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三生咒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七章 灵妃(四)

三生咒印 江山染墨 3410 2017.08.13 22:46

  妖娆的红裙化作黑红相间的战甲,手执神王剑,飒爽英姿!

  “你——”灵妃指着拈花婆婆说道:“最好走远点,别误伤了你!”

  拈花婆婆看了灵妃一眼,不为所动。她做为人间界顶尖层次的圣人之一,若不是考虑到神族,岂会在乎一个灵妃。她能给灵妃面子,不与其顶撞,但却不代表她惧怕什么。

  灵妃心里暗笑一声,也不再管她。

  神王剑通体黑色,看上去平淡无奇,但当灵妃灌注神力,神王剑脱手而出,散发出古老悠远的气息,压抑的人呼吸困难,心情急躁。

  拈花婆婆距离最近,但由于道行法力太高,但也并未有多大不适。然而,神王剑的气息穿透阵法,阵内之人无不捶胸顿足,心里莫名的烦躁。

  夏戬苦苦撑着,这时阵法猛然颤动。

  灵妃操纵着神王剑,一剑劈在阵法上,阵法法纹开始断裂。

  这就是神王剑的威力,做为五神器之首,神王剑代表的是至高无上,也就是说,它乃万器之首。

  九元乾坤阵再厉害,也不过只启动了一个而已,在神王剑下,不足为惧。

  到底要不要动用九州鼎?夏戬心里矛盾至极,终于,一咬牙,一跺脚,夏戬默默念道,

  “先祖在上,不肖子孙夏戬今遇大难,关乎夏国存亡,故欲请出九州鼎,望先祖成全!”

  然后,他双手合十,跪倒在地,俯身,双手分开,手掌向上摊在地上。

  虔诚一拜,默默祈祷。

  “轰!”

  阵法阵纹全部断裂,金銮大殿重新现于眼前。

  白羽显得有些愕然,看到一旁倒在地上的夏子渊,迅速回过神来,过去扶住他。

  “你没事吧!”

  夏子渊双目无光,却透着丝丝暗红。现在他的情况已经糟糕的不能糟糕了,杀气侵体,绞杀他的神识。脑海里已经是混乱一片,迷迷茫茫,痛的撕心裂肺,但他却感觉不出来了,他已经麻木,痛觉在渐渐失去。

  而他现在之所以还吊着一口气活着,或许就是因为那唯一的一道执念。

  他就是要亲口问一问夏戬,对当年那个女人,心里可曾有过悔意。

  齐天南过来帮夏子渊查看身体,这一查,一股老泪落下。

  “孩子啊,你这又是何苦呢!”

  “都是外公不好,是我无能,帮不了你!”

  花弄影哭的梨花带雨,娇美的脸上发丝凌乱。她向拈花婆婆大喊:“婆婆,你快救救他啊!”

  “哎!没用的,他现在已是将死之人,现在当务之急是赶快去冥界截回他的魂魄,日后再寻他法。”

  齐天南毫不犹豫,当机立断,“我这就去,你们照顾好他。”

  说罢,拈了个法诀,前往冥界去了。

  不知何时,夏戬已经起来,安静的站着,心里打着十二分的精神,提防着灵妃,但灵妃却没有了要出手的意思。

  她的目光停留在白羽身上,把那画皮之下俊秀英朗的面孔看的清清楚楚。

  “这小子长得可比他爹当年帅多了!”

  灵妃启齿轻笑了一声,心里暗暗沟通白莫雄。

  “白大哥,我见到白羽了。”

  “嗯,好,记得把他给我带回来。”

  “我说,你儿子可比你帅多了!”

  “……说正事,天京怎么回事?”

  灵妃莞尔一笑,说道:“你说这夏戬造的什么孽,傲天要杀他,连他儿子也要弑父夺位呢!对了,白羽好像也在其中。”

  白莫雄稍微迟疑一下,问道:“你打算怎么办?”

  “夏戬好像请出了九州鼎,现在正盯着我呢,你儿子我杀不了,总得杀个人给我完成任务吧!”

  白莫雄说:“既然这样,你听我说。如果按你所说,要夺位的应该是夏戬的八儿子夏子渊,你务必杀了夏戬,然后助夏子渊上位。”

  白莫雄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夏国谁做皇帝与他无关,他只要夏国在那十二国联盟之中,他只要夏国出的那三十万修道者大军。

  灵妃轻声道:“你当真?”

