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忆锦欢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三章

忆锦欢 月曼妙 3114 2019.09.09 23:00

  “哦!我明白了,锦国陛下亲政了,那十座城池还不是动动嘴的事儿。”秦子琰看热闹不嫌事大。

  闻言,锦苏的脸一阵青一阵白,隐隐泛出虚弱和苍白,几乎瘫软在椅子上。

  锦秀、锦程和锦兰仪疑惑的眼神中充满了嗜血和阴冷。

  敢夸下这样的海口,必然是得到了承诺。若是锦和能做主,唯有他摆脱四大亲王的桎梏,实现亲政一人独尊。

  想铲除四大亲王府,做梦!

  三人互相对视。随后,锦秀偏过头望向不知名的地方。

  他的态度显而易见,明摆着不会再维护锦苏。

  锦苏慌了神,下意识向锦兰仪求助。

  锦程一直看她不顺眼,时刻准备教训她,要不是锦秀护着,她早就被折腾得死去活来。她尊贵的公主身份在他眼里、在四大亲王府人的眼里一文不值。

  眼下她唯一能指望的只有锦兰仪,希望她能够看在大家同根生的份儿上帮她一把。

  收到锦苏近乎哀求的目光,锦兰仪和锦程心底冷冷一笑。

  “墨王殿下、宋小姐,今日之事都是苏苏的错。她被我国陛下宠坏了,有些得意忘形目中无人,还请两位见谅。”

  锦程恭敬地向宁昊、宁恒等人道歉作揖,“苏苏!快过来向几位致歉。”他的做法简单粗暴,不论事情真相如何坚决让锦苏道歉,反倒坐实了她的罪行。

  锦苏气得瑟瑟发抖,可是没有办法,如今她无依无靠,只得暂时忍下这口气。

  在锦兰仪的搀扶下,她缓缓走到宁恒和云月的面前,福了福身,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说:“墨王殿下,宋……宋小姐,本宫多有冒犯,还请、请两位体谅本宫的一片深情。”

  都到这个时候了她还不忘恶心离间一下两人。

  这可是你自找的。

  云月蹙眉,对宁恒说:“阿恒,公主殿下撞到的是婷儿不是我,她的赔礼道歉我着实受不起。”

  你不是想恶心我吗,那我就狠狠践踏你的尊严和高傲。堂堂一国公主对别国臣女致歉行礼,怄也能怄死锦苏。

  锦苏听懂了她的意思,两眼大睁怒视云月。

  锦程才不管锦苏撞到的是谁,想害的是谁,他命令道:“苏苏,对宋婷小姐道歉。”

  一众人看好戏的视线落在锦苏身上,想起她之前的挑拨离间和狂妄自大就觉得心里舒坦。

  敢在兴国的土地上耍她锦国公主的威风,做梦!

  在各种各样的目光中,锦苏垂下了头。

  她想反抗,想把这些人通通拉出去砍了,可是她不能不敢不可以,即使在锦国她都无法做到。

  奇耻大辱,真是奇耻大辱!

  这里的人,这里的每一个人她都记下了,有朝一日她定然会把今天的耻辱通通还给他们。

  锦苏攥紧了拳头,不甘地咬紧牙关,低垂的眼帘遮挡住她所有的情绪。

  “对不起宋小姐,本宫不小心撞到了你,还请你大人有大量,不要和本宫计较。”最终锦苏还是不得不向现实低头。

  不小心?是真的不小心还是故意的大家心知肚明。

  无人处云月冲宋婷使了个眼色,宋婷先是一愣,很快反应过来。

  “不敢不敢,是婷儿自己的错,不该挡了公主的路。”

  这里是宋家,是她宋婷的地盘,可她说挡了锦苏的路。挡了什么路?挡了她将要离开的路,还是羞辱打压云月的路?

  不管哪一个,她都没有成功,最后落得灰头土脸。

  赤裸裸的嘲讽!锦苏气得脸色铁青,嘴唇颤抖着说不出话来。

  锦苏,没想到你也有今天。当日你居高临下站在我面前的时候,可曾想过有一天会被我踩在脚下。

  云月看着锦苏气急败坏却不敢发泄的样子,浑然觉得回到了前世,人呐!做事留一线才能给自己留条退路。

  再看看锦兰仪和锦程等人,云月莞尔一笑。

  这一世她激怒锦苏,致使她提前暴露了锦和的野心以及锦和和寿元帝私下的来往,令四大亲王府的人有了戒心和防备。日后锦和和锦苏再想做什么,怕是难了。

  十座城池换她一条命,谁都别想。

  屋外日头渐渐升高,暖意融融。厅内花香弥漫,众人好整以暇,只有一个人十分碍眼。

  云月摸着自己的肚子,对宁恒撒娇:“阿恒,我饿了。”

  宁恒瞥了一眼锦国的几人,淡淡道:“宴席要开始了,恕不远送。”

  他们是来参加赏花宴的,宴席开始却要赶他们走。

  锦秀和锦程的脸色很难看。

  宁昊笑着出来做和事佬,“想必两位世子还有些事要处理,我们就不多留你们了。”

