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忆锦欢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一章

忆锦欢 月曼妙 3019 2019.07.14 20:46

  宁恒知道父亲起了疑心。

  自古君王多疑,即使他这个外人看来最宠爱的儿子也不例外。

  屋内熏香缭绕,暖意融融。

  他神情坦荡地与寿元帝平视,不急不缓地解释道:“儿臣起初也并不知晓怪物的身份,直到后来围剿烛九阴时见到了一个少女。那少女能够驱使烛九阴伤人,被儿臣的人当场诛杀。儿臣之前费解南国挑起战争的原因,所以特地派人在三国调查少女的身份。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在不久前查出她是南国国师的女儿,闺名沈唯。”

  “既如此,你立了大功,为何不上报朝廷?”

  寿元帝暂时接受了他的解释。转念一想,除掉上古神兽烛九阴是大功一件,可以为夺位增添筹码,他为什么藏着掖着?

  终于说到最关键的地方,宁恒反而松了口气。

  他跪下来,额头贴在地上,惭愧又心虚地回答:“只因南国手里握着儿臣的把柄,这个把柄一旦公之于众,兴国将面临动荡,儿臣自己也难辞其咎。比之立功受赏,儿臣更希望国家安定。”

  哦?

  寿元帝半信半疑。“究竟是什么事?”

  宁恒目光微敛,表情少有的郑重肃然。

  当天下午,惴惴不安的群臣收到消息,宁泽发兵包围了云府,云峻下狱,其他人则囚禁于府中不得出入。

  各家赶紧派人打探,一无所获。

  在御书房中宁恒被皇帝斥责,下令他在王府禁闭思过,不许任何人探望。禁令一日不解除,他一日不能出府。

  收到消息的人不禁将两件事联系在一起。

  刺客是谁?来自哪里?一向深受皇宠的墨王又因何触怒龙颜?

  “皇帝下令宁泽审问刺客,又幽禁宁恒,这下他麻烦大了。”苏菲娅坐在特制的凳子上来回摇晃。

  那是一种底座有几只腿固定,上面可以随意转动的凳子,据她说在她们的世界叫做转椅。

  云月饶有兴致地盯着她的转椅,对宁恒的处境不以为意。

  目前看来,寿元帝极有可能知道了云岭通敌卖国的事,但宁泽却不知道。如果他知道了,以他的性格和韩贵妃的心机,绝对不可能是简单的闭门思过。

  只要宁恒的对手不知道,此事就好办。他顶多算是知情不报,寿元帝心疼儿子,不会大肆张扬。

  “他可以解决。”她自信满满。

  苏菲娅不服气,放下糕点跑过去扯她的胳膊,“你就这么相信他?”

  “不是相信。”云月皱眉看着胳膊上油腻腻的小胖手,极力忍住想甩开的冲动,“是他本来就有这个本事。”

  说到这里,她又想起了锦兰仪。

  锦兰仪同样是个有能力的女人,她聪明坚韧,眉目清秀寡淡,这样的女子用来和亲实在是大材小用。

  自从上次皇觉寺一别,两人没有再见面。听说这些日子锦苏闹得弘文馆鸡犬不宁,她却深居简出,不问世事。

  不知道她考虑得怎么样?

  她兀自走神,不知不觉间胳膊被阿琳罗解救出来。

  阿琳罗耐心细致地帮苏菲娅擦手,一边擦一边教育:“说了多少遍,要多洗手。古代没有杀菌液、无菌室,万一把细菌吃进肚子里怎么办。”

  苏菲娅歪着脑袋靠在阿琳罗的肩头,闻言笑得跟个孩子一样,“嘻嘻嘻!我才不怕呢,有你在我什么都不怕。”

  她们不像出生入死的搭档,倒像是一对母女。

  要是她有一个女儿,定会好好疼爱,让她做一个快快乐乐的小公主。

  女儿,孩子……

  云月嘴唇笑意微微冷凝,一直忙于报仇,她似乎忘记了更重要的事。

  她要嫁给宁恒,她要给他生个儿子,她想知道母亲留下的秘密。

  “阿琳罗,我想见见锦兰仪。”她道。

  阿琳罗和苏菲娅转过来望着她,前者神情淡漠,后者眨了眨狭长的丹凤眼,懵懂又茫然。

  “好。”回答的却是那个纯洁无害、整天只知道撒娇卖萌说话傻笑的孩子。

  兴国天寒,早春二月人们仍然穿着厚厚的大衣。街道上人来人往,褪去了冬日的凄凉。

  他们没有受到云府被围、墨王禁闭的影响,只想好好过自己的小日子。

  站在弘文馆的最高处,锦兰仪将兴国百姓的日常生活尽收眼底。

  多少年了,她终于又一次站在这里俯瞰自己魂牵梦萦的地方。这一次,她绝不会再灰溜溜离开,迟早有一天她会夺回所有属于自己的东西。

  她发誓。

  锦兰仪清淡的杏眼掠过一丝坚定。

  “兰仪郡主好雅兴,婚事被抢还可以如此淡定。”身后冷不丁传来一个说不上熟悉也并不陌生的声音,慵懒,漫不经心。

  锦兰仪转身望着对方,“你胆子真大,就不怕被人发现吗?”

