斥,更加不喜欢叶吟落,也因此造就了后来的悲剧。

  邹松呼吸一窒。

  这么多年不管叶吟落缠着自己还是后来失踪,没有人问过他这个问题。爱吗?喜欢吗?他不知道。

  神情落寞的年轻男子低垂眼帘望着烧得正旺的炭火,颓然而迷茫,“不知道。那个时候她天天缠着我,我觉得很烦,恨不得马上解除婚约,和她划清界线。那一天她又来找我,我借口有事处理打发了她,她非常失落地走了,再也没有回来过。当我得知她失踪的消息时,只觉胸口一阵剧痛,压抑地喘不过气。后来也不知怎的,我冲到枫山找了她几天几夜,却看不见她的身影,我的心好像被人掏走了一块,空空荡荡的。”

  他捂住脸,破碎的声音从指缝里流出来,“那个时候我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找到她!一定要找到她!”

  他陷入了偏执,发出类似于野兽般的嘶吼。

  “然后呢?”云月平静地看着他,不为所动,“找到她之后怎么办?叶小姐活着,打算怎么办?她死了,你又将如何?”

  嗯?

  邹松顿住,抬头回望云月水灵灵的丹凤眼,那双眼清澈透亮,单纯圣洁,和他记忆里那个人一模一样。

  “没有,我没有想过这些。”他茫然地摇摇头。

  云月走过去握住他的手,天真纯净的双眸漾起淡淡的忧伤、同情和理解,“不要紧。我们一起找她,一定可以找到她的。”

  邹柏看着她温柔的笑容,握紧了掌心的柔夷,重重地点头。他知道,眼前的少女定然能够帮自己达成所愿。

  “小姐,有消息了!”云升走进来,看了看几人,刻意忽略那两只交握的手,“小姐,我的手下传来消息,说昨天半夜三更有人背着几袋子东西偷偷上山。”

  自从云月发现枫山的蹊跷后,表面上什么也不做,实则她一边帮助邹松夺回邹家,一边暗中命人严密监视枫山的一举一动。

  能够神不知鬼不觉送一个怪物进枫山几年不被人发现,背后肯定有大阴谋。现在以他们的实力对付不了怪物,只能从它背后的人入手。

  “可知道是什么?”

  云月慢条斯理地抽回手,下意识摩挲手腕。

  鎏金紫荆镯送到了宁恒手上,后来她随便系了一根串开过光小木鱼的红绳,手感不一样。

  尽快解决这里的事,她还打算早点回京城抱宁恒的大腿惩治云家。

  她如是想着。

  云升回道:“看样子像是吃食,暗卫老远就闻到了饭菜的香味。”

  这就说明山上的确有人,而且人数还不少。

  无神地盯着腕上的红绳,云月缓缓取下它,递给云升,笑得甜美无邪,“升叔,你知道该怎么做。”

  “是。”云升诧异,眼底掠过一丝惊讶,很快接过了红绳。

  一旁的邹松看得仔细,虽然云升尽力掩饰,但是那双手分明在颤抖。

  他害怕那根红绳,为什么?

  云升领命退下,邹松将疑惑深埋心底,神色恭敬地道:“小姐,我们有能力对付控制怪物的人吗?”

  “没有。”云月扬起灿烂的笑容,转过头笑意盈盈地盯着他,“这就靠你了。等升叔找到了人,你负责查清对方的身份,剩下的交给我。”

  望着那娇美的笑颜,邹松顿觉压力山大。

  另一边接二连三的失踪让枫山坠入一层阴霾,无人敢靠近。

  一个头戴斗笠、身穿黑色披风的人踏着浓浓夜色上了枫山,身后几个黑色身影迅速掠过。他停下脚步,面纱之下的嘴唇微微勾起,缓缓握紧了袖子里的东西。

  唰唰唰!

  夜色中几道白光闪过,黑色身影甚至来不及呻吟,便悄无声息倒下,鲜血融入了地上的白雪中。

  “把这里收拾干净。”他低声道。

  下一刻,空旷的山野出现几个蒙面黑衣人,快速打扫现场。

  男子凉凉地瞥了他们一眼,呵斥道:“哼!才离开我几天就变得这么差劲,被人盯上了都不知道。”

  蒙面黑衣人停下动作,齐齐跪下请罪。

  没有理会他们,男人望了望瑞州城的方向,脚下仿若天雷滚动,他眼底划过一缕不耐和厌恶,“带路。”

  一个蒙面黑衣人上前给他带路,余下的继续收拾。

  几个时辰后太阳升起来,白雪仍是白雪,纯洁无瑕,没有脚印,没有鲜血,似乎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