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忆锦欢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二章

忆锦欢 月曼妙 3185 2019.09.06 23:35

  华服娇纵的少女独孤地站在花厅中央,众人或愤恨、或嘲讽地望着她,宛若在看一个跳梁小丑。

  没有人理会她的辩解,没有人在意她尊贵的身份,这一刻她只是一个犯了错等待裁决的可怜少女。

  看着这一幕,云月仿佛回到了前世的那一夜。

  火光满天,惨叫声此起彼伏。她独自游走在墨王府中,看着四处逃串的下人和挥刀乱砍的杀手,内心悲怆凄凉恐惧。

  她不想死,不想窝窝囊囊、不明不白地死,于是想尽办法送消息出去,每一次都没有回音。梅姨等人拼死为她打开一条路,然而路的尽头不是生,依旧是死。

  孤立无援,求告无门。

  当杀手来到面前,残忍杀了梅姨和升叔,她眼睁睁看着他们死去却无能为力。巨大的悲痛和恨意占据了她的心胸,她好想问问老天爷为什么明明自己没有做错事却要承担这样的痛苦和结果。

  她不甘心,不甘心!

  越想云月心中越是气恼,前世锦苏加注在她身上的一切她都要通通还给她。

  这只是个开始。

  把脸埋进宁恒的怀里,借以阻挡外界窥探同时她一双柔夷紧紧抓住宁恒的衣角,身子瑟瑟发抖,如同受了惊吓般。

  “月儿莫怕,我在这里谁也伤不了你。”感受到云月身上浓重的悲凉和戾气,宁恒目光一闪,抱紧她柔声安抚。

  低沉的声音不轻不重敲打在众人的心上,他们神色各异,望着犹自不服气的锦苏。

  锦秀心里清楚,宁恒此举是在给自己施压,今日不惩罚锦苏恐无法善了。

  “苏苏,还不快向宋小姐道歉。”锦秀扯了扯不情不愿的锦苏,好言相劝:“宋小姐宽容大度,定不会和你计较。”

  云月冷笑。

  一来就给自己戴高帽子,不管锦苏道不道歉,她都不能追究下去。四大王府的人果然都不简单,幸好她早有准备。

  “世子多虑了,此事不怪公主殿下。是我太过关心婷儿,没有注意脚下,一时不甚摔倒了,不关殿下的事。”她把责任往自己身上揽,半点儿不提锦苏。

  宁恒感觉后背有些痒痒的,低头看了一眼怀里睁着水汪汪大眼睛、委屈无助的少女,唇角快速划过一丝浅笑。

  握住少女略微冰冷的手,他佯装生气:“怎可如此莽撞,婷儿是你的侄女也不能不注意自己的安危,白白连累了旁人。”

  云月抬头怯怯地望着他,“王爷,都是我的错。婷儿忽然摔倒,我心里担心,所以才……”

  两人一唱一和,把话题转移到了宋婷的身上。

  宋婷为何突然跌倒,因为锦苏。

  宋夫人眉眼微凝,愈发握紧了女儿的手。

  她站出来对宁恒行了一礼,求情道:“王爷莫怪月儿,都是臣妇和婷儿的错,自己这么大的人站都站不稳,若非一位小姐相救,怕是要疼一疼了。”

  惊魂未定的宋婷也出面为云月说情,提起那位救命恩人,她自然而然地侧过身让那位小姐出现在大家的眼前。

  那是一个容貌端庄的少女,脸上棱角分明,目光炯炯有神,没有京城贵女的精致和柔弱娇羞,反而带着一股子北方人的爽朗大方。

  瞧众人的目光都集中到自己身上,她站起来大大方方地福身行礼。“见过两位王爷和诸位大人、夫人,臣女莫氏,家父是镇北将军莫路。”

  原来是镇北将军家的女眷。

  众人恍然大悟。

  宋婷热络地拉着莫小姐的手,十分感激,“方才多谢莫姐姐相救。”

  莫小姐受宠若惊,连连摆手,“宋小姐不必如此,我只是举手之劳。”

  “咦?这是什么?”

  二人你来我往寒暄了几句,忽的有人疑惑地尖叫起来。

  其他人扭头看过去,顿时神情微妙。

  原来,不知怎的宋婷摔倒的地方有一颗牛毛针大小的银色钉子,日光下钉子尖闪闪发光,不仔细看根本发觉不了。

  森冷的寒意涌上所有人心头。

  如果刚才不是莫家姑娘扶住了宋婷,她应该正好撞在这颗钉子上,或者说钉子扎进她的身体里,那后果……

  这颗钉子是哪里来的呢?

  所有人陷入沉思。

  宋夫人将宋家上上下下管理得井井有条,今天又有这么多贵人在此,肯定不会发生这样的失误。

  再看宋婷,她本来站得好好的,只因锦苏经过她身旁时不小心摔倒撞上了她,所以才不幸被牵连。

  那锦苏又怎么摔倒的?

  无人知晓。

  再说她怎么早不摔倒晚不摔倒偏偏在宋婷面前摔倒,刚刚两人针锋相对,宋婷给了锦苏难堪,以她睚眦必报的性子绝不会就此罢休。

  若是她故意摔倒,故意拿钉子暗害宋婷,伤在隐蔽的地方不方便查看,宋家只能认下这个暗亏。

  众人越想越觉得自己真相了,看着锦苏的目光晦涩中充满厌恶。

  锦苏后知后觉想通些什么,大吼道:“不!不关我的事!我只是气不过想教训一下宋婷,没有用钉子,没有!”