  这里是弘文馆,到处都有各方势力的眼线。

  云月当然明白她的意思,所以第一次见面才会在皇觉寺,避开众人的耳目。

  “郡主闭门不出,在下实在找不到机会,只能冒险进来。”她笑了笑,笑容惬意闲适,不见半分紧张急切。

  锦兰仪太熟悉这样的笑容,每当她运筹帷幄的时候,也会露出相同的笑。

  看来对方也是各路眼线幕后指使者之一。

  “不要卖关子了,有话快说。本郡主没有心情和你闲话家常。”

  锦兰仪甩甩手,态度倨傲,和在外人面前的贤淑大方大相径庭。

  云月有些诧异对方居然在她面前放下伪装,不过眼下不是纠结这些的时候。她直接开门见山:“我要除掉锦苏,不会让她死得太容易。你呢?”

  “彼此彼此。”锦兰仪别有深意睨着云月,“我是来和亲的,这一点儿谁也改变不了。”

  “那锦苏?”

  锦苏想嫁给宁恒,锦兰仪还要和亲的话,她要嫁给谁,或者说她想嫁给谁?

  锦苏若是联姻兴国,她的夫君必定是一国皇子、王爷。同为姐妹,锦兰仪的夫君不能太差。可假如她们选择的和亲对象日后为争夺皇位斗得你死我活,锦国要帮哪一方?

  “这不是你该操心的。”似猜出云月的心思,锦兰仪瞪了她一眼,目光中带着浓浓的警告。

  “好。”云月点点头,敌人的敌人是朋友,先除掉锦苏再谈以后。锦兰仪无论聪慧与否,至少此刻她们不是对手。

  在弘文馆的高楼,两个女子达成共识。她们要锦苏死,死在这片土地上。

  辞别云月,锦兰仪伸手遮住了双眼。在亮光下时间久了她的眼睛就会疼痛,这是那次事故的后遗症。

  每次眼睛疼都会勾起那不堪回首的记忆,她好恨好痛,痛得肝肠寸断、生不如死。这一次,她定要那些人血债血偿!

  几日后,朝廷炸开了锅。

  用尽十八班酷刑,宁泽终于撬开了刺客的嘴。他自称是在云岭的掩护下进入皇宫,其目的是为了刺杀寿元帝。

  他的目的简单,证词简单,同时漏洞百出。

  他奉了谁的命令?他为何找上云峻?

  刺杀一国之君是大事,通常需要经过严密的计划,但此人所为没有章节,更像是仓促行事。

  他似乎不是为了刺杀寿元帝而来。

  所有看过卷宗、头脑清醒的人都看些端倪,奈何除此之外刺客三缄其口,最后直接咬舌自尽,死无对证。

  再来说说云家。

  云家长子云峰坐镇瑞州多年,抵挡别国入侵,忠君爱国,战死沙场。云家四子镇守忻州,尽职尽责,后来铲除马贼的过程中不幸身亡。

  这样忠烈的门庭怎么会私通贼人图谋不轨?

  众人想不明白。

  大牢里的云峻天天喊冤,在云家也没有搜到任何有用的东西。

  寿元帝格外重视这件案子,下旨刑部、大理寺奉命协助睿王宁泽继续查,查刺客也查云家,查云峻。

  “好好好!终于让我抓住了宁恒的把柄。他的妻族涉嫌弑君,他起码得脱成皮。”

  下朝回府的宁泽想到朝堂上宁昊苍白的脸色心里畅快不已。

  瑞州之战他损失惨重,差点儿遭到父皇厌弃,不得不小心翼翼。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没过几个月宁恒就落到他的手上,看他怎么弄死他!

  他身旁的白衣少年望着洋洋得意的主人神情恍惚,一言不发。

  半晌,得不到回应的宁泽看向他,微微不悦,“逐末,你在想什么?”

  逐末垂头看着手里的卷宗。

  云家小姐死了,云氏算不上墨王的妻族,想要借云家的事把墨王拉下水有些困难。

  “殿下,想打击到淳王和墨王,我们必须找到墨王直接插手这件事的证据。”

  这个……

  宁泽眸光微微躲闪,避开了逐末目光。其实他已经想到了一个办法,只是目前不便告诉逐末。

  虽然逐末对他忠心耿耿,可他刚正不阿,见不得半点儿污秽,还是瞒着他比较好。

  他拍了拍逐末的肩膀,笑得和善亲切,“逐末,刺客那边你办得很好,云家的事也交给你来处理。不要让本王失望。”

  “是!”逐末不苟言笑,眼眸纯净。

  宁泽的手法非常粗暴,他将云家所有人抓起来严刑拷打,很快就有人坚持不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