  他的话多少给了锦国人一个台阶下,锦秀和锦程赶紧告辞。

  期间锦苏还打算挑事,被锦兰仪的侍女强行拖走,丝毫没有顾念她公主的身份和尊贵。

  终于安静下来。

  宁恒和云月携手离去。

  宋首辅和宋夫人迎着宁昊等人开席。

  “还以为能看到精彩的撕逼大战呢,没想到重拿轻放,没有什么意思。”

  苏菲娅很嫌弃。

  阿琳罗点了点她的小脑袋。

  这姑娘穿越小说重生小说看多了,脑子里都是宫斗宅斗,天天期盼着宋家和云月能够上演现实版,谁料到她轻描淡写几句话就揭过,不觉有些失望。

  “哦?那苏菲娅觉得什么才算精彩痛快?”云月和宁恒相偕走进来。

  她没有告诉宁恒两人是来自未来的穿越者,只说是她母亲家族派来的表姐妹。

  苏菲娅无精打采地扒拉面前的一盘点心,“就是撕逼打脸。”

  “勾心斗角。”阿琳罗换了个这时代能听懂的词。

  哦!原来如此。

  云月坐到苏菲娅的身旁,“真正的争斗是杀人不见血,我猜你想看的反转打脸应该是掐架。”

  “你!”苏菲娅一看那张清秀淡漠、无喜无悲的脸什么气都消了。

  这样一个似乎不为物喜的女人,说什么都像是打在一团棉花上,根本没有任何反应。

  小姑娘噘着嘴悻悻地戳着糕点,“你不是很讨厌锦苏吗,怎么轻易放她离开?”

  “是啊,我很讨厌她,非常非常讨厌。但讨厌一个人不是一击毙命,对她那种人来说,沦落到尘埃,被自己鄙视嫌弃的低贱之人踩在脚底生不如死才是最大的惩罚。”云月轻柔和缓的声音从樱桃般美丽的小嘴里说出来,令人不寒而栗。

  苏菲娅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感到后背凉凉的,不自觉往阿琳罗身边靠了靠。

  她看出来了,她和阿琳罗杀人都是堂堂正正光明正大,这个女人和她旁边的男人是吃人不吐骨头。

  他们心眼忒坏了,死都不给人一个痛苦。

  阿琳罗把受到“惊吓”的小姑娘抱进怀里,默默想着日后一定告诫她离这些人远点儿,免得被带坏了。

  宋府的宴会如何热闹且不说,另一边回到弘文馆的几个人相处十分不睦。

  四人各自坐下。

  锦苏知道自己今天做得过火了些,还泄露了兄长的计谋,面前的三人肯定不会放过自己,但她也不知该说些什么,果断保持沉默。

  “锦苏,你就没有什么想说的吗?”连名带姓叫出来,可见温和如锦秀也动了气。

  锦苏身子一哆嗦,深吸一口气,战战兢兢道:“秀堂兄,苏苏知道错了,我、其实我也是为了咱们锦国的颜面和威严。”

  嗯?

  “此话何解?”锦秀拧眉不解地问。

  锦苏又深吸一口气,焦躁担忧的心情缓缓冷静下来。

  “秀堂兄,你想想我们千里迢迢来和亲,锦国皇帝表面上说一定要为兰仪妹妹选个称心如意的郎君,另一边却火急火燎为睿王和淳王选妃。他膝下最优秀的三个儿子一个已经定亲,另外两个即将选妃,那兰仪妹妹日后的人选无论谁都是无足轻重的。他分明就是忌惮防备着我们,算计着不让我们接近兴国的政治核心。”

  顿了顿,她看到锦秀阴沉的脸似乎有所转晴,再接再厉:“苏苏倾慕宁恒不假,但也深知他与云月鹣鲽情深无法拆散,今日之举不过是为了树立威风,令他们不敢小瞧我锦国。”

  说得头头是道,最后她所有的无理取闹惹是生非都变成了为锦国、为他们。她是舍生取义抛头露面的坏人,端端把好人给他们做了去笼络人心。

  真真是可耻!

  锦程瞧她说得理直气壮,暴脾气一上来就想抽她,亏得锦兰仪眼疾手快拉住了他。

  她冷眼旁观锦苏的狡辩,仿佛在看一个跳梁小丑。

  锦秀耐心听完锦苏的解释,脸色逐渐晴朗。

  不管怎样,锦苏所言的确有理。兴国怠慢他们是真,他们没有反击也是真。今日这么一闹,至少大家知道他们锦国人不是善茬,以后如何走一步看一步吧。

  摆了摆手,他无力道:“你说得也有几分道理,罢了罢了!今天的事我不追究,你且回去休息吧。”

  重重提起轻轻放下,走出房门的那一刻锦苏松了一口气。

  “你怎么可以……”锦程不满锦秀的决定。

  锦兰仪柔声道:“哥哥,眼下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对于这样的结果她没有丝毫意外。

  论颠倒是非黑白,锦苏是个中高手。在锦国几位有权有势的长辈被她天真任性的表面迷惑,没有察觉出她的真面目,以致于她屡屡陷害锦兰仪,这次更是怂恿四大亲王送锦兰仪来兴国和亲。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