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忆锦欢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忆锦欢 月曼妙 2222 2019.06.20 21:06

  两个听客吵吵闹闹,不知不觉间声音越吵越大,引来了不少人的注意。

  同伴见状,赶紧拉着人离开。

  高台上说书人仿若未曾看见下面的小小插曲,依旧自顾自说着自己的故事。

  “邹将军单枪匹马打算突出重围,谁知对手棋高一招,竟提前在薄弱之处设下埋伏。邹将军一时不查,落入圈套,被打落马下,刹那间无数利刃齐齐向他刺过来。啪!预知后事请听下回分解。”

  正讲到惊心动魄之时,说书人戛然而止,令人捶胸顿足,意犹未尽。无视众人的抱怨,他喝了口凉茶,回到后台休息。

  说书人有些年纪了,身形佝偻,步履蹒跚。望着他的背影,云月歪着脑袋,双眼迷离。

  “邹家,邹铭,邹松。百步穿杨。”

  旁边的贾东递过来一杯温热的茶水,“小姐,就是这个邹家。”

  “哦。”云月漫不经心地回道,偏过头俯视窗外的景色。

  天边残阳如血,明亮更胜清晨。

  街道上行人来来往往,有普通的百姓,有巡城的士兵。他们各自做着自己的事,神情悠然,似乎并未受到战争的影响。

  然而谁又能想象得到,几个月前这里所有的百姓为了不让家园沦陷,全城老少揭竿而起,拼死抗敌,为瑞州赢得了一丝喘息的机会。

  “要是有邹铭那样的将领在,肯定不会如此。”她喃喃自语。

  梅娘和云升沉默地喝着茶,低垂的眼眸里闪烁着别样的光芒。

  贾东不解其意,傻愣愣地附和:“是啊是啊。可惜世间只有一个邹铭,”说着,悄悄瞅了瞅云月,“也只有一个云将军。”

  云月回过头对他笑了笑,他只觉一瞬间百花齐放,美不胜收,目光所及俱是温婉娇笑的少女。

  小姐真是太美了,尤其是笑起来,真真“一笑倾城,再笑倾国”。

  贾东花痴般看着云月。

  痴迷的目光云月见得多了,这般赤裸裸倒是第一次。她觉得很有趣,便又笑了一笑。

  贾东咽了口唾沫,只觉喉咙发紧,干巴巴地苦笑:“小姐莫要再笑了,属下抵抗不住。”

  “不不不!你既如此说,我更要多多笑笑,若是你能挡住我的笑,以后就不怕被别人用美人计骗了去。”云月笑颜如花,眼眸、眉脚溢满了温柔。

  贾东恍然,感情这是在打趣他。

  他涩然地挠了挠头,“让小姐见笑了。”佳人虽美,却是曼殊沙华,他还是不要太沉迷的好。

  云月笑着摇摇头,转念间,她想起了一事,敛起笑意,淡淡问:“邹家对墨王是什么态度?”

  提起这个贾东颇为愤慨,“邹家自家主邹松失踪后,便屈服于云岭和当时瑞州统帅的淫威下,等墨王到来,他们仗着有云岭撑腰便不把墨王放在眼里。”

  想想也是,这些世家大族在瑞州经营百年,枝繁叶茂,根基深厚。如果有了他们的帮助,宁恒也不必为粮草发愁。

  云月揉着额头轻叹。又是她好四叔的“功劳”,真不知道说什么好。

  “小姐,请您示下。”贾东察言观色。

  云月摸着手里的金镯子,略一沉吟后缓缓取下来递给云升,“升叔,避开众人告诉宁恒我来了,但是现在并不想见他,也请他不要找我。待时机合适,我自会现身。”

  顿了顿,她看了看梅娘和贾东,“我们去枫山。”

  “是。”

  几人分头行动。

  枫山在瑞州城外,地处瑞州和忻州两地之间。因山上种满了枫树,每当深秋时节漫山遍野一片火红,由此而得名。眼下是十月初,枫山的枫叶刚刚由青绿转为金黄,无法亲自见证满山红的盛景。

  所幸他们的目的不在于此。

  来到山下,他们弃马徒步前行。

  走了半个时辰,云月脚底生疼,抬头望了望看不见顶的山头,抿紧唇瓣,回首问贾东:“确定是这里吗?”

  贾东看了看前方,转身瞧了眼来时的路,慢慢有些怀疑收到的消息。“应该是吧。”

  “应该?贾东,我这里不需要应该。”云月眸光一闪,慢悠悠地说。

  贾东的心登时一僵,脸色微变。

  他知道云月的意思不是不需要应该,是不需要没有用处的人,如果自己不能给她助力,那么他便是可取代的,日后她的身边将不再有他的位置。

  贾东深吸一口气,快速整理好心情,换上一副自信从容的模样,口吻坚定地回道:“是,就是这里!两年前,邹松的未婚妻就是在这里失踪的。”

  这样才对嘛!

  云月的脸上露出恬淡的温柔笑容,眉宇宁和。显然,她对贾东的应急反应非常满意。

  贾东悄悄松了口气。“小姐,我们为何要来这里?”

  “随便看看。”云月仰头凝神看着一旁的枫叶,若有所思。

  贾东说邹松的未婚妻叶吟落出自瑞州百年大族叶氏,自小出落得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两年前被接替她父亲的新任统帅一眼看中。奈何邹家实力雄厚,又是瑞州的土皇帝,那统帅只好把心思掩下。

  深秋的某一天,叶吟落来枫山赏叶,结果一去不复返。邹家和叶家拼尽全力,可一无所获。

  听周围经常上山打猎的人说,他们看到叶吟落和贴身侍女上山,但并未见到她们下来。也就是说,叶吟落是在枫山消失的。

  当时邹、叶两家联合各自的姻亲家族共同搜山,连着几天几夜不眠不休,可惜仍然没有找到叶吟落。

  要说人死了,在枫山上没有找到任何与叶吟落有关的东西;若是活着,叶吟落去了哪里?闹出这么大动静还不出现。

  一个人不可能无声无息地消失在天地间,除非有外力干涉。

  一个族中长辈联想叶吟落得到新任统帅的青睐,提出一个大胆的假设:叶吟落可能落入统帅的手里。

  那统帅为官不仁,贪财好色,众人觉得很有道理,于是私底下各种打探消息,但都无功而返。

  恰在这时,有人说叶吟落失踪那天忻州知府正好路过枫山,打算来瑞州拜访统帅。

  云岭和统帅狼狈为奸的事在两地的大族中不是什么秘密,要说他用叶吟落讨好统帅,也不是不可能。

  邹家和叶家多次夜探云岭的知府衙门和统帅的帅府,忙活了几个月,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叫他们在云岭的后院的一棵树下挖到了叶吟落的发簪。

  叶吟落身份贵重,穿着配饰皆是精品。那只发簪上有一颗南海珍珠,是叶家老夫人的陪嫁,整个忻州、瑞州独此一份,因此叶家人一眼便认出来。

  照理来说一般人得到珍宝应该收藏或者偷偷典当,为什么要埋进土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