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忆锦欢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七章

忆锦欢 月曼妙 2229 2019.07.10 21:19

  正月乍暖还寒,北风吹得树枝簌簌作响。

  拜完菩萨后,锦苏一时兴起,说要单独出去走走。锦兰仪劝不住她,只好眼睁睁看着她离开。

  这时一个白衣女子从锦兰仪等人身边经过,遗落一方绣着兰花草的锦帕。

  那人来去匆匆,等婢女捡了帕子打算归还的时候,一抬头哪里还有对方的影子。

  “郡主您看!”婢女将帕子呈到锦兰仪面前。

  那帕子的兰花图案下用极细的红色丝线绣了两行字:

  锦绣华服潋滟好,

  兰仪踯躅转头空。

  将每句话的前几个字连在一起,正是她的名讳——锦兰仪。

  那人是谁?

  锦兰仪绝不相信这是巧合,她敢肯定对方是故意的。

  “可有看清对方的长相?”她问。

  几个婢女摇摇头。

  锦兰仪深吸一口气,沉重的神情慢慢轻松,笑道:“罢了!无名小卒,不必费心。”带着婢女缓缓朝后山走去。

  冬去春来,后山草木抽芽,绿意盎然。溪水上覆着一层厚厚的冰,与河边的绿芽格格不入。

  皇觉寺热热闹闹,人声鼎沸,这里却是凄凄惨惨寂寥清净。

  锦兰仪借故支开了几个婢女,独自在溪边散步。“出来吧。”她蹲下身,敲了敲冰面。

  身后传来清浅的脚步声,“兰仪郡主果然聪慧,在下佩服。”

  冰面的凄冷从手指蔓延到身上,锦兰仪裹紧斗篷,直起身子转过来看着来人。

  对方是一个白衣女子,同样戴着帷帽看不清容貌,听声音似乎年纪不大。

  慢条斯理地整理裙摆,锦兰仪淡淡道:“你是谁?找我做什么?”

  温吞的女子摘下帷帽,顿时一张清雅脱俗的瓜子脸暴露在锦兰仪面前。“想和郡主做个买卖。”

  她是真心实意想和对方合作,所以露出真面目表示诚意。

  锦兰仪站着不动,思考片刻,她也摘下了自己的帷帽。

  她接受她的诚意,至于是否合作,要看对方的目的和筹码够不够。

  “什么买卖?”

  白衣女子微微一笑,俏皮地眨眨眼,“待会儿郡主就知道了。”

  “郡主,不好了不好了!”一个婢女急匆匆赶过来,白衣女子嗖地闪身离开。

  对方身手不凡。

  锦兰仪诧异,“怎么回事?”她很快镇定。

  婢女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郡主,公主殿下她、她强抢……”她似乎难以启齿,脸色涨得通红。

  见得不到有用的消息,锦兰仪干脆吩咐道:“带我去找公主。”

  “是。”

  出事地点在不远处的竹林,春寒料峭,翠竹苍翠欲滴,宁死不折。

  锦兰仪到的时候竹林已经聚集了很多人。

  见她来,有人认出了她的身份,自发让开一条路。

  越过重重翠竹和人群,她一眼看到了锦苏。

  锦苏满脸怒气,指着对面一个衣着单薄、哭哭啼啼的女子破口大骂,气势十分嚣张。

  锦兰仪长长吐出一口浊气,只觉头疼得厉害。

  “堂姐,发生什么事了?”她走上前挽起锦苏的胳膊,眉头微皱,似担忧似害怕。

  外人看来姐妹俩亲密,只有锦苏自己知道锦兰仪禁锢自己的行为。

  好你个锦兰仪,以为离开锦国本公主治不了你是吧,现在连本公主的事都敢管!

  她气不打一出来,阴阳怪气地讽刺:“妹妹来得真快。”

  话外弦音指锦兰仪监视跟踪自己。

  帷帽下锦兰仪的脸一阵煞白,又气又怒。

  可是没办法,两人如今荣辱与共,公开场合不能彼此内斗,叫兴国人看了笑话。

  “堂姐,听闻你出事,妹妹担心急了。到底出了什么事?若他们冒犯了你,那就是藐视我们锦国,堂兄和哥哥定会找兴国陛下为你讨个公道!”

  锦兰仪温柔亲切的声音中带着一丝丝不容置疑的皇室威严。

  每次听到锦兰仪说话锦苏都感觉胸口闷闷的,憋着一口气上不来下不去。

  她刚想叫她不要多管闲事,身边的贴身宫女拉了拉她的手,悄悄递过去一个半是哀求半是威胁半是劝告的眼神。

  锦苏想起了临行前父兄的叮咛,勉强咽下心里的一口气。

  反握住锦兰仪的手,她气愤地说:“妹妹说的对,今日之事定要让兴国陛下还我一个公道。”

  她说完,刚刚阻止她的宫女立刻对众人解释刚才的经过。

  原来锦苏和锦兰仪分开后一路闲逛,后来她听到了一阵悦耳动听的萧声,觉得甚是美妙,于是带着宫女们寻到了竹林。

  谁知刚刚进来,便看到一个不知羞耻的女子脱去外衣,往一个年轻男子身上靠。男子芝兰玉树,风度翩翩,屡屡躲开。

  锦苏看不下去,便带着宫女出来解救男子。

  一来二去,女子见好事被撞破,加上锦苏这边人多势众,她一人不敌,刻意扬声引来众人,污蔑锦苏垂涎男子美色,嫉妒她得男子垂青,意图毁她清白。

  此言一出,所有人对哭泣的女子指指点点,恶语相向。

  锦兰仪望向哭哭啼啼的女子,神色一怔。

  是她!

  刚才匆匆一瞥,她竟没有认出来对方是刚刚在大殿外落荒而逃的女子。

  女子约摸十四五岁,长相平凡,胜在身上有一种小家碧玉的气质。此时她只着中衣,发丝凌乱,掩面哭泣。

  “胡说!她们污蔑我!”女子气不过,反驳道:“分明是她进不了院子而我可以,就说我水性杨花,不守妇道,孤男寡女共处一处。我带了丫鬟,殿下身边也有侍卫。”

  殿下?

  能称为殿下的,只有当今的几位皇子。

  两女争一男的戏码大家见多了,但如果两女是一国公主和一国贵女,一男是另一国的皇子,那就有好戏看了。

  围观人都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心态,不知是谁喊了句:“不知小姐说的是哪位殿下?”

  “是……”女子欲言又止,脸上泪痕未干,楚楚可怜地望了一眼身后被竹叶遮住的廊沿一角,又回过头看着锦苏,瑟缩着脑袋,肩膀一抽一抽地哽咽道:“我、我……”

  她哭得梨花带雨,楚楚动人,四周男性生出怜惜之情。

  一些男子甚至出言为她辩解,还有一些人则将身上的外套送给她遮住身体,不过被她婉言谢绝。

  “大胆!你一个小小的官家女居然敢质疑本宫。我告诉你,本宫是天,本宫的话就是圣旨!”

  锦苏盛气凌人的话语一出,人群炸开了锅。

  锦苏再尊贵,也仅仅是在锦国。这里是兴国,在这儿她只是一个别国公主,还轮不到她耀武扬威。

  察觉周围人渐变的目光,锦苏心虚地靠近锦兰仪,“妹妹,我可都是为了你。我知道你喜欢音律,故而想见见吹箫的人,想着把他推荐给你,这才被她诬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