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忆锦欢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九章

忆锦欢 月曼妙 3121 2019.12.13 21:45

  在云月一番情深意切的言辞下,锦苏伪善的面孔终于被揭开,也成功把她作成众矢之的。

  锦苏有些慌了。

  打人不打脸,贵族皇室交谈弯弯绕绕、绵里藏刀,从来没有见过像云月这样直白严厉的。

  不可否认,云月的举动打了她一个措手不及。

  现在该怎么办?她哪里有证据,即使有,也不能拿出来。

  锦苏向对面的锦秀投去求助的目光。

  锦秀暗自懊恼,眼底的怒火藏都藏不住。

  原本兴国内讧,他乐得看热闹,谁知道锦苏不嫌事大非要插一脚。

  现在好了,被云月在众人面前拆穿心思,她何以自处,锦国何以自处。

  十座城池、亲上加亲都是子虚乌有的事,眼下兴国众目睽睽,他如何应答。

  若说有,难道真要送十座城池给锦苏做嫁妆;若说没有,岂非锦国公主言而无信、信口雌黄,日后兰仪嫁入兴国还有何威信可言。

  锦秀头疼得厉害。

  大家将锦苏的手足无措、锦秀的左右为难看在眼里,谁也没有说话,好整以暇静待事情发展。

  好你个锦国贵客,看了这么久的戏,也该交点儿东西。

  云月垂眸,唇边一缕浅笑似有若无。

  这种情况下只要寿元帝一声令下便可揭过,然而他并未出言为锦国解围,想来也是怒不可遏。

  寿元帝虽然自私贪婪,但一向在乎面子。锦国使团在此,他万万不会因韩贵妃的几句戏言刁难国之栋梁。

  唯一的解释就是他意在十座城池。

  赏花宴上锦兰仪插科打诨糊弄过去,闻者有心,如果可以不费一兵一卒得到十座城池,谁能不心动。

  她断定寿元帝知道了十座城池的事,也看出韩贵妃母子和锦苏联手对付她与宁恒,所以故意纵容他们,目的是为了引出十座城池。

  在一国之君面前提起十座城池,假的也会变成真的。

  可他没想到韩贵妃和刘夫人太无用,纠缠半天还停留在宋婷和莫婉儿身上。幸好锦苏主动出击,又拉扯她下水。

  十座城池是她心头的伤,前世她因此而丧命,每每想起心如刀绞。今生她害怕重蹈覆侧,即便有所猜测也不敢在寿元帝面前提及。

  锦秀等人亦然。

  然而,她的退让隐忍换来的是锦苏步步紧逼、寿元帝加倍轻视,既如此倒不如大大方方说出来。

  她是死过一次的人了,还有什么可怕的。十座城池而已,一堆死物休想谋夺她的性命。

  锦苏、寿元帝也不行!

  锦苏不是惯会用挑拨离间吗?她就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让寿元帝和那些蠢蠢欲动的人看看,在兴国飞扬跋扈高高在上的锦苏公主究竟能不能做锦国的主儿。

  气氛再一次陷入焦灼,殿内一片寂静。

  丝竹管弦不知何时悄然停歇,乐工们面面相觑,不知所措。

  殿内的迎春花傲然独立,和大殿中央那个遗世独立的女子何其相似。

  清风拂过,宁恒眼前朦朦胧胧。他推开散落的发丝,目光灼灼盯着那个金衫白衣的少女。

  她眉眼含笑,清丽雅致,虽不及他俊美,倒也别有一番滋味。

  他们俩的孩子一定风华绝代、举世无双。

  想到孩子,宁恒不自觉勾了勾唇。

  无意看到弟弟的笑脸,宁昊微怔,顺着视线望过去,他苦涩地笑笑,眼底落寞。

  小姑娘撑着脑袋看了看身旁的同伴:

  怎么回事?

  冷漠的女子偏头拒绝回答。

  小姑娘噘嘴,有些生气地轻轻跺跺脚。

  又一阵微风吹过,一直慢条斯理的锦兰仪终于抬起头远远看了一眼自己的哥哥,冲他微微一笑。

  锦程心疼极了,他的妹妹是锦国最美最优秀的女子,从前在家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如今来到兴国却被众人欺辱。

  不可饶恕!不可原谅!

  锦程愤愤瞪着锦苏。

  再说锦苏,从锦秀那里得不到帮助她不免有些着急上火,连连拉扯哑奴的衣袖。

  这么多双眼睛看着,哑奴不敢轻举妄动。

  孤立无援的锦苏彻底慌了。

  她抓紧衣裙,对云月怒目而视,咬咬牙眼神一冷,“本宫……”

  “公主殿下,”刚开口便被云月打断,“云月思来想去,觉得贵国是不是打算将十座城池送给兰仪郡主联姻,然后再挑选一位兴国贵女由您掌掌眼带回锦国和亲,之前种种都是为了替兰仪郡主立威铺垫。公主殿下,您说是也不是?”

  谁也没有想到云月会说出这样一番话。

  十座城池、亲上加亲,只不过对象换了个人。

  明眼人都能看出来,锦苏所作所为都是为了她自己,和锦兰仪、锦国没什么关系。云月不仅曲解她的意思,还逼着她承认。

  狠!够狠!太狠了!

