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忆锦欢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忆锦欢 月曼妙 2389 2019.06.18 21:53

  如云升所料,云岭一箭穿心,不治而亡。

  宁恒和秦子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迅速接管了忻州政务和兵马,第一时间将耿谦放出来,命他全权掌管忻州事宜。

  “这下好了!有了这些粮食,我们再无后顾之忧,可以痛痛快快地打一仗了!”知府衙门里,秦子琰看着手中的单子惊喜地快要跳起来。

  等了许久没有人接话,他有些疑惑,恋恋不舍地把视线从单子上移到书桌前端坐的白衣男子身上。

  宁恒一袭白衣,眉目如画,气质清华,仿若从画里走出来的仙人,直叫他移不开眼。

  这个妖孽!

  他不禁腹诽。“在想什么?”

  宁恒微微抬头,面无表情地吩咐道:“运送粮食的人在哪儿?我要见他。另外,让耿谦过来见我。”

  就知道使唤我,哎!我的命真苦!

  撇撇嘴,秦子琰一边哀怨,一边麻溜地出去吩咐人。

  除了送粮,老罗头还有别的任务。因此当交接完粮草后他并未立即离去,而是守在门外等候宁恒传召。秦子琰一招呼,他立马屁颠屁颠地跑进来。

  “草民见过王爷。”他低着头毕恭毕敬地跪下行礼。

  宁恒抬眉,仔细端详老罗头。他长相粗犷豪迈,和普通的商贩没什么两样。然举止有礼,言谈得体,绝非一般人。

  “免礼,起来吧。”他风轻云淡地说:“多谢你及时送粮,解了瑞州的燃眉之急。”声音和煦似春风。

  老罗头站起来,退到一旁,两只手自然垂放在身体两侧。从始至终他都低着头,没有看宁恒一眼。

  “王爷真真是折煞草民了!国家兴亡匹夫有责,草民能贡献一份绵薄之力是草民的荣幸。”话语诚惶诚恐,脸上却是不卑不亢。

  懂规矩,知进退。不简单呐!

  秦子琰冲宁恒挤眉弄眼。

  宁恒偏过头当做没看见。“不知先生主家是谁?如何称呼?”

  “不敢当不敢当,王爷唤草民罗三便是。至于主家,草民来自玉锦商行,是奉了我家主子的命令来此送粮。”知道对方这是在套话,老罗头平心静气,不紧不慢地回答。

  玉锦商行?

  宁恒几不可见地皱了皱眉,他自诩见多识广,可从来没有听说过玉锦商行这个名号。

  从细微的表情秦子琰就明白了他的心思,插科打诨道:“哎呀呀!看来我实在太孤陋寡闻了,连玉锦商行都不知道。不知罗三爷可否详细讲讲,我很是好奇啊。”他记得外面的年轻人都称呼他“三爷”。

  又是套话。

  老罗头脸不红心不跳,抬眼偷偷瞄了一眼宁恒,露出老狐狸一般狡黠的笑脸,意有所指地说:“等王爷见了我家主子自会知晓。王爷只需记得,这粮食不是送给瑞州的,是送给王爷的,王爷放心用吧。”

  对于宁恒这种从小生活在尔虞我诈、勾心斗角里的人,不会轻易相信别人。他没有得到吩咐,不好泄露小主人的身份,只能硬着头皮说服宁恒相信自己。

  “那本王何时能见到你的主家?”宁恒倚在太师椅上,神情平静,略带高冷威严。

  何时?鬼知道何时?我还想见小主人呢!

