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忆锦欢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

忆锦欢 月曼妙 3047 2019.07.11 20:52

  得!看到情势不对,锦苏立刻把责任都推到锦兰仪的身上。

  锦兰仪的贴身侍女十分恼火,反观锦兰仪本人却淡定从容,面不改色。

  她在想那个白衣女子。

  白衣女子说,她要与她做个买卖,还说待会儿就知道了。难道这一切都是她策划的?

  锦兰仪重新审视眼下的情形,恍然想起自己似乎遗漏了什么。

  她推开锦苏的手,将自己的斗篷脱下来,亲自为哭泣的女子穿上。

  “这么冷的天,姑娘可要保重身体。本宫乃锦国郡主锦兰仪,和你发生冲突的是本宫的堂姐锦国公主锦苏,不知姑娘如何称呼?”

  锦兰仪态度谦和,比之锦苏的飞扬跋扈,更显难得。

  在场所有人对她的第一印象很好。

  “我、我……”女子吞吞吐吐,哭得通红的双眸怯怯望着锦兰仪不知所措。

  锦兰仪安慰道:“姑娘莫怕!我堂姐不是故意的,她初来此地不知兴国习俗,若有冒犯之处,还请原谅。”

  “锦……”看到锦兰仪纡尊降贵地道歉,锦苏气冲冲地想要呵斥,宫女再一次拦住了她。

  不理会锦苏这边,锦兰仪依旧笑意盈盈地看着女子,“明日我与堂姐要去参加宫宴,不得空闲,待过几天必当带着礼物亲自登门道歉。对了!看我这记性,还不知姑娘出自何处。看你气质清华,肯定是书香门第的女儿。”

  锦兰仪身为一国郡主,不刁蛮任性,反而谦逊有礼,不像锦苏仗势欺人。倘若女子再吞吞吐吐,便有些不识抬举了。

  女子感到周围人看自己的眼神变了,心一横,咬着牙道:“郡主客气了,小女子、小女子……”

  “云五小姐,你怎么说也是墨王殿下的妻妹,虽然令堂姐不幸遇害,和殿下有缘无分。可殿下是重情之人,看到未婚妻的妹妹被人欺负,一定不会袖手旁观!”

  声音由远及近,辨不出来自何方。

  不过也没有人计较这些,他们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云五小姐”、“墨王殿下”、“未婚妻”上。

  来这里的人多数是没有见过女子的,因此不知道她的身份,但是墨王殿下宁恒以及他快要及笄却无故冤死的未婚妻云月,大家如雷贯耳。

  周围的目光逐渐由同情怜悯转变成好奇。

  云家五小姐,墨王宁恒。

  来之前,锦兰仪对兴国的人物关系进行了简单的了解。

  她记得墨王未婚妻是已故威远大将军云峰独女,在家族排行第四。云五小姐是她三叔家的堂妹,闺名星儿,一直觊觎墨王,在其过世后常常打着云四小姐的旗号接近墨王。

  这么说来,方才云五小姐口中的殿下指的是墨王宁恒。

  锦兰仪微微定神,清淡和蔼的目光慢慢变得深沉。

  “原来是墨王,难怪那般儒雅俊郎,超凡脱俗。”锦苏忆起之前云五小姐称呼那男子“姐夫”,双颊泛红,心神恍惚。

  堂堂一国公主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露出思春的放荡神态,锦兰仪怒其不争,差点儿想拂袖而去。

  然而她知道自己不能,不但因为锦苏是她的堂姐,更重要的她想弄清楚白衣女子的身份和目的。

  这种被人操纵的感觉她很不喜欢。

  不着痕迹地瞅了锦苏一眼,她的视线又落到云五小姐的身上。

  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云五小姐衣不蔽体,闺誉尽毁。身为大家闺秀,她不可能不知道今日的事情会给自己带来多大的麻烦。

  那么发生这样的事情究竟是被人算计,还是心甘情愿。毕竟现在已经将墨王牵扯进来,她最好的唯一的出路只有……

  锦兰仪脑仁突突跳个不停,冬日寒冷,阳光洒在人身上本该暖意融融,她却觉着整个人如同置身火炉浑身燥热。

  “原来是云家小姐,失敬失敬。今日天色不早了,我与堂姐先行回去,日后定当登门道歉。”不顾锦苏的反抗拉着她离开。

  原以为会扯出墨王的风流韵事,谁想锦兰仪快刀斩乱麻迅速撤离。所有人失落不已,很快散去。

  竹林里只剩下云五小姐一人,再次恢复之前幽静。

  她愤愤地跺了跺脚,眼神怨怼地盯着锦苏和锦兰仪离去的方向,迟迟没有离去。

  “锦苏,你敢坏我好事,我绝对不会放过你!”她咬牙切齿,面容扭曲。

  同样的话,锦苏在回去的路上也对锦兰仪说过。

  锦兰仪没当会儿事,她心里记挂的是白衣女子。

  被她惦念的女子此时正站在皇觉寺的最高处,兴致勃勃欣赏百态众生。

  她的身旁一左一右站着两个身着斗篷的女子。

  “都说锦兰仪聪明,今日一见不过如此。”苏菲娅啃着苹果,含糊不清地嘟囔。

  云月眼神一闪,笑着坐下来,“阿琳罗也这样觉得吗?”

