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忆锦欢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四章

忆锦欢 月曼妙 3020 2019.09.10 21:23

  四月底,气候回暖,在偏北的兴国国都天气寒凉,浅黄色的迎春花仍旧枝头绽放。

  看着迟迟不退的迎春花,锦兰仪眸色幽深。

  “四大亲王于陛下而言,就如面前的迎春花,明明时间到了却不肯退居幕后。”她淡淡地说,声音中透着凄凉和感伤,以及一些道不清说不明的异样。

  锦程一头雾水,锦秀凝眸望向迎春花若有所思。

  他清楚锦兰仪提到的陛下,不是兴国的寿元帝,而是他们锦国的哀帝锦和。

  五年前四大亲王在启元帝后驾崩,临危受命,瓜分了锦国权利,彼此制衡,换来了锦国五年的安宁。

  洛亲王世子锦和正是那时候被推选为新帝。

  原本和皇位没有半点儿关系的人有朝一日登临大宝,对他来说是天大的殊荣和惊喜。对其他人来说他只是一个平衡权利稳定民心的傀儡,做不得主。

  在众人眼里锦和是枚棋子,现在那枚棋子不甘心永远被控制想翻身做主人,无论他们的猜测是真是假,四大亲王府必须提前做好防范。

  “卸磨杀驴,恩将仇报。”锦秀手里捻着一枚白色的棋子神色漠然,“我即刻修书给父王,将这里的情况告知他。”

  “秀堂兄,请将我与哥哥的一并带回去。”锦兰仪浅笑,眉眼温和,如同一株洁白的茉莉花散发出丝丝缕缕淡雅的幽香。

  锦秀眸光微深。也许是时候确定一下联姻的对象。“对于和亲,你可有人选?”

  锦兰仪摇摇头,“前些日子兴国人人自危,我们不敢多加接触。我打算趁着端午节的宫宴,考察一下。”其实她心里已经有了人选。

  “好。”锦秀十分相信锦兰仪。

  “还有一事,”锦兰仪的目光有些迷离,“兰仪怀疑堂姐私下里瞒着我们和陛下联系。最好派人时刻盯着堂姐,也好及时知晓他们的计划,提前做应对之法。”

  锦秀觉得言之有理,以锦苏和锦和的行事作风,确实有可能做这种事。“就依你之言。”

  几人谈好分别散去,无人察觉处廊下的迎春花上一只浅白色粉蝶放弃心爱的花蜜展翅飞向了弘文馆的另一边。

  “公主,他们果然打算遏制陛下。”贴身宫女哑奴走近锦苏压低声音说道。

  锦苏不以为然。

  锦兰仪等人觉得自己很聪明,瞧不上她的鲁莽任性,殊不知他们的一举一动都在她的掌控中。

  “不必理会,想打倒我皇兄,他们还没有这个能力。”她轻蔑地笑道。手指微微用力,浅白色的粉蝶瞬间烟消云散,无影无踪。

  “锦兰仪那个贱人,总有一天我要让世人看清她的丑陋面目。低贱的人啊,即使穿上华服也改变不了骨子里的卑贱。”

  轻声的呢喃随风飘扬,传到很远很远的锦国。

  眨眼间,端午节到了,一大早众人纷纷盛装打扮前往皇宫。

  端午节的琼华宫花团锦簇,芳香扑鼻,诸位千金贵女人比花娇,穿梭在人群里形成一副美丽的画卷。

  宋家女眷进宫后,云月和宁恒一起离开,宋夫人带着女儿宋婷和几个侄女前往琼华宫。

  整个皇宫忙忙碌碌,人声鼎沸。云月和宁恒走在漫长的宫道上,相顾无言,很快到了目的地凤仪宫。

  凤仪宫是历代兴国皇后的寝宫,亦是宁恒母亲崔皇后生前的住所。她死后寿元帝未立新后,凤仪宫便空了下来。

  也许是许久无人居住的关系,这里格外冷清凄凉,就像崔皇后一般人走茶凉,除了她的两个儿子谁还记得她。

  云月和宁恒站在门口久久伫立,他们之间、他们和崔皇后之间没有什么可说的。一步步向前走,直至走到那个位置是他们一直以来的共同目标。其他的,无需多言。

  “见过墨王殿下。”

  寂静中,一个熟悉的声音忽然在耳边响起。

  两人齐齐回头,只见不远处一个身着宫装的美丽女子正安静地望着他们。

  兴国的宫装以内务府制作的天蚕丝蜀锦为主。明黄色只有皇帝和皇后可以使用。大红色是皇后的专属,其他宫妃只能着浅红深红绛红,目前最得宠的韩贵妃日常穿戴多为深红,皇贵妃是绛红。