  众人愣住,殿内鸦雀无声。

  “是!就是这样!”万籁俱寂中锦程突然大喊道。

  所有人的目光落到他身上,锦程赶紧收回急切的表情,转而郑重严肃地点点头,“如云月小姐所言,事情正是这般。苏苏一向疼爱兰仪,此次兰仪远嫁,她不放心,特特求了陛下陪兰仪一起来。也是她提出先隐瞒十座城池嫁妆的事,以便考验兴国。”

  云月恍然,“原来如此!难怪公主殿下一直贬低自己抬高兰仪郡主。云月真真是羡慕郡主,有这么好的姐姐。”

  “小姐过奖了,你和宋小姐姑侄情深,同样令人艳羡。”锦程回答。

  “哪里哪里!”云月摆摆手。

  锦程和云月互相恭维,兴国众人看呆,锦秀沉默,锦苏怒火中烧,又憋屈又气恼。

  两人看似夸赞她,实则将十座城池的事落实。于她本来是好事,可他们把这份厚重的嫁妆安到了锦兰仪的头上。

  也就是说,即使以后她可以嫁给宁恒,十座城池也没有她的份儿。

  凭什么?凭什么!

  十座城池是她提出来的,要不然兴国哪能平白无故得到。既然是托了她的福,就必须听她的安排、顺她的心意!

  “哎!我实在舍不得兰仪妹妹,真想……”

  “公主重情重义,云月佩服!”

  想?想什么想,你就是再想,十座城池也和你没有半点儿关系,我们兴国的天也容不得你放肆!

  云月心中冷笑。“不知锦秀世子可有带十座城池的契书?”

  被点名的锦秀回过神,环顾四周,他渐渐平息内心的怒气。

  不管怎样,十座城池为嫁已是板上钉钉,与其让锦苏锦和立威得逞,不如给武亲王府送个人情。

  “契书在弘文馆,陛下和皇叔特意叮嘱待兰仪大婚之日赠与兴国,还请陛下到时赏脸为兰仪主婚。”锦秀彬彬有礼。

  其实大家心里都清楚,十座城池为嫁全是锦苏一人的主意,事出突然,哪里来的契书。

  锦秀此话是推托之言,不过既然他开口假的也变成了真的,契书只是早晚的问题。

  经历诸多曲折总算达到目的的寿元帝喜笑颜开,慷慨许诺:“世子客气了,兰仪郡主钟灵毓秀才貌双全,肯联姻兴国是我兴国之幸。有什么要求尽管提,朕通通满足。”

  “多谢陛下厚爱!”锦兰仪起身道谢。

  锦苏快气晕了。

  这一切荣耀原本都应该是属于她的,她是锦国最尊贵的公主,是皇帝的亲妹妹,为什么、为什么现在出尽风头的却是锦兰仪,为什么?

  看着锦苏几乎抓狂的样子,云月不着痕迹瞥了一眼锦兰仪。

  正巧她也看过来。二人目光对视,传给某种只有她们自己知道的秘密。

  将计就计局中局。

  锦苏面对的是两个吃人不吐骨头的恶魔,是整个兴国君臣,她那点儿小心思手段根本不够看。

  大家敬她,她才是一国公主;大家不敬她,她什么都不是。

  锦苏、锦苏……从今往后,我定要你尝尽世态炎凉人间百态,从云端跌入尘埃,被千人踩万人踏,永无翻身之日。

  “父皇,再过一月便是月儿及笄之日。还是父皇给个恩典,让皇贵妃代替母后和宋夫人,为月儿主持及笄礼。”

  不知何时宁恒来到云月身边,拉着她的手对寿元帝道。

  寿元帝的笑脸立刻僵住,一丝丝龟裂成片。

  “陛下。”皇贵妃轻声呼唤寿元帝,“陛下,云月再不好,也是真心维护兴国和墨王殿下。”她点到为止。

  寿元帝拧眉思索。

  不错!眼下十座城池已经到手,锦苏无关紧要。其他家世显赫的贵女或许对恒儿有所帮助,但是瞧中恒儿的身份还是他本人不好说。

  云月身无长物,家室衰落,在儿子没有登基之前对他来说是最好的。至于以后,就看恒儿自己的选择。

  想通这些,寿元帝重新展露笑颜,“准了!”

  “谢父皇!”

  “谢主隆恩!”

  宁恒云月和宋首辅等人行礼跪谢。

  寿元帝看到云月身旁的两个妙龄少女,想起刚才的事心中有愧,便道:“宋婷、莫婉儿才德兼备,品行甚佳,各赐黄金万两,紫玉镯一对,……”

  宋婷、莫婉儿苦尽甘来,宋首辅和莫夫人推开云雾见明月,几人喜极而泣,赶紧跪下谢恩。

  自此一出闹剧落幕,韩贵妃母子和锦苏偷鸡不成蚀把米,气得心肝脾肺肾哪哪不舒服。

  尤其是锦苏,回弘文馆的路上竟然气晕过去。

  锦秀看了眼,随口吩咐下人请大夫,自己和锦兰仪、锦程回去讨论要事。

  醒来的锦苏得知后又昏死过去,一整夜来来回回折腾。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