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忆锦欢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一章

忆锦欢 月曼妙 3127 2019.09.05 01:09

  见宋婷一个小小的臣女都敢顶撞自己,锦苏怒火更胜。

  “好啊!宋大小姐伶牙俐齿,宋夫人果真是教女有方。”她阴阳怪气地道。

  宋夫人不卑不亢地应下,“多谢公主夸奖。”

  一拳打在棉花上,锦苏更生气了。

  一旁的锦兰仪悄悄扯了扯她的衣袖,暗示她适可而止。

  可惜锦苏就是锦苏,一个被宠大的刁蛮任性的公主,接收到堂妹的暗示她不仅不收敛,反而变本加厉。

  “宋小姐身份贵重,不可大意。既然病了,本宫理当探望探望,全了姐妹的情分。”

  姐妹?呸!谁和你是姐妹?恬不知耻。

  宋婷心里淬了她一口,宋夫人则凝眸蹙起眉头。

  云月是兴国宋家的女儿,锦苏是锦国公主,两个八竿子打不着的人怎可互称姐妹。难道……看来她真是好不收敛对墨王殿下的心思。

  宋夫人望着一脸得意的锦苏,眉眼越发冷峭。她想反驳,但这件事结果如何她和宋家甚至宁恒都说了不算。

  众人也听出了挑衅之意,她这般说分明是打定了主意会进墨王府。墨王府有她在,焉有她们的立足之地?

  她们暗暗懊恼自己刚才怎么会被锦苏蛊惑了去。

  花厅的气氛因锦苏一句猖狂的话而陷入尴尬冷凝,没有人敢开口说话。

  锦苏满意地看着众人青白交加的脸色,锦兰仪习惯性地皱起眉。

  “多谢公主抬爱,只是云月福薄,怕没有那个福气和公主成为姐妹。”

  此时门外忽然传来一个清脆明亮的声音,紧接着一对年轻男女十指紧扣肩并肩缓步走了进来。

  男子俊美明艳,女子清丽脱俗,走在一起格外赏心悦目。

  所有人立刻站起来,行礼问好。

  看到魂牵梦萦的人,一向大大咧咧无所畏惧的锦苏破天荒红了脸,娇羞地盯着宁恒。

  宁恒对其视而不见,让众人免礼后拉着云月坐下,将暖炉放到了她的手心里,叮嘱道:“天气微寒,你自小身子弱,手脚冰凉,要注意保暖。”

  他对云月无微不至的关怀正正打了锦苏的脸,众人乐得看她笑话。

  锦苏自觉脸上火辣辣的疼,看宁恒和云月交握的手更是嫉妒地两眼放光。

  “宋小姐此言差矣,世事无绝对,以后的事谁能说得准呢。”锦苏笑起来。

  她决定今天回去后一定要想办法给皇兄写信,不管用什么办法她一定要嫁给宁恒,然后再慢慢弄死云月这个贱人。

  前世就是死在这个女人手下,云月不会再犯第二次错。所以当锦苏那狰狞冰冷得如同看死人的目光落到她身上时,她便知对方已然动了杀心。

  呵!想杀她,这辈子绝无可能。

  “咳咳咳!阿恒,我记下了。”云月含羞带怯地说道。四目相对两人含情脉脉,俨然看不到其他人的存在。

  被无视的锦苏怒火中烧,袖子里的拳头捏得紧紧的,面上强颜欢笑道:“墨王殿下,多日不见风采更胜从前。”女子矜持什么的她从不在意。

  宁恒却是看也不看她,拿起桌上的点心,好看的眉头微微一皱,转身吩咐身后的侍从:“取些金玉糕来。”说罢,温柔地看着云月,“月儿,你值得最好的,无论谁都无法和你相提并论。”

  言下之意看不上宋家的点心,更是暗暗嘲讽锦苏不自量力,竟妄图和云月一较高下。

  听到心上人贬低自己,锦苏肺都要气炸了。

  想她堂堂一国公主,低三下四向他示好,他不仅拒人于千里之外,还当着众人的面嘲讽她,让她颜面何存。

  她不甘心,不甘心!

  “墨王殿下,我锦国送来皇室中最优秀的兰仪郡主与你们联姻,拿出了十足的诚意,你却如此轻慢我们姐妹。是对我们锦国有何不满吗?还是瞧不起我们锦国郡主?”

  锦兰仪一直避开锦苏的锋芒,不是因为她怕她,而是她清楚锦苏这个女人发起疯来胡乱攀扯,着实麻烦。

  这不,她不仅将儿女私情上升到了国家问题,还把她也拉下水。看眼下的情形,今日想要独善其身怕是难了。

  那边云月看到锦兰仪脸色不悦,心知她被锦苏惹恼了,于是出言解围:“公主何出此言,兰仪郡主天人之姿,我兴国上下皆喜欢钦佩她的为人。前些日子陛下被琐事烦恼无暇顾念联姻,郡主一向深明大义,肯定不会介怀。而今陛下着手为几位殿下操办婚事,他自来一视同仁,必然不会怠慢了郡主。”

  宁恒在一旁颔首附和:“父皇曾对我们说过,一定会为郡主选个如意郎君。”

  虽不知云月为何偏向锦兰仪,既是盟友无需多言,他相信她不会损害彼此的利益。

  眼瞅着两人一唱一和替锦兰仪说话,锦苏登时冷冷瞥了锦兰仪一眼,不过大庭广众下她也不好责骂她。冷哼一声,她转过头不去看锦兰仪。

  “如此甚好。兰仪妹妹年岁渐长,皇兄希望尽快解决她的婚姻大事,也好令皇叔安心。”

  闭嘴!

