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忆锦欢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忆锦欢 月曼妙 2290 2019.06.28 21:13

  小木鱼的残渣静静躺在桌子上,红绳孤零零地靠在旁边。

  云月拿起红绳重新系在手腕上,食指捻起小木鱼的碎渣放在鼻子下面轻轻一嗅,笑了起来,“十天,十天之内解决掉这个麻烦。”

  几天前忻州传来消息,耿谦接任知府的任命文书已经快马加鞭送过来了。同时,朝廷也派遣了新的将军出任瑞州统帅,目前已经在路上,不日抵达瑞州。

  她暂且不能暴露身份,得和那个统帅避开,这样才能打云家一个措手不及。

  “小姐……”看了眼红绳和小木鱼,再看云月信誓旦旦的样子,邹松欲言又止。

  云月知道他心里想什么,摩挲着手腕上的红绳,她轻声笑道:“放心,我必会让你得偿所愿。”

  生也好,死也罢,叶吟落的事这一次她定然会给他一个交代。

  见她如此胸有成竹,邹松敛眉,恭敬地拱手垂头,“多谢小姐!”

  当天夜里,云升亲自带着一队亲卫踏上了枫山,彻夜未归。云月和梅娘、邹松一夜未睡,在邹家焦急地等待他们归来。

  后半夜,温度骤降,又下雪了。院子里的朱砂梅迎雪而开,北风吹下深红色的花瓣落在皑皑白雪上,像极了血的颜色。

  云月半倚在软榻上,望着不远处的炭火发呆,双手紧紧攥着,看不出心思。

  雪越下越大,仿佛要将天地全部染成白色。天明时分,云升终于回来了。

  他满眼血丝,遍体鳞伤,见到云月扑通一声直挺挺地跪下。

  三人大惊,赶紧扶他坐下。

  “升叔,这是怎么了?”云月一边处理伤口,一边拧着眉问。

  云升的本事在怀梦大陆都排的上号,是谁?竟然能够重伤他。

  云升摇摇头,一贯清淡的眼中不经意流露出丝丝恐惧,“小姐,你猜的没错,不是人,是怪物,是从未见过的怪物!”

  昨夜,他们根据小姐的安排顺利找到了入口。枫山内部的确被挖空了,走进去展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一个巨大的密室般的空间。在空间的最中央有一个体型庞大的怪物,当时视线昏暗,他们看得不甚真切。

  不知是不是他们动静太大,吵醒了怪物。只见它猛地睁开眼睛,刹那间山体内部明亮如昼。借着亮光,他们看清了怪物的模样。

  那是一个人面蛇身,全身赤红的怪物,身长十余丈,小腹凸起,口中含着一只蜡烛。

  众人吓傻了,站在原地不敢动弹。

  看到有人闯进来,怪物冷冷一哼,支起身子,居高临下地俯视他们,然后在所有人怔愣之际猛然发动攻击。

  它动作迅速,一些人尚未反应过来便已成为了它的盘中餐。他和剩下的人奋力反扑失败后,在几人的掩护下逃了回来。

  “十余丈?难怪要挖空整座山豢养。”邹松惊魂未定,吓出一身冷汗,“当真棘手。”人能斗过人,怪物要如何对付。

  没有理会他,云月闭上眼睛,脑海里努力重现云升描绘的景象,手无意识地轻叩桌案。

  人面蛇身,遍体赤红,目明如昼,口含蜡烛……

  陡然间,另一个场景涌入脑中:幽暗的大殿里,少女被束缚着无法动弹,她的身后无数只绿油油的珠子闪动着诡异幽深的光芒,在那片幽暗的光芒中一只明亮的蜡烛被众星拱月般环绕着。而她正前方的那片阴影中,不时传出清脆得意的娇笑。

  是谁?是谁?到底是谁!

  “啊!”脑仁一阵剧烈疼痛,云月忍不住抱住了脑袋,痛苦地蜷缩成一团。“是她们,一定是她们!”她睚眦欲裂,双目通红,咬着牙一字一句道。

  云升和梅娘吓坏了,连忙抱着她,“小姐,你怎么了?别想了,不想了啊。”

  谁知云月却一把推开了梅娘,死死咬住嘴唇,目光幽冷,充满了仇恨和绝望。

  “是她们,一定是她们。”她不断重复,眼神慢慢转为哀伤、痛苦,抱住膝盖,重新缩成一团。

  呼呼呼呼……呼呼呼呼……

  银炭燃尽,风吹开了窗户,一股刺骨的寒风肆无忌惮涌入屋内。一些雪花随着风飘进来,落到了云月的额头。

  沁凉的感觉从额头侵入脑海,仿佛要炸开的脑袋里逐渐冷静下来。

  云月握紧拳头,缓慢站起身,右手放在胸口,一下一下轻轻抚慰。

  “对不起,失态了。”她苍白着脸庞笑道。

  三人不敢多话。邹松识趣地去关窗户,梅娘和云升则深深低下了头。

  见此,云月很快调整好心情,喝了口茶莞尔一笑,刚刚的一切似乎从未发生过。

  她道:“《山海经》中记载‘西北海之外,赤水之北,有章尾山,有神,人面蛇身,其瞑乃晦,其视乃明,是烛九阴,是谓烛龙。’和升叔描述的怪物十分相似。”

  邹松心领神会,“小姐的意思是,那怪物是传说中的烛龙。可烛龙毕竟是神话故事里的神兽,现实生活中并未有过记载。更何况,既是神兽,又怎会被人类豢养。”

  种种迹象都表明枫山之事是南国所为,如果那怪物真是烛龙,怎会心甘情愿屈居人类之下。

  云月笑着摇了摇头,“非也非也。五年前锦国皇室曾发生过一场动乱,其中就出现过类似于烛龙的描述。当时所有人都认为是那人惊吓过度产生了幻觉,不以为然。可是你们知道吗,没过多久那个自称看到人面蛇身怪物的人就失踪了。”

  杀人灭口!

  云升三人不约而同想到了这点儿。

  “什么动乱?”邹松既好奇又疑惑,他一向只关注兴国情况,对锦国、南国了解不多。

  云升正色,“小姐说的可是五年前启元帝后双双驾崩,锦国易主之事?”

  “正是。”云月颔首。

  得到肯定的答复,云升脸色大变,眼底酝酿浓浓的墨云。

  “当年启元帝和皇后正当壮年,突然双双过世,紧接着洛亲王嫡长子锦和继位为哀帝,四大亲王共同辅政。将军说此事蹊跷,但是启元帝后武功高强、才智过人,几位亲王联手也无法与之抗衡,他猜测背后另有隐情。”

  “烛九阴和它的主人应该才是真正的幕后黑手。”邹松眯起眼。

  云月也是如此想的。

  锦国哀帝锦和就是前世用十座城池为诱饵鼓动宁恒父皇、杀死她的锦国公主的胞兄。她重生归来的第一件事便是派人调查锦和兄妹的所有信息,其中恰巧就有五年前的事,不过具体情况她不清楚。

  南国兴国之战,锦国夺位之争,枫山烛九阴。三件事看似毫不相干,云月从中却嗅出了阴谋的味道。

  南国有权利与兴国交战、算计宁恒的人不多,锦国动乱获利最多的除了四大亲王还有谁,能够使神兽烛九阴甘愿臣服效忠的人放眼天下有几人。

  同时做到这三件事的人即为幕后主使,难道是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