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忆锦欢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忆锦欢 月曼妙 2342 2019.06.16 21:23

  “老爷,老爷,不好了!”老管家心急火燎地跑进门,冲着正在喝茶的云岭就是一阵嚷嚷:“老爷,马贼快扛不住了。”

  嗯?

  云岭微怔,“怎么回事?”那边兵强马壮,每次都能顺利得手,今儿是怎么了?

  老管家赶紧解释,原来是那帮囚犯干的好事。

  云岭最初放他们出去只是为了拦住车队,转移视线,好让马贼顺利劫走粮食。但是人算不如天算,囚犯察觉到马贼的存在后立刻调转枪火,用他们提供的大刀将马贼杀得片甲不留。

  现在只剩下刀疤男子和静临带着几个属下孤军奋战,且战且退。刀疤男子扛不住了,托静临来向云岭求助。

  知晓事情来龙去脉,云岭恼火,在屋子里来回踱步。

  该怎么办?救还是不救?

  他们是合作伙伴,是盟友,于情于理都应该帮把手,可若是不能制服囚犯,他们就曝光了与马贼的关系。

  这些日子以来马贼打家劫舍,他充耳不闻、视而不见,已经引起百姓的怨气,要是让他们知道自己一直给马贼大开方便之门,后果不堪设想。

  老管家不敢出声,默默当起背景墙。

  云岭余光一扫,忽见他手中握着一块独玉青龙玉佩,目光骤然一紧。

  “传令下去,有囚犯越狱,残害百姓,忻州兵马全力出动追拿逃犯。”

  “是!”

  远处硝烟弥漫,马蹄阵阵,如同夏日的雷声轰隆隆响彻天际,带着一种沉重的闷闷的感觉,连带着心情也很沉闷。

  贾东现在就是这种心情。

  说不出哪里不对,就是心里慌慌的,闷闷的,喘不过气来。

  他坐立不安地拿着西洋望远镜,时不时查看查看外边的情况。

  云月倚在软榻上看书,梅娘闭目眼神。云升提着剑站在云月身旁,时刻准备保护她。

  三人不言不语,房间里安静得可怕。

  贾东的心更加躁动了!

  他不知道的是云月表面上在看书,实际上一个字也没看进去,半个时辰只翻了一页。

  别看她好似稳若泰山,实则和贾东一样,所有心思都在外面的混战上。

  耿谦告诉她,和云岭勾结的马贼并非马贼,其实是南国千方百计派来的奸细。他们伪装成马贼打劫忻州城,为的是有朝一日占领忻州,与瑞州的南国军队里应外合,两面夹击宁恒。而这次南国人挑起战争的原因也不是为了钱财粮食。他们和朝廷中的某些势力合作,想要借此机会除掉宁恒。

  腹背受敌,弹尽粮绝,宁恒危矣!

  云月没想到宁恒处境如此艰难,她只知前世的缺粮和屠城。如今来看,他比自己想象的更加厉害。

  还有云岭通敌一事,前世宁恒究竟知不知道。如果知道为何不说,如果不知道,为何对忻州屠城保持沉默。

  到底为什么?难道是怕被牵连吗?

  她觉得这个解释行得通,毕竟疏忽与叛国相比,太微不足道。

  好吧,既然宁恒是受到自己的牵连,她便好心帮他处理一下这些糟心事。

  这次为了引蛇出洞,她用的都是真材实料。整整几千担粮食,足够瑞州十万兵马吃几个月,要是惹急了马贼放火烧粮,她可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得不偿失。

  想想就肉疼!

  嘭嘭嘭!

  马蹄飞溅,一道红色的烟火直冲云霄。

  屋子里四个人连忙移步窗前。

  “是信号弹!”贾东欣喜若狂地叫道,“看来那边成功了。”

  其他人没有回应,他愣了愣,偏过头一看云月三人不知何时已经离开了房间。

  “哎!等等我!”

  当今天下三国鼎立,南国位于怀梦大陆的最南方,物产富饶;锦国处于中部,是粮食大国,百姓们丰衣足食。唯独兴国位于最北边,物资匮乏,气候严寒。国都还好,环境优美,吃喝不愁。诸如瑞州、忻州等边关城池就差远了。不仅缺吃少喝,一年到头黄沙滚滚,加之隔三差五的沙尘暴,生存条件尤为艰难。

  云月出生在江南水乡,从小锦衣玉食,即便现在出门在外,梅娘云升照顾得精细,她没有吃什么苦头。

  可眼下不同。

  刚刚经历一场大战,掀起了西北的狂风黄沙,沙子打在脸上生疼生疼的。云月皮娇肉嫩,几乎一打一个红印子。

  梅娘心疼坏了,连忙拿出帷帽想给她戴上。

  云月推开了帷帽。风沙太大,大得她睁不开眼,只得用手挡在眼前小心翼翼前行。

  她想看看,亲眼看着那些人死去。只有他们死了,压在她心底的大石头才会一点一点被挪开。

  云升策马前行,很快几人达到了战场。他们没有露面,躲在一旁的丘陵背后。

  前方是平原,场面一览无余。

  马贼在囚犯和老罗头的包抄下毫无还手之力,奄奄一息,忻州兵马却在此时赶来围剿囚犯和老罗头。

  囚犯们都是亡命之徒,性格暴虐,他们脑子简单却不傻,一看这架势,再想想今天的遭遇,当即明白自己被人当枪使了。他们怒不可遏,手脚麻利地解决掉还在负隅顽抗的刀疤男子和几个属下。

  见他们这般嚣张,官府领兵的将领又气又怒,手一挥兵马包围了囚犯,嘴里还冠冕堂皇地喊道:“捉拿逃犯,死活不论!”

  三方又开始新一轮激烈的战斗。

  “云大人真狠,先是让他们当挡箭牌,现在又要赶尽杀绝,啧啧啧!不愧是做大事的人。”贾东充满嘲讽地说,同时小心翼翼偷瞄云月的反应。

  云升一个狠厉的眼色瞪过去,他连忙收起探视的目光。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谁是螳螂,谁是黄雀,看来你还没有明白。”云月不恼,笑着轻描淡写地反击回去。

  贾东愣住。

  怎么回事?难道他们不是黄雀吗?难道事情发展到这一步还没有结束吗?

  他赶紧探出头继续观察外面的战况。

  从人数上来看,这次官府出动了大批人马,他粗略估计应该有两千人以上。囚犯在与马贼激战中死伤无数,加上老罗头这边的人也不过五百。

  五百对两千,他们不是以一敌百的高手,无论从哪一方面都没有胜算。

  谁会赢不言而喻。

  可如果官府赢了,粮食肯定会被他们占为己有,这个结果不是他们希望看到的。再说云月既然计划周密,不可能没设想过这种情况。假如她想过,假如她默许了眼下的情况,假如……

  贾东不敢再猜测下去,两眼发愣地回头看闭目眼神的梅娘和低头玩手镯的少女,忽然觉得自己似乎忽略了什么东西。

  铮铮铮!整齐划一的马蹄声随风而来,黄沙掩埋的深土下掀起一阵阵刀光剑影。

  那是……

  另一边云岭再次接到了信,他打开一看大喜过望,“赶紧召集府里的侍卫和死士,我们出城!”

  老管家欲言又止,“老爷,这个时候城外不安稳。”他想说那边正乱着呢。

  云岭正在兴头上,哪里还会理会他,“你不懂,现在正是时候。”

  看劝阻无效,老管家只得随他去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