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忆锦欢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忆锦欢 月曼妙 2356 2019.06.14 21:23

  边关的冬日来得格外早,九月底风沙漫天,寒风凛冽。天空灰蒙蒙的,看不到一丝光亮。

  寿元二十八年九月二十九日,注定要在兴国历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这天北风呼啸,一大清早一队车马驶进忻州城。

  每一辆车上都载满东西,用又大又厚的灰色帆布盖着,看不出里面是什么。车队很长很壮观,第一辆车出城时,最后一辆车还没有进来。

  车轱辘在寂静空旷的街道上发出沉重而缓慢的声音,如同垂暮之年老者艰难的喘息。

  在忻州城百姓的耳中,这是忻州的叹息、忻州的绝望。

  “老大你看,绝对是好东西!”王六附身,把耳朵贴在地上认真听了听,眼中浮现惊喜,回过头对马背上的刀疤男子道。

  刀疤男子居高临下地俯视他,“确定吗?”眺望一眼看不到头的车队,他再三确认。

  王六拍着胸脯信心满满地保证:“绝对不会错。”

  指着地上车轱辘留下的痕迹,他解释道:“老大,车印凹陷很深,说明东西非常重;听车子前进的声音沉重缓慢,隐约伴随沙沙的杂音,绝对是好东西。”脸上露出不怀好意的笑。

  旁边一个文弱书生模样的年轻男子骤然缩紧瞳孔,皱起眉头,“真有沙沙的杂音?”

  “千真万确。”对待年轻男子王六没那么好的耐心,“不信你可以自己听听。”

  年轻男子肯定不会亲自下马听声音,他只是一个军师,负责出谋划策,探路查看这些事情他不会也不懂,听也是白听。

  见王六说得头头是道,他调转马头,两腿夹紧,猛地踢了一下马肚子。马儿吃痛,奋力向前跑。

  刀疤男子和属下面面相觑,愣了一秒钟立马跟上去。

  年轻男子策马狂奔,最后在一个山头停下来。

  这个山头在忻州城外,地势非常高,视野很开阔,能够将整个忻州城的动向收入眼底。

  车队还在继续前行,一切井然有序。最近瑞州战乱,忻州不安,守城将士每天无精打采的,对城门看守得并不严格。

  他看到官府的人拦住了车队,一个类似领头的中年大胡子男人上前与官兵交涉,双方聊得很愉快,然后官兵没有检查车上的货物,直接放行。

  临走前大胡子从袖子里取出一个香囊塞进了官兵的手里。他猜测应该是用来贿赂的银票。

  一股不好的预感袭上心头。

  “想办法查查车上装的是什么,一刻钟之内我要知道答案。”年轻男子面色凝重地吩咐刀疤男子。

  看他这样严肃,刀疤男子意识到不对劲儿,赶紧命令属下去办。等下属走后,他不着痕迹地移到年轻男子身边询问:“怎么回事?”

  年轻男子攥紧拳头,双眼冒红光,声音几乎是从牙齿里挤出来的,“有可能是那个东西。”

  那个东西?哪个东西?

  刀疤男子一头雾水,回头望了一眼庞大的车队,似乎是去往瑞州方向的。

  他蓦得恍然大悟!

  瑞州有什么?瑞州在打仗。墨王宁恒亲临战场,一直主动出击,但是最近一段时间却出乎意料采取防守措施。

  为什么?因为粮草不足。

  两军交战,粮草先行,没有粮草怎么打仗。听说朝廷在全国各地征调粮食,火速送往瑞州。

  几天倒是收到消息说最近有一大批东西经过此地,只是当时他们不知道东西是要运往瑞州的,再加上那边一再保证没有问题,所以他们从来没有往其他方面想。

  直到今早探子发现车队驶进忻州城,打算往瑞州方向去,他们大吃一惊,赶紧跑过来查探。

  “你是说……”他眼神闪烁异样兴奋的光彩,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寒风刮在脸上生疼生疼的,年轻男子顾不得疼痛,瞅了刀疤脑子一眼,眉目深邃,眼神凌厉。“等结果!”

  一刻钟后,探查的人来报,确实如他们所料车上装的都是粮食。

  所有人兴高采烈,瞧着近百辆粮食两眼放光,纷纷露出贪婪的神情。

  “老大,军师,你们赶紧下令吧,兄弟们都等不及了。”王六火急火燎,说出了大家的心声。

  刀疤男子也很高兴,但是他没有当即发声,反而侧过身望向年轻男子,“静临军师,你觉得该怎么办?”

  该怎么办?当然是抢!

  一众下属心急如焚,可是谁也不敢反驳,耐着性子等静临的安排。

  此时的静临却沉默着陷入思索。

  抢还是不抢?

  这是送给瑞州的支援粮草,有了它们宁恒再无后顾之忧,可以放心攻打南国,这个结果肯定不是他们想见到的。

  若是抢的话……

  静临环顾四周的同伴,眉头紧锁。

  目前不知道对方有多少人,可押送粮草是国家大事,必定派重兵守卫。他们只有一百多人,别到时候抢粮不成,还把命搭进去。

  他进退维谷,左右为难。

  刀疤男子大概猜到了静临的顾虑,主动说道:“军师,抢不到就烧了,反正不能让这批粮食平安到达瑞州。”

  对啊!他怎么没想到!

  静临犹如醍醐灌顶,瞬间反应过来,心头的犹豫一哄而散。

  “好!兄弟们,能抢到是好事,抢不到就算了,保命要紧。”他脸色由阴转晴,大手一挥,豪迈地说道,颇有指点江山的雄伟气势。

  两个领头的下了命令,其他人欢呼雀跃,在静临的指挥下有条不紊地开始抢劫粮草计划。

  运粮车队动静太大,目标明显,忻州城里的人大致猜出了几分。乱世之中步步小心,他们不敢轻举妄动,待在家里时刻盯着外面的动向。

  还在小妾被窝里的云岭被管家叫起来,满脸不悦,冲神色慌张急切的管家怒骂道:“大清早的吵什么?瑞州失守啦?”

  “回老爷,不是。”老管家伺候了云岭一辈子,深知他的脾气秉性。现在他在气头上,他只得小心赔不是,“老爷,城外来了一列车队……”

  将车队的详细情况禀报给云岭,着重提了一下里面可能是粮食的猜测。

  此时云岭的气消了大半,整个人冷静下来,“可看出车队的人有什么异常?”

  照理说运送粮食的应该是专门辎重军队,这些人出身行伍,即便乔装打扮言行举止也与普通人不同。

  老管家知道他的意思,犯了难,叹口气惭愧地回答:“没有。他们和一般的商人一样,并无不妥。”

  这就奇了怪了!让商人运送粮食,于情于理都不合规矩,难道他们不怕被抢吗?

  “确定是粮食吗?”云岭不确定地问。

  老管家连连点头,“是的。奴才特地派人去查探过,确凿无疑。对了!老爷,那边刚刚送来一封信。”

  他从袖子里取出一封信,信封上写着“云大人亲启”五个大字。

  云岭接过来撕开信封,取出里面的信件。

  看了内容他先是一愣,旋即愕然,紧接着脸上露出丝丝怪异的笑容,最后收敛笑容,一切归于平静。

  “来人!去把大牢里的囚犯全部放出来!”

  老管家目瞪口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