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忆锦欢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忆锦欢 月曼妙 2256 2019.06.10 22:27

  墨王宁恒是已逝崔皇后的次子,据说和皇帝长得很像,一出生便备受宠爱。从小到大,荣宠不断,他的嫡亲兄长二皇子宁昊都比不上。

  朝臣素来见风使舵,私下里纷纷传言皇帝或许会舍弃立嫡立长让宁恒做太子,于是纷纷将家里适龄的女儿送到皇后跟前。加之宁恒本人芝兰玉树、文韬武略,无数兴国女子将其视做不二良人。一时之间,送上门的女子犹如过江之卿,数不胜数。

  然而谁也没有料到,对于这些主动送上门的崔皇后看都不看一眼,直接命人请了威远大将军夫人罗氏进宫,几次“赏花”后,向皇帝请旨为次子和威远大将军独女云月赐婚。

  众人都觉得崔皇后是看中了威远大将军手里的兵权,云月也一直这样认为,但是父母双亡后宁恒还要娶自己,她就有点儿困惑了。

  是的!是“要”,不是“愿意”、“同意”,仿佛宁恒一开始就下定决心娶她,不会因为任何事任何变故而放弃。一如她母亲,临终前告诫她务必忍耐低调,直到嫁进墨王府为止。她似乎非常肯定宁恒一定会娶她。

  云月百思不得其解,旁敲侧击问过梅娘,她只是说待她生下小世子,宁恒自会告诉她原因。

  无论是崔皇后还是宁恒、她母亲,行为举止都很奇怪,而一切谜底在宁恒手中。

  她必须嫁给宁恒,而且必须生下和他的儿子,否则永远不会知道原因。

  既然早嫁晚嫁都是嫁,还能提早抱大腿,享受王妃的尊荣,她何不早些去找宁恒,至少比起老皇帝他们,宁恒和宁昊兄弟俩对她还是不错的,几乎有求必应。

  正巧眼下兴国和南国交战,宁恒奉命去瑞州支援,她去了不仅能提前和宁恒培养感情,还不用面对糟心的云家人和老皇帝,顺便告个状,一举三得,岂不快哉!

  梅娘的效率非常高,三天后就将庄子上的事安排得妥妥当当。等到第四天,云月安稳地坐上了前往瑞州的马车。

  “梅姨,我有件事始终萦绕心头不得解,想问问你的意见。”马车上摇摇晃晃,云月看书看得累了,不由得瞧向一旁闭目养神的梅娘。

  梅娘缓缓睁开眼睛,声音温柔地说:“什么事?”

  云月犹豫再三,“母亲生前一再告诫我要行事低调,真的只是为了不引起别人的注意吗?”

  她仔细想过了,如果母亲罗氏告诫她低调是怕她因为宁恒未婚妻的身份惹来一系列麻烦,可现下云家人想要她的命,梅姨却不提反击,明显是不对劲儿。

  梅姨生性豪爽,敢爱敢恨,属于那种“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十倍还之”,和她母亲一样。没道理看到她有性命之忧,仍旧一味忍让。

  梅娘平静地盯着云月,温和慈爱的眼神逐渐变得凌厉,“小姐想说什么?”

  抬起头直直迎上她的目光,云月毫不胆怯,“梅姨,我想知道母亲的真正意图。”

  前世的隐忍最终换来万箭穿心,今生她不想再忍。但她不清楚母亲的意思,怕自己做错辜负了母亲的一片苦心,所以她必须试探试探梅姨,确保万无一失。

  似乎看出了她的心思,梅娘收起锋芒,眼神重新变得慈爱和蔼。

  抚摸着云月的秀发,她长长叹了口气。“夫人希望小姐一生平安顺遂,奈何天不从人愿,计划赶不上变化。夫人已逝,咱们活着还是要多做打算。”

  虽未名言,云月却听出了她的意思:既然事情偏离了原计划,那活着的她们自然应该随机应变。

  这么说来她不反对自己的决定!云月大喜,接下来不管做什么都需要梅姨的帮助,只有她心甘情愿同意,她才好大展拳脚。

  见她喜笑颜开,梅娘重新闭上眼睛,当做没看见,心里却在默默念叨:夫人,不是阿梅挑事,是咱们的小姐终于想发愤图强,您和将军在天之灵可以安息了。

  听河位于兴国腹地,瑞州在兴国和南国、锦国交界处。两地相隔数千里,乘坐马车保守估计需要一个月的时间。

  对云月来说一个月太久了。

  宁恒是难得的将才,到达瑞州后很快稳定了局势,仅用不到四个月的时间便结束了瑞州之战。现在宁恒刚刚到瑞州不到一个月,假如她在路上耗费一个月,等到那里黄花菜都凉了。

  不行!绝对不行!

  云月给梅娘下了死命令,一定要在二十天之内赶到,按照前世的记忆,二十天之后宁恒会遇到一个大麻烦,她要做的就是帮他解决这个麻烦。

  梅娘见她如此严肃,不得不下令手下人紧赶慢赶。为了加快速度,她们放弃马车,全部骑马赶路。

  离开听河的第十七天,她们总算赶到了瑞州附近的忻州。忻州和瑞州相隔百里,骑马大概一天一夜就能到。

  众人松了口气。日夜兼程,大家的身体都吃不消,云月心想瑞州就在眼前,紧绷的神经慢慢松懈,下令在此地休息一夜。

  忻州是京城和瑞州往来的必经之路,一直以来繁华富庶,云月等人进城却发现大街上空空荡荡,一片寂寥萧条。

  北风呼啸,吹得人心冷。

  “没想到昔年热闹繁华的忻州城竟然空无一人,恍若死城。”云升感慨道。

  他是云峰的亲卫队队长,曾经和云峰、梅娘的丈夫共同镇守瑞州,其间常常往来忻州,对此地非常熟悉。云峰死后,他临危受命,担负起照顾幼主云月和同僚遗孀的责任。

  梅娘年轻时和主子来过几次,面对忻州凄凉的景象,也是唏嘘不已,“是啊。世道乱了。将军人走茶凉,瑞州和忻州也没了往日的盛景。”

  一旁的云月目光清澈地环顾四周,一言不发。

  她在京城出生,从未来到这里,对这里没什么印象,但是她记得前世宁恒在瑞州打仗的时候,忻州发生了一件惊天动地的事。而她日以继夜奔赴而来,就是为了忻州。

  忻州,将是她打的一场翻身仗!

  “找个地方安顿下来。”她吩咐云升和梅娘。

  两人称是,各自去安排。

  眼下局势不稳,云升左思右想觉得住客栈不安全,于是去以前的熟人那里找到了一处宁静安全又稳妥的宅子。

  那是一座三进宅子,很大。因着战乱,主人家全部逃命去了,宅子里空荡荡的,只有几个留下来看门的仆从和一个不受宠的主子。

  主子名贾东,是贾家的庶子,胸怀大志,偏偏被嫡母兄长压制不得出头。从前云升怜惜他的遭遇,常常在一起喝酒吃肉。这次贾东听说故友前来,立马赶了过来,正好帮了一个大忙。

  从贾东那里,云月了解到不少有用的信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