  皇后凤袍绣凤凰,戴九尾凤钗。其他宫妃只能绣花朵等其他图案,凤钗也是七尾八尾。若是不小心戴了九尾凤钗,便是藐视皇后,会受到严厉惩罚。

  而对面的女子穿着打扮与兴国完全不同。她的宫装以大红色苏锦为底,金丝线绣凤凰为主,袖口用金黄色的丝线绣卷云纹,款式是直领对襟襦裙。

  昏暗的宫灯下,锦兰仪清丽脱俗的面容忽明忽暗,唯头上的九尾凤钗熠熠生辉。她嘴角上扬,似乎在笑,似乎没笑。

  云月道:“郡主安好。”

  锦兰仪的目光落在云月身上,无喜无悲,“兰仪有个打算正想与宋小姐商量一二,可巧在这里碰上了。”

  是巧合还是故意,众人心知肚明。

  云月握紧宁恒的手,两个人没有说话。

  “墨王殿下不可能只有你一个女人,兰仪和宋小姐极为投缘,若是以后能够生活在一个屋檐下,日子也没有那么无聊。”锦兰仪不急不缓说出自己的想法。

  她和云月本来是盟友,但那只限于对付锦苏。如今两国联姻重新提上日程,她难免要为自己多考虑。

  云月明白她的意思,世界上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锦兰仪打宁恒的主意没什么意外。

  不过想娥皇女英,也要看她愿不愿意。

  云月不动声色侧身看着宁恒。

  男子俊美阴柔的脸庞在黑暗里显得有些模糊,两人明明近在咫尺,她却始终看不透他的心思。

  他说:“得郡主错爱,是恒之幸。”

  什、什么?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云月心里没来由得慌乱。

  他的回答似乎在锦兰仪的意料之中,她笑了笑,美丽温柔的笑容恬淡静好。“虽然平妻为人诟病,本郡主就勉为其难好了。”

  平妻平妻!

  锦兰仪不仅要嫁给宁恒,还要在名分上占据优势。她是锦国郡主,背后是整个锦国,而云月身后的宋家不过是强弩之末构不成威胁,所以她绝不会屈居她之下。

  云月的手心开始冒冷汗。

  无论身份地位还是助力智谋,锦兰仪都是那个最优人选,宁恒没有理由拒绝。

  而锦兰仪那么聪明,善于伪装精于世故,自己根本不是她的对手。如果两人一起进入墨王府,日后她还有立足之地吗?

  锦兰仪不是锦苏,她是个难缠的对手。

  宁恒回头看了一眼凤仪宫的牌匾,想起母亲在世时这里的热闹和威严,心里戚戚。“郡主足智多谋、出身显贵,是这座宫殿主人的不二人选。”

  轰!

  云月窒息,脸色难看。

  还没有成婚就谈到了入主中宫,看来她不仅仅被盟友背叛,连一直觉得能够并肩作战的人也选择放弃她。

  何其可悲!

  前世锦苏用十座城池让她变成了一具尸体,今生锦兰仪用整个锦国的支持妄图令她成为一个笑话。

  不允许!绝无可能!

  她不会再让自己成为众人怜悯的对象,不会!

  “兰仪郡主知礼大方,品行高洁,入主凤仪宫再好不过。”她慢慢松开宁恒的手,神情娴雅温婉,像一个体贴的妻子般继续说:“有郡主相助阿恒和淳王殿下要少很多辛苦。”

  云月主动出击,化被动为主动。

  宁恒别有深意地凝视云月的侧脸,眸色渐渐转浓。

  另一边的锦兰仪闻言露出一丝惊讶的表情。

  她知道宁恒和云月的情深义重都是幌子,两个人在一起是各取所需,但云月的占有欲很强,怎么会容忍和别的女人分享同一个男人。

  也许是方才她和宁恒旁若无人的交谈惹恼了她,让她察觉被忽视的危机感。

  她如是想着,很快把这件事抛诸脑后。眼下最重要的不是联姻,她望着一脸平静淡然的女子。

  “那么希望我们合作愉快。等今夜选妃结束后,咱们徐徐图之。”

  相比较两国联姻,当务之急是兴国夺嫡之争,因此他们比她更着急。

  “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聊得差不多了,锦兰仪打算离去。

  临行前,她望着云月意有所指:“女人呢,最主要还是靠自己。一座忻州、一座瑞州还是太少了。”

  锦兰仪点到为止,说完立刻离开,留下两人自行揣摩。

  忻州瑞州……她是什么意思?

  云月忽觉警钟大作,内心忐忑。

  她自信利用耿谦叶家掌控瑞州忻州之事很周密,除宁恒外无人知晓,锦兰仪怎么可能会查出来。那个时候她还在来兴国的路上。

  她看向宁恒,他同样诧异此事。

  “无需惊慌,走一步看一步。”他安慰她。

  那么机密的事锦兰仪都能查出来,难保她不知道他的秘密。这个女人如此聪明,又在他们面前表露心思,不能小觑。看来,他们不仅要防着宁泽和韩贵妃,还要小心锦兰仪,即使最后她选择了他们这边。

  两人心事重重前往琼华宫。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