  嘭!

  一道旱雷打得锦秀头脑发昏无话可说,他努力帮锦苏脱罪,她却主动承认。

  真是愚不可及!

  锦秀的眼神慢慢变得冰冷。

  “墨王殿下、淳王殿下、宋大人、宋小姐,堂姐她是有些冲动,但绝非心肠歹毒之人,那枚钉子绝不是她所为。”锦兰仪弱弱的辩解在一众人眼中显得苍白无力。

  暴脾气的锦程则没有锦秀的忍耐力和包容,他指着锦苏对锦兰仪道:“妹妹何必帮她掩饰,素日在锦国她就欺负你,现在跑到别国作威作福,真真是丢尽了我们锦国的脸。”

  说罢,怒目瞪着锦苏,粗犷的面庞略显凶狠,“锦苏,你撞到了宋大小姐和未来墨王妃道个谦就是,至于那枚钉子是不是你放的有什么关系,有你皇兄在他们还敢动你不成!”

  锦程说得霸气又豪迈,信息量巨大,大家看着他的样子细细品位他的话。

  锦苏仗着自己的哥哥是锦国皇帝便目中无人,不仅为难堂妹,还格外嚣张,连他们兴国都不放在眼里。伤害兴国贵女又如何,为非作歹又如何,只要有她哥哥在,他们根本不敢拿她怎么样。

  这就是有一个皇帝哥哥的好处。

  众人语塞。他们确实惹不起她。

  她们怕,有人不怕。同为龙子凤孙,他们名正言顺、理直气壮,不比锦苏的哥哥还是个受制于人的傀儡。

  “锦苏公主果然了得。”令人惊讶的是一直做背景布的淳王开口说话,他们以为会是墨王为未婚妻出头。

  虽然话里充满了讽刺,锦苏不在乎,反而当做是一份荣耀。

  她挺了挺胸趾高气昂地斜视淳王宁昊,“那是当然,我皇兄修书给兴国陛下,想结两国秦晋之好,并表示会用锦国十座城池作为本宫的嫁妆。”

  此言一出,不止兴国众人,连锦秀、锦程和锦兰仪都震惊了。

  十座城池!那可是十座城池啊!

  若锦苏所言不虚,只要娶了她十座城池唾手可得,这笔买卖怎么看都是兴国赚了。

  所有人望向了云月,寿元帝会拒绝十座城池的诱惑吗?要是他坚持让宁恒娶锦苏,那云月该如何自处?

  云月攥紧了拳头。

  终于、终于还是走到了这一步,十座城池为嫁妆,是个人都不会拒绝。然而这一世,无论如何她都不会让别人牺牲自己的性命获取十座城池。

  哪怕对方是皇帝,是一国之君也不行!

  锦苏啊锦苏!这一次我会让你和你的十座城池有去无回。

  她缓缓闭上眼睛,依偎在宁恒的怀里。

  前世宁恒没有被十座城池诱惑,一直维护着她,这一世呢?他会如何选择。

  她忽然有些好奇期待他的决定。

  宁恒抱紧了怀里的人儿,他知道她看起来坚强,实际上很敏感脆弱,稍有不慎便会令她伤心难过。

  十座城池,确实是不小的考验,可他是堂堂男儿,想要的自会亲自拿下,不会靠牺牲自己的色相换取。

  在所有人翘首以盼中,墨王宁恒抬头凉凉地瞥了锦苏一眼,她眉头微挑,神情张扬得意,似乎对一切胜券在握。

  “那么,本王在此提前恭喜公主。”他的声音饱含凉意和杀气,好看的桃花眼阴郁冷漠。

  锦苏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宁恒,往日里他虽不和颜悦色,但到底以礼相待,今日却如此态度,想来是真的生气了。

  锦苏的心猛地一跳,想退又怕丢了脸面。

  见状,锦兰仪快步走到她身边,生拉硬拽让锦苏坐下,“堂姐,这个玩笑一点儿也不好笑。”平静温柔的脸庞下涌动着可怕的情愫。

  锦苏的心又是一跳。她胆子大不假,平常欺负锦兰仪不假,可从来不敢触犯她的底线。

  从很小的时候开始她就有些怕锦兰仪,她温柔的表情下藏着令人琢磨不透的东西,她看不懂,也看不见,光凭感觉就能察觉出来。

  锦国十座城池,不经过四大亲王同意就许下这样的承诺,他们绝不会答应。

  她已经触犯了锦兰仪的底线,还有锦秀和锦程,她该怎么办?

  锦苏内心惶恐不安。

  云月给宁恒宁昊等人使了个眼色,秦子琰跳出来嘻嘻哈哈活跃气氛,“公主殿下,十座城池您皇兄做的了主吗?”

  嗯?嗯!

  众人先是一愣,旋即反应过来。

  是啊!锦国是由四大亲王坐镇,割让十座城池不是小事,锦国皇帝根本无法决断。锦苏在这里很有可能是空口说白话,算不得数。

  就算他能做主,锦兰仪也绝对不会让他活着做主。

  云月如是想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