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忆锦欢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六章

忆锦欢 月曼妙 2238 2019.07.09 22:11

  时光飞逝,转眼间新的一年开始了。

  几个月前的瑞州之战随着新年腾飞的烟火烟消云散,谁也不知道在那场战争中发生了怎样惨烈的故事。

  死去的人化作一堆白骨,活着的人生活还要继续。

  正月白梅盛放,花香弥漫,紧赶慢赶的锦国使团终于在初十这一天到达了兴国国都京城。

  寿元帝安排使团下榻专门接待外国使臣的弘文馆,另外吩咐睿王和淳王共同招待他们。

  睿王宁泽和淳王宁昊,一个长子,一个嫡长子,两人一向面和心不和,为了皇位斗得你死我活。

  锦国来访的目的是联姻,寿元帝让两个儿子一起处理,此举颇为耐人寻味。

  正月十一,锦国周亲王世子锦秀和武亲王世子锦程进宫朝见寿元帝,锦苏公主和兰仪郡主则要等元宵节宫宴才会正式露面。

  墨王宁恒天资聪颖,文武双全,是皇后嫡子,又深得皇帝宠爱,谁要是嫁给了他便可一生荣华富贵,衣食无忧。

  以前有云月在,京城贵女们尚且投怀送抱,如今云月“已死”,她们更加肆无忌惮。

  皇觉寺是皇家寺庙,香火鼎盛,十分灵验。从年前到年后,去皇觉寺求姻缘的女子络绎不绝,多是达官贵族家的女眷。

  “贵客临门,闲杂人等速速离开!”

  再过一天就是元宵节,不管来过没来过的女子在十四这天齐刷刷涌向皇觉寺,祈求佛祖保佑自己。

  人声鼎沸的大殿中,众人虔诚礼佛,忽然十几个男子蜂拥而至,粗暴驱赶其他人。他们穿着深褐色的锦袍,手持长剑。看起来是某个官家的侍卫。

  被驱赶的众人面露不平之色。

  一些自恃家里有些地位权势的直接义愤填膺道:“你们是何人?胆敢在这里造次,不要命了!”

  话音未落,身旁人扯了扯她的衣袖。

  来这里的都是达官显贵,随便抓一个说不定都是高官子弟,敢在这里嚣张,说明身份不简单。

  说话的人后知后觉意识到这些,面色难看。

  为了找回面子,她虚张声势道:“这是皇家寺庙,他们这般无礼,是对皇家不敬。”

  把仗势欺人延伸到对皇室不敬,升级了事态的严重性。

  众人一听,脊背发凉,顿时鸦雀无声,怕自己被牵连。

  看到大家的反应,女子面露得意,仰头望着锦袍侍卫。

  奇怪的是他们神色不变,脸上无惊无惧,一直忙着驱赶人群,对她的话充耳不闻。

  女子气坏了,狠狠一跺脚,吼道:“你知道本小姐是谁吗?”

  其他人视线落到她的身上,有认识女子的人鄙夷地瞥了她一眼,不屑一顾。不认识女子的充满了好奇。

  “不知道,你是谁?”

  众人身后传来一个娇媚的声音,他们转过头望去,但见一行数十人皆着锦衣,为首的是两个戴着帷帽的女子。

  其中一个女子穿着大红色绣金线凤凰交领上襦,下配同色绣白色凤凰花长裙,外罩深红色大袖衫。行走间裙摆上的花瓣逐一展开,宛若慢慢绽放,灵动飘逸,充满热情,生机盎然。

  “软烟罗!”

  有识货的人惊呼。

  软烟罗是一种由天蚕丝织成的布,冬暖夏凉,摸起来非常光滑,质地也很轻,几乎感受不到重量。

  最重要的是软烟罗制作工艺复杂,三国中仅有三匹,其中两匹在南国,一匹被锦国收入皇宫。

  锦国!

  众人再仔细观察。

  白纱遮面,他们看不到她的模样,但她手腕上的镯子是玉中极品——帝王绿打磨而成,腰间佩戴的禁步嵌满了金粉,在日光下和上襦的金线凤凰遥遥呼应,闪闪发光。

  女子似乎很享受成为众人的焦点,斜睨众人,姿态高傲,“说啊!你还没回答本宫。”

  本宫……

  人们已经被吓得三魂丢了七魄。

  可以自称本宫、且拥有软烟罗的女子,除了锦国来的两位娇客他们不作他想。再看红衣女子站在最前面,其他人稍稍落后一步以她为尊,那么她极有可能是锦国公主锦苏。

  下一秒,另一个女子的话印证了他们的猜测。

  只见红衣女子身旁的蓝衣女子柔柔地说:“堂姐,咱们是来烧香拜佛的,错过时辰就不好了。”

  堂姐?据说锦苏公主和兰仪郡主是堂姐妹,公主为长。看来他们猜的不错。

  最初说话的女子吓得腿脚发软,脸色苍白,额头上冒出大滴大滴的冷汗。

  公主,她可惹不起。

  在贴身丫鬟的搀扶下,她迅速退出人群,狼狈逃走。

  没得到她的允许擅自离开,锦苏有些不悦,想开口发难却被锦兰仪阻止。

  “堂姐,明日就是元宵节,为了大局还请你暂且忍一忍。”锦兰仪低声劝道。

  大局,对!大局。

  经她提醒,锦苏想到了此行的目的。她眼神幽暗地瞪了瞪锦兰仪,故作大方道:“算了!本宫大人有大量,不和她们一般见识。”

  那种高高在上的上位者姿态展漏无疑。

  锦苏和锦兰仪在婢女和侍卫的簇拥下进了大殿。

  屋外人各自散去。

  白梅树下,一个白衣少女安静沉默地站着。目睹刚才的一切,她的表情平静,脸上无喜无悲。

  原以为见到仇人她会愤怒、激动,其实没有,什么都没有。她比自己想象中要镇定得多。

  “原来我低估了自己。”女子自嘲般笑笑,正了一下帷帽,静静守在殿外。

  今天的好戏才刚刚开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