  老罗头心里冷嘲热讽,表面上恭恭敬敬拱手作揖,高深莫测地回道:“时间到了自然会见到。”

  四两拨千斤。

  见他嘴紧,宁恒和秦子琰无奈放弃了套路。

  恰在此时,耿谦赶到。

  老罗头自觉没有自己说话的份儿,打算退下,谁知耿谦来了之后满脸激动地拉着他,感激涕零地说:“多谢先生送粮过来,这下忻州百姓可以过个好年了。”

  粮食是送给墨王的,不是送给忻州。

  老罗头一愣,一边努力挣脱耿谦的纠缠,一边欲解释一二。谁想掌心里莫名其妙多出一团小小的冰凉。

  他立刻意识到什么,把东西揣进口袋,反过手握着耿谦,状似谦虚地说:“当不得大人一个谢字,都是草民应该做的。”

  两人一来二去寒暄了几句,耿谦这才注意到宁恒和秦子琰,赶紧告罪。“多谢王爷除了云岭这个大害,下官替忻州城所有百姓感谢王爷的大恩大德。”

  宁恒的桃花眼骤然紧缩,眼神复杂。

  见状,秦子琰暗道不好,连忙纠正:“耿大人说哪儿的话,云大人是为了斩杀马贼和逃犯以身殉职。忻州差点儿经历了灭顶之灾,大人一时缓不过神来可以理解。不过现在王爷将忻州之事全权托付于大人,还请大人早日振作,以大局为重。”

  耿谦微怔,似乎没听懂。

  定下心细细品味片刻,霎时明白了秦子琰的意思:云岭是因公殉职,死于贼人之手。

  他的心顿时凉了半截,怒火蹭蹭蹭往外冒。

  云岭欺压百姓,残害无辜,更通敌叛国,实在是罪大恶极。本应连坐九族,即便他已经死了,也应该挫骨扬灰,以平息民愤。然现在宁恒和秦子琰不仅不判他的罪,为百姓伸张正义,反而要让他死后荣光。

  他想不通为什么。

  仔细揣摩秦子琰最后一句话,他细思极恐。

  大局为重,大局为重……谁的大局,以谁为重,更确切的说以谁的利益为重。

  恐怕就是眼前这位人人称赞的墨王了。

  墨王和威远大将军云峰的独女有婚约,云岭是云峰的亲弟弟,换而言之墨王即是云岭的侄女婿。如今朝堂上暗流涌动,若是云岭叛国之事被揭发,墨王也无法摆脱干系。届时,他和淳王的处境将十分被动艰难。

  所以,哪怕是从自身利益考虑,宁恒也绝不允许云岭的罪行曝光在众人面前。

  “下官,明、明白了。”

  尽管明白,但是他不能接受,却对眼前的局势无能为力。犹豫许久,他努力从牙齿里挤出一句话。

  来之前宁恒调查过耿谦,知晓他是个正直的好官,好官从来都是站在百姓的角度思考问题,他能理解他现在义愤填膺却无处发泄的心情。

  站起身他主动扶住耿谦,拍了拍他的手背安抚道:“忻州就拜托耿大人了。耿大人放心,本王一定守好瑞州城,不让南国人踏进我兴国半步!”

  这算是承诺吗?只要他保证守口如瓶,宁恒便确保他和忻州所有人的安全。

  明明是分内之事,用来做交易。

  耿谦觉得嘴里有浓浓的苦涩逐渐蔓延开来,苦不堪言。

  “是,下官定当全力以赴。”他行礼,“不过还是要感谢王爷那一箭。”

  “那一箭,哪一箭?”秦子琰不解。

  耿谦惊愕,“难道射杀云岭的那一箭不是王爷的人做的?”

  宁恒看了秦子琰一眼,两人皆在彼此眼中看到了诧异。

  “没有,我们没有出手。请你相信,我们真的没有出手。”秦子琰连忙撇清关系。

  三人一头雾水。

  既然不是宁恒,也不是耿谦,那会是谁?他们不约而同望向了尚在一旁沉默的老罗头。

  老罗头摆摆手,“不是草民,草民没有那个能力,草民的主家也没有。”

  这场事件就三方势力参加,若不是他们任意一方,那会是谁?究竟是谁在他们眼皮子底下杀了云岭。

  螳螂捕蝉,莫非还有个没露面的黄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