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忆锦欢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忆锦欢 月曼妙 2360 2019.06.21 22:35

  众人猜测叶吟落可能遭遇了不测。

  叶家家风严谨,叶吟落身为嫡出女儿,谨言慎行,品性高洁。若是遇到奸诈小人,定然宁死不屈。她死后,云岭为保守秘密,才会将她的随身物品就地掩埋。

  所有人越想越觉得叶吟落十有八九是不在了。

  邹松和叶家想找云岭讨回公道,不巧因着叶吟落不从一事,统帅一直记恨邹松。趁着他忙于寻找叶吟落的时候,暗暗扶持了另一个邹家子弟与邹松争夺家主之位。

  一年前,经历内忧外患的邹松疲惫不堪,在最后一次探寻云岭府上的时候找到了更多叶吟落的东西,他更加确定未婚妻是被云岭所害。

  邹松的行踪被云岭发觉,他害怕后患无穷,联合统帅和邹家的叛徒在邹松回瑞州的必经之路上伏击了他。

  据说邹松负伤逃离,从此消失,谁也不清楚他是死是活。

  邹家先祖邹铭以百步穿杨而流传史册,他的后人与云岭有仇,要杀他的几率很大。贾东怀疑那一箭来自邹松合情合理。

  “邹松和叶小姐很相爱吧。”生不见人死不见尸,他固守执念苦苦寻找,从未放弃。

  这个嘛?

  贾东不好说。

  瞧了瞧云月略带艳羡的眸色,他忍了又忍,到底打破了她的幻想,苦涩笑道:“小姐,邹松和叶小姐是父母之命,叶小姐很喜欢邹松,但邹松非常不耐烦。听邹家的老人说,那天叶小姐本打算和邹松一起去赏花,结果被无情拒绝了。叶小姐失落又伤心,临时改了主意来枫山。”

  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那在众人都心灰意冷的情况下不放弃寻找,邹松是什么意思,难道是为了弥补自己的过错?

  云月猜不透男人的心思。

  眼下有几个疑点:第一、叶吟落究竟身在何处,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第二、邹松人在哪里,是死是活?第三、刺死云岭的那一箭到底出自谁的手。

  她按着突突跳个不停的太阳穴,莫名涌上一阵困乏。

  “叶小姐离奇失踪,没有留下任何痕迹,太不正常了。”

  来枫山是临时决定,云岭不可能提前预测到。假如叶吟落真的落入他之手,仓皇之中必定会留下破绽。可是没有,什么都没有,甚至整座山没有丝毫痕迹显示叶吟落曾经来过。

  不寻常,太不寻常了!除非有人特意毁灭了证据。在当时的情况下,什么人有能力、有时间毁掉所有证据而不被人察觉?

  云月再次抬起头环顾枫山,满山枫树重峦叠嶂,金黄色的枫叶洋洋洒洒,随风飘荡,迷乱了人的眼。

  她忽然发现,站在原地视野范围仅有几丈远,再往前的景象却是看不到了。

  这个枫山高深莫测,不可估量。

  “也许叶吟落就在这里,这些年她一直待在这里,从未离开。”

  贾东惊愕且呆滞。

  顺着云月的目光望向前方,梅娘抿了抿唇,眼神蓦然变得深沉,“这座山有古怪。”

  云月点点头,忍着脚底钻心的疼痛,和贾东、梅娘走遍枫山的每一个角落,什么也没有发现,除了枫叶还是枫叶。

  “不会是遇到鬼打墙了吧。”看着无论走到哪里都是一样的景色,贾东猜测。

  他的猜测被梅娘否定,“不是。我刚刚在走过的地方做了记号,虽然景色相同,但是绝不是同一个地方。”

  被两人围在中间的云月微闭双眸,集中注意力凝神静听,只听和煦的微风中似乎有沙沙的声响,很轻很轻,轻到无人察觉。

  嘶嘶嘶!嘶嘶嘶……

  伴随着声响,她脑海里陡然间出现一副奇异的画面:一个少女声嘶力竭地看着前方,拼命挣扎哭喊,但是她双手被人束缚着无法挣脱。在她的身后,闪烁着无数双绿油油的像小灯笼一样的珠子,诡异,幽暗,令人毛骨悚然。

  那是……

  云月心中一紧,呼吸都变得沉重。猛地睁开眼睛,她贝齿轻颤,低低道:“快走!快下山!”

  见她神色紧张,贾东和梅娘对视一眼,快速带着她下山。

  直到离开枫山很远很远,云月加速的心跳才慢慢平复。

  回头看了一眼高耸入云的山峦,她面色冷然,咬着牙慢慢道:“‘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呵呵!不识真面目,不识啊!”

  梅娘心里咯噔一下。

  这是怎么了?记忆里云月从没有过这样的表情,冷漠,咬牙切齿,仿佛有天大的仇恨。

  “小姐?”

  “回去!”云月恶狠狠瞪了枫山一眼,不甘心地离开。

  从耿谦那里,宁恒和秦子琰知晓南国和兴国这场仗的目的在于自己。这次顺利解决了粮草的问题,想必朝廷那边会有大动作,他们得速战速决。现在粮草充足,士气高涨,正是一鼓作气直捣黄龙的大好时机。

  “阿恒,京城那边传来消息,韩贵妃母子最近开始插手兵部了。”秦子琰忧心忡忡地说。

  在这个节骨眼上韩贵妃和她的儿子睿王宁泽插手兵部,对他们来说并不是好事。

  宁恒轻轻摇头,“不会。父皇心里清楚他们的目的,不会让他们得逞的。”嘴上这么说,其实他心里没有多少底气。

  近些年来,皇帝年事已高,膝下成年的儿子先后进入朝堂,争权夺利。其中,以皇长子睿王和嫡长子淳王两派最为激烈,明争暗斗,打得头破血流。

  皇帝年迈,对事物的掌控力逐渐衰退。这几年皇后病逝,淳王和墨王一脉势弱,反观睿王宁泽那边蒸蒸日上。他的生母韩贵妃权倾后宫,他则在前朝拉帮结派。皇帝能不能压制住他们母子,还不好说。

  秦子琰何尝不知如今的情势,他连连叹气,“莫要多想了,早些休息吧。咱们应该相信淳王殿下,他可是嫡长子,未来的皇帝。”他故作轻松的口气,说完离开了书房。

  脚步声渐行渐远,宁恒抬起头,随意地倚在太师椅上,面容沉静淡然,眼神平静无波,怔怔望着跳动的烛光发呆。

  少倾,他启唇浅笑:“子琰已经走了,阁下还不打算现身一叙吗?”

  云升神经一跳,被发现了!

  既然如此,他也不藏着掖着,大大方方地走出来。

  宁恒和云月相识数年,云峰夫妇过世后他还天天跑去云家安慰她,故此认识云升。

  见是他,他先是一怔,旋即释然,笑道:“她也来了吗?”

  没有过问云月怎么逃过云家的追杀,也没有关心云月现在过得好不好。平静淡然的如斯冷漠,仿佛那不是他的未婚妻,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

  在他的心里,到底有没有小姐的位置?

  云升心中不快,不欲与他多言,行礼后直接从怀里掏出一样东西递给宁恒,“来了。小姐让属下把这个东西交给王爷。”

  宁恒掀开帕子看到里面的金镯子。紫荆花纹路清晰,在烛光下隐隐闪现淡紫色的光晕。

  他不由轻笑:“她退还定亲信物是想取消婚事吗?两年过去,她胆子越来越小,不过是些宵小之辈,她也如此畏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