  锦兰仪险些没崩住一个眼刀子甩过去。

  锦苏打着为她着想的幌子不断为难宁恒和云月,顺带着拉踩她,要不是留着她还有些用处,她早就结果了她。

  “堂姐,时候不早了,堂兄和哥哥应该已经等候在外,咱们快些去吧。”

  明眼人都能看出来锦兰仪想息事宁人,但锦苏好不容易见到宁恒和云月,自然不愿意轻易罢休。

  她拉住锦兰仪,“妹妹急什么,今日满朝文武的年轻贵胄都来参加赏花宴,让两位堂兄在那边给你掌掌眼。”

  话锋一转,她蓦得提起了宁昊:“说来妹妹你身份尊贵,只有皇子王爷才配得上你。兴国陛下的几位皇子中,唯有淳王殿下不论出身相貌品行,都与你最是相配。”

  淳王宁昊?此情此景,锦苏把宁昊和锦兰仪配在一起,绝对不是好事。

  云月和锦兰仪一眼看穿了她的心思,如果锦兰仪嫁给宁昊,她可以让她经常吹吹枕边风离间宁恒和云月,达到自己的目的。

  锦兰仪觉得锦苏疯了。

  她嫁给谁这件事她根本做不了主,锦苏却在这里大放厥词,她丢的到底是谁的脸、害苦的又是谁?

  “堂姐慎言,陛下和父皇都说过,兰仪的婚事由兴国陛下做主。”所以你就不要胡思乱想了。

  锦苏当然知道自己说了不算,她纯粹是过过嘴瘾,膈应一下云月和宁恒。

  云月和宁恒没有什么,其他兴国贵女不乐意了。

  优秀的皇子就那么几个,你惦记墨王也就算了,居然还想把手伸向淳王殿下,那她们嫁谁去。

  她们很生气,非常生气,从此把锦苏拉进了黑名单。

  “启禀公主殿下、郡主,两位世子爷在门外等候。”气氛凝重时,一个锦国侍卫走进来。

  锦兰仪点点头,望向了锦苏。

  都派人来催了,这下该走了吧。

  锦苏心不甘情不愿同意离开。经过宋婷面前的时候,她眼中闪过一丝冷光。

  “婷儿小心!”

  “宋小姐!”

  “啊!”

  谁也没想到锦苏会突然摔倒,正正撞在宋婷的身上,顷刻间花厅一片混乱,人仰马翻。

  “快去请大夫!婷儿,你怎么样?”宋夫人拉着女儿嘘寒问暖。

  宋婷摇了摇头,在母亲的搀扶下起身,望向身后,“这位姐姐怎么样了?方才多谢相救。”

  原来宋婷被撞倒的时候有人挡在了她的身后,做了肉垫。

  “我没事。”那女子容貌端庄,举止大方,闻言笑着摆摆手,“举手之劳不足挂齿。”

  一击不中,锦苏自知错失良机,暗暗咬牙懊恼。

  云月无声无息来到她的身边,“公主殿下受惊了,啊!”她蓦得跌倒在地。

  “月儿!”

  “宋小姐!”

  未来墨王妃摔倒可不是小事,尤其墨王还在一旁看着。人人心惊胆战,场面更加混乱。

  一切发生得太突然,锦苏没有反应过来,傻愣愣地由着锦兰仪和自己的宫女扶着坐下。

  现在想走也走不了了。

  不久太医和大夫都赶过来,好在几个人都平安无事,只是受了些惊吓,众人才放下心来。

  锦国公主、郡主、未来墨王妃最尊贵的几个女子出了事,众人心急如焚,很快前厅男子和锦国两位世子闻讯赶来。

  “怎么回事?”锦秀一来便低声问随行的宫女。

  宫女一五一十将刚才的事告知他们。锦秀的脸变得和墨水一样黑。

  锦程虽是个暴脾气,但他懂得分寸,看到妹妹没事他索性站到妹妹身后乐得看戏。

  “宋首辅、墨王殿下,是苏苏不小心连累了宋小姐,本世子在这里陪个不是。”锦秀是这次使团的负责人,无论何时他都要顾全大局。

  宋首辅和宁恒还没有说什么,锦苏率先跳出来,对云月怒目而视:“秀堂兄你做什么道歉,是她自己摔倒的。”

  她已经想明白了,方才自己根本没有碰云月,虽然她很想那么做。

  云月受到她狠厉的目光,害怕得缩了缩身子倚在宁恒的怀里,而他则耐心温柔地轻声安抚。

  这一幕深深刺痛了锦苏的心。她咬紧牙恶狠狠地瞪着云月,丝毫不假掩饰自己对她的憎恶。

  见她越来越不像样子,锦秀快要气死了。

  真相如何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云月在她面前摔倒了,而且现在她的样子态度更加坐实了她的动机。

  锦秀的头疼得厉害。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