  阿琳罗冷冷地注视着她,露在面具外面的一双眼睛如淬了冰霜冷冽锋利。

  唰!

  她猝不及防地把剑架在了云月的脖子上,轻轻一划,白皙如玉的皮肤霎时涌出一条细细的血花。

  “不要对我们耍心思。”

  云月没有为自己止血,任由鲜血染红白裙,在裙摆上开出一朵朵美艳的花。

  她的视线在天真懵懂的苏菲娅和果决冷漠的阿琳罗之间来回漂移。

  这两个人不是聪明,是非常聪明。

  她们心思灵巧,敏感多疑,没有安全感,除了彼此也不相信任何人。自己态度哪怕有一丝一毫的变化都会被她们觉察。

  她们的警觉性高得吓人。

  阿琳罗的处事方法更是让人心惊胆寒。

  “怕什么。我的命掌握在你们手里,还怕我反水不成。”她不以为然。

  两人听出了她的调侃和讽刺。

  阿琳罗面无表情,苏菲娅坐到她身旁,把苹果核扔到桌子上,拿起手帕慢条斯理地擦了擦手。

  半晌后,有些稚嫩有些天真有些散漫的声音在云月耳边缓慢响起来:

  “没有啊!只是觉得不值得在你身上浪费精力和时间。”

  傲慢嚣张,听起来格外刺耳。

  换了别人肯定会怒目而视,云月却平静地仿佛没有听到,她说:“可是你们需要我。”

  不管你们怎么嫌弃鄙视我,可你们想要的东西只有我有。你们不仅要保护我的安全,还要帮我做任何事。

  这种讨厌你却不能弄死你的感觉,高傲如苏菲娅和阿琳罗一定非常憋闷。

  果然,阿琳罗锐利的眼刀一下下射过来。

  苏菲娅摇了摇阿琳罗的胳膊,娇笑着柔声道:“是呀!我们需要你,但只是因为你是最合适的那个,并非唯一。所以大家各取所需,相安无事。你要是敢耍花招捉弄我们,我保证会让你生不如死。”

  听听听听,外表可爱呆萌、声音柔弱软糯的一个少女,说起话来不是威胁就是威胁。

  云月感叹自己怎么就招惹了这样的主儿。

  “好。我会记住你们的话,也希望你们能够记住自己说的话,永远不要违背。”

  “一言为定。”苏菲娅的神情变得严肃。

  云月颔首,“一言为定。”

  阿琳罗也坐了下来,苏菲娅为三人各倒了一杯茶水。“你真的决定和锦兰仪合作?”

  话题转移到锦兰仪身上,刚才的剑拔弩张似乎没有出现过。

  “对。”云月点点头,“没有人比她更合适。”

  前世没有锦兰仪这个人,她也并不了解她。回来京城的路上,云月收到云升快马加鞭收集的关于锦兰仪的消息。

  五年前启元帝后过世,当时锦国权势最大的几个亲王分庭抗衡,最终两败俱伤,谁也没有讨到便宜。

  锦国内部动荡不安,锦国太后、启元帝生母为了保住锦国私下联系几位亲王讲和。

  那几位亲王分别是洛亲王、周亲王、武亲王、文亲王。

  其中文亲王是启元帝的心腹,一直站在太后这一边,其他三位亲王归属一个阵营。

  经过几番波折商讨和谈,最终各让一步,由文亲王掌管兵权,洛亲王嫡长子锦和即位称帝,是为哀帝。

  如此,锦苏一跃成为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尊贵公主。

  锦兰仪虽然名义上是郡主,但她父亲武亲王与洛亲王平起平坐,她的权利和地位与锦苏相差无几。

  加上锦苏自小娇纵,为人刻薄、蛮横,而锦兰仪温和知礼,大方得体,不仅赢得锦国贵女的敬佩,就算在皇室中也颇有美名。

  因此锦苏一直嫉妒锦兰仪,嫉妒的种子一旦生根发芽便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越来越重、越来越深。

  据说,锦苏不仅多次在公开场合为难、羞辱锦兰仪,就连这次来锦国和亲都是她一手促成。

  “原本的和亲人选是锦国一品大员的嫡女,不知锦苏用了什么法子,竟说服了四大亲王让锦兰仪和亲。我听说锦兰仪为此大闹一场,可是最后还是被锦苏押着到了兴国。”

  锦兰仪是尊贵的亲王嫡女,被迫远嫁和亲,岂会不怨不恨。更别提一路上锦苏得意忘形,多番羞辱于她。

  说来今天上香求签,也是锦苏对锦兰仪的折辱。她听说兴国贵女都来这里祈求姻缘,于是带着锦兰仪过来凑热闹。说是为了她好,实际上不安好心,借机打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