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忆锦欢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忆锦欢 月曼妙 2224 2019.06.24 21:21

  边关战乱,百姓苦不堪言,京城里依旧紫醉金迷。

  入夜,云府灯火通明。四夫人高氏带着一双儿女在上房哭天喊地,云家老太爷和太夫人端坐在堂前,面目阴沉得可怕。

  “我可怜的儿啊,你怎么就去了,让为娘白发人送黑发人啊……”

  望着地上乌压压跪着的一群子孙,云太夫人杜氏想着自己膝下三子已去了两子,不禁悲从中来,掏出帕子抹眼泪。

  云老太爷面上看不出悲痛,只是紧紧握住右手,闭着眼睛数次深呼吸。

  “哭什么!老四为国捐躯,是忠臣,是英烈,你们应该感到自豪!”哭哭啼啼的声音不绝于耳,扰得他心神不宁。

  众人被他一喝连忙收起了哭腔,畏畏缩缩挤作一团。

  “老爷,陛下怎么说?”人死不能复生,云太夫人伤心归伤心,脑子清醒得很,立马想到了长子去世时朝廷丰厚的嘉奖和抚慰。

  其他人和她想到一块去了,顾不得哭丧赶紧竖起耳朵。

  云老太爷睁眼看着她,目光沉沉,挥了挥手让一众小辈下去。“陛下说了几句不痛不痒的话。”

  没了?怎么会……

  云太夫人惊愕,不甘心地抗议:“老四可是英雄……”

  “闭嘴!”云老太爷扶了扶额,望着鼠目寸光、沉不住气的妻子,心里颇为恼火。

  他儿子是什么样的人他还不清楚,唯利是图,狐假虎威,要是遇到危险肯定第一个逃跑。说他为了抵抗马贼,保护百姓而殉职,他半个字都不信。

  幸好皇上现在一心等墨王凯旋回京,没有心思调查内情,等墨王回来可就不一定了。

  他必须先朝廷一步了解老四的死因。

  “管好他们,一切等墨王回来再说。”他语重心长地吩咐,同时冷冷盯着老妻,“不要奢望赏赐,还是赶紧祈祷佛祖保佑。”

  在丈夫洞若观火的目光下云太夫人缓缓低下了头,底气不足地弱弱反驳:“老四是功臣,咱们怕什么。”

  “是吗?”云老太爷阴阳怪气地反问。

  云太夫人心虚地闭上了嘴。

  做母亲的最是了解孩子,当初因为云岭是幼子,她百般宠溺,养成了他自私自利的性格。和丈夫一样,她也不相信幼子会舍己为人。

  见老妻终于消停了,云老太爷微微放下心,提起另外一件事,“四丫头的事别以为我不知道,现在咱们和皇室彻底无缘了。等老四这件事善了后,我再收拾你们。”

  四丫头指的是云月,她在家里的姑娘中排行第四。“四”通“死”,她非常不喜欢,所以大家一般称呼她为“小姐”,只有长辈会按照排行叫她。

  素来在小辈和下人面前威严庄重的云太夫人闻言缩了缩脑袋,眼神闪烁不定,“四丫头都没了,何必迁怒他人,得不偿失。”

  三房的五丫头自幼在她跟前长大,惯会讨好卖乖,多年下来处出了感情,每每遇到事情总是偏向她。之前老三提出让她进王府做妾,她还不愿意,差点儿打算用孝道压着四丫头让位。后来还是老三说此事是瞒着老头子,不能做得太过火,她方才作罢。

  哪曾想四丫头竟然毫不留情地拒绝了,气得她险些中风。于是后面老三和五丫头对付四丫头,她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啪!

  老妻死不悔改,云老太爷异常愤怒,重重拍了一下桌子,恨铁不成钢地骂道:“你个蠢货,把别人都当傻子吗?墨王回来必定会彻查四丫头的事,到时他一旦闹大,我们云家吃不了兜着走。”

  云太夫人心中不以为然。男人负心薄性、喜新厌旧,人既然已经死了,墨王怎么会替她出头,多此一举。

  “是。”表面上她做出恭顺的样子。

  云老太爷按着突突的额头,彻底无语。

  云家是前朝没落的勋贵,这些年一直活在别人的奚落中。直到大儿子兵拜威远大将军,与皇家结亲,才再一次走向鼎盛。那些年他出门,谁不恭恭敬敬道声“老太爷”。只可惜儿子英年早逝,徒留一个孤女。好在皇家不嫌弃,愿意继续履行婚约。

  可谁想到好好的一切竟然被老妻和不争气的三儿子破坏了。现在好了,他们云家被皇帝厌恶,前途未卜。

  云老太爷的愁云惨淡通过云升安插在云家的亲信传到了千里之外的瑞州。

  贾东一边看信,一边绘声绘色地讲给云月听。虽然没有见过云老太爷,但他的神情动作模仿得惟妙惟肖,逗得云月娇笑连连。

  “我这个好祖父最是喜欢马后炮,所以总是活在追悔中。”她脸上露出讥讽。

  事关云家家事,贾东不好置喙,缩起脑袋躲到一旁。

  梅娘安抚道:“不急,等这里的事解决了,咱们送老太爷一份大礼。”

  大礼啊!

  瞥了梅娘一眼,云月嗔怒,眉眼娇羞。

  刺啦!

  屋内其乐融融,突然一只利箭破窗而入,直逼云月面门。

  众人大惊失色。

  多亏云升眼疾手快截下了利箭。梅娘连忙将云月护在身后。

  云月歪着脑袋望着云升手里的箭,又看了看窗纸上的破洞,若有所思。

  过了一会儿,风声停止,外面没有动静,她慢慢推开了梅娘,冲着虚空扬声道:“要想知道真相就直接现身相见,我们不是你的敌人!邹松!”

  邹松?是那个邹松吗?

  贾东、梅娘和云升俱是一愣,齐刷刷望向了窗外。

  嗖!

  回应云月的是一只利箭。这次利箭的方向不是人,它直直射在了桌子上,箭尾的羽翼上有一张纸条。

  贾东解下纸条递给云月,梅娘接过来打开,里面只有八个字“明日傍晚,你,城隍庙”。

  邹松约见云月,只见她一人。

  “小姐,这不妥,万一……”云升不放心。

  云月摇摇头制止他,“不要紧的,我不是温室里没见过世面的花朵,邹松不敢把我怎么样。”况且他想要的不是她的命,是叶吟落的下落。

  她费尽心思做了那么多事就是为了引出邹松,好不容易等到他出现,她绝不会错过。

  翌日在云升等人的掩护下,云月来到了城隍庙。

  边关百姓不信天不信命,只信自己,所以瑞州的城隍庙烟火凋零,破破烂烂,远没有京城的城隍庙鼎盛昌隆。

  城隍庙空空荡荡,云月环顾一圈,廖无人烟。她摘下帷帽找个还算干净的地方坐了下来。

  屋外夕阳炫丽,天边火红的云朵上出现一片瑰丽的蓝紫色,美不胜收。

  她看得有些痴了。

  咔嚓!

  尖锐的声响打断了她的思绪,循着声音望过去,一个熟悉又陌生的面孔骤然映入她的视线。

  “是你!”

  她震惊地站起身。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