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忆锦欢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忆锦欢 月曼妙 2111 2019.06.13 21:01

  忻州地处要塞,主要官员任免由皇帝直接下令,比如云峰、云岭。往下一些官职是知府任命,无需交兵部审核。

  云岭是忻州知府,是忻州最大的官,他之下是通判府大人。

  现任通判府姓耿名谦,忠君爱国、刚正不阿。因不愿意和云岭同流合污,被他找了个名头下了大牢,听说秋后问斩。

  “是什么罪竟然要砍头?”梅娘问。

  通判府是忻州的二把手,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即使犯错也必须送回京城调查,云岭没有权利私自处置他。

  偷偷瞄了一眼旁边喝茶状似没关注这边的云月,贾东特意抬高声音:“通敌叛国。”他言简意赅地讲了一下事情的经过。

  这两年云岭仗着大哥云峰曾是瑞州统帅,在忻州作威作福。他不敢做得太明显,但大家心里都清楚,看在云峰的面子上没有捅破那层窗户纸。

  谁知云岭贪得无厌,胆子越来越大,拉帮结派,无恶不作,俨然成了土皇帝。接替云峰成为瑞州统帅的官员和他是一路货色,两个人一拍即合,大肆搜刮民脂民膏。一个有权,一个有兵,无人敢出面制止。

  后来瑞州统帅被奸细杀死,云岭眼红他的万贯家财,便伙同附近一帮马贼进入瑞州抢掠一番。不久后,宁恒奉旨而来,他们不敢造次,于是把目光转向了忻州。

  忻州通判府耿谦察觉出异样,派人偷偷向宁恒报信,不曾想信被云岭截下。他篡改了信的内容,污蔑耿谦叛国,还表示现在局势动乱,为了稳定民心,他决定先斩后奏,将耿谦问斩。

  “耿谦,是个好人。”云月知道贾东是刻意说给自己听的,为了不打击他的积极性,等他说完,她象征性地表示了一下。

  贾东快哭了,小祖宗您能不能说点儿实用的。

  云月体贴地补充一句:“去见见他。”

  贾东破涕为笑。

  阴暗的牢房里臭气熏天,杂草遍地。这个时候越狱事件尚未发生,牢房里还是人满为患。

  云月假装送饭的衙役和被买通的牢头一起去见耿谦。

  “小公子,就是这儿。”牢头带云月来到一间近乎密闭的牢房,只有一扇门,门上有个小窗户,每天送饭的人就是通过这个窗户把送送进去。

  她梗着脖子,让声音变得粗犷沙哑,低低地命令:“开门。”

  “是。”收了钱的牢头麻溜地打开了门。

  小心翼翼扫了一眼周围,确定无人注意他才拉着云月一起走进去,进去后把房门重新关上。

  房内的环境和外面差不多,乱糟糟的稻草,臭烘烘的气味,耿谦背对他们坐在地上。

  尽管身处逆境,他脊背依旧挺得直直的,气息平稳,心态不错。

  没等云月和牢头开口,他便中气十足地怒斥道:“滚!我是不会和你们同流合污的!”

  看来是把他们当做云岭的说客了!

  云月哭笑不得,把牢头支出去望风。“耿大人身陷囹圄,脾气还是这么硬,就是不知道令孙的骨头是不是和您的脾气一样硬。”

  话还没说完,她就见耿谦身子一僵,挺直的脊背渐渐佝偻。

  果然!人都是有弱点的。她叹息。

  耿谦一生忠君爱国,膝下几个儿子都为国捐躯,英年早逝,只留下一个小孙子相依为命。白发人送黑发人,他心里苦啊,幸好还有孙子聊以慰藉。

  只是不知在他心中,孙子和国家哪个更重要?

  “你们想怎么样?”沉默了一会儿,耿谦道,语气和气势非常颓废。

  从始至终他都没有转过身看看来人。云月略感失落,觉得自己被轻视了。

  “耿大人,我家大人的心思您还不明白吗?只要您乖乖听话,不仅可以和家人团聚,还能飞黄腾达。”她循循善诱。

  “荒唐!吾乃朝廷命官,岂能与尔等狼狈为奸,鱼肉百姓!”颓废的语气一下子又变得气势汹汹,颇有怒发冲冠的意思,“云岭,他枉为人臣!想他兄长云将军保家卫国,舍生忘死,是兴国的大英雄。而他却为了荣华富贵,不惜卖国求荣,真是丢尽了云将军的脸……”

  轰!

  云月脑子里一片空白,乱哄哄的,有无数个声音在咆哮、尖叫,她辨认不出是谁。心里也很乱,不知该如何是好。

  原本她以为云岭只是贪赃枉法,顶多是个死刑,现在却察觉事情比她想象得更加严重。

  事已至此,耿谦没道理说谎。再则云家除了他们一家三口,其他人都是唯利是图,云峻云岭更是其中翘楚,若说他卖国,她百分之百相信。

  卖国求荣相当于通敌叛国,罪在九族,三族之内全部斩首。她爹和云岭是同父同母的亲兄弟,这件事如果被揭露出来,大罗神仙也救不了她。

  “你胡说八道!我家大人是忠诚良将,你才是卖国贼!”摸着发凉的脖子,云月虚张声势,扯着嗓子吼道。

  她必须从耿谦的嘴里套出更多的信息。

  “哼!颠倒是非黑白。”耿谦啐了一口吐沫,不屑地冷哼道:“我孙子落到你们这群畜生手里,只能听天由命。不过你们不要太嚣张,墨王殿下雄才伟略,绝对不会轻易被你们得手,只要他活着一定会为我沉冤昭雪的!”

  又是一个重磅炸弹,还是和宁恒有关!

  联想到眼下的局势和前世的记忆,云月心里隐隐有一个大胆的猜测。心脏扑通扑通加快跳动,仿佛要冲出嗓子,她深呼吸,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沉吟片刻,她迫切想应证自己的猜测,脱口而出道:“不见得吧。现在瑞州粮草供应不足,墨王殿下自身难保,要想全身而退,难喽!”

  “你、你、你们……”耿谦何其聪明,立马猜到瑞州的情况和云岭、和他背后的人脱不了干系。他如何能想到云岭竟然这么狠毒,拿十万兵马、一个王爷为自己铺路。

  “云岭,你们不得好死!不得好死!”

  正说到慷慨激烈时,一只手按在了他的肩膀上,他身体又是一僵,紧接着丝丝凉意窜上心头。

  不是因为天气,不是因为害怕,是那只手,小巧柔软,冰冷彻骨。凉意从指间钻进他的皮肤,在身体里肆意蔓延,冻结了他的怒火和热血。

  他紧张地屏住呼吸。

  “大人,耿大人,我需要你的帮助。”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