  耳边传来白莫雄轻松的话语,“总不能让你两手空空去见傲天吧!”

  就在这时,下方的白羽身上突然升起一股浓烈的杀机,接着,传来花弄影的哭嚎声,“子渊,你醒醒啊,别吓我,别吓我!”

  那一刻,白羽怒了,真的怒了,在场的每个人都真真切切感受到了他的怒气。

  灵妃暗叹一声,“好小子!”不得不说,这白羽还真不愧是白莫雄的儿子,身上那种无畏的气势比之白莫雄有过之而无不及。

  圣人又何妨,要知道,在白羽心中,对手可是神王。

  白羽一步一步走向夏戬,夏戬瞳孔紧缩,他不为白羽的自不量力而感到好笑,而是白羽身上,散发出几乎一股代表人间界修道者最高地位的气息——玄黄之气。

  左手用力扯下脸上的画皮,英俊潇洒的脸上冷酷无情,双目燃着怒火。

  站在夏戬三丈外,这个距离夏戬可以瞬间要了他的命,但夏戬没动,也不敢动。

  “你是伏圣白氏的人?”

  白羽嘴唇微动,声音很轻,但却让夏戬不敢喘息。

  “伏圣国,白羽!”

  剑是璃秋剑,功法是玄黄圣王诀,出手就是杀招。

  “夏戬,你杀我兄弟,今日和你不死不休!”

  白羽重义气,虽然只是幼时和夏子渊相识两年,但在他心里,早已把其看做兄弟。论年龄,他略长于墨云和夏子渊,当他知道夏子渊在夏国受过的苦后,他就生出了要为其打抱不平的想法。

  虎毒不食子,在他看来,夏戬比起白莫雄还不为人父,当真该死!

  “玄黄圣王诀·圣王剑法·点江山!”

  玄黄大道之力加持法力,三丈距离,白羽转瞬即至。

  璃秋剑剑芒绽处,气势如绝世君王雄心壮志,指点江山。

  这一幕来的突然,夏戬不欲和白羽动手,毕竟那是白莫雄的儿子,万一伤着碰着了,就算他今日逃过了灵妃的杀手,日后恐怕也会面对伏圣永无休止的追杀。

  招式变换,层出不穷。

  “圣王剑法·踏山河!”

  “碎苍穹!”

  白羽剑法娴熟,杀伐凌厉,不断逼迫着夏戬出手,可是,夏戬始终只是闪躲。

  “小子,你可别太过分了!”

  “过分?”白羽冷眼相待,“还有更过分的呢!”

  璃秋剑上燃起火焰,白羽举剑,大喝道:“焚天术!”

  火焰跳跃着,迅速扩展开来,火海席卷,把夏戬包围起来。

  “焚天术·焚山!”

  火焰温度骤然增高,金銮殿立刻变成了一个蒸炉。花弄影额上有汗水渗出,她不断向夏子渊体内输送法力,抵抗着高温,竟然有些费力。

  “焚天术·焚海!”

  温度再次增高,在场的圣人都开始坚持不住了,火焰高温正在焚烧蒸发他们的法力!

  “这是什么法术,好生厉害!”游风气喘吁吁,要是让他在这个状态下战斗,战力至少要减三层。

  天上灵妃看着殿内大发神威的白羽,笑道:“这小子真的只是准圣吗?”

  夏戬眉头紧皱,他已经一再忍让了,可这小子居然不识好歹,越发猖狂,他是夏皇,有皇的尊严,怎能再忍。

  他不知,当他决心出手的那一刻,他的生命就已经开始悄然流逝!

  “九州诀·一鼎霸天下!”

  三足巨鼎凝聚,比之之前夏子枫的强了不知多少倍。大鼎悬浮,瞬间镇压下了周围火焰。

  “看在白莫雄的份上,你快快离去,我觉不追究。”

  白羽冷笑一声,啐了他一口唾沫。收起璃秋剑,双手结印。

  “焚天术”“冰影诀”“天炎地寒!”

  冥冥中,有梵音响起,水火大道之力轰然降下。

  大道奥义,这是在蓬莱仙境白羽看了祝融与共工大战后悟出来的,灵感来自于燧人氏所讲祝融共工的合击之术。

  天上烧着大道火焰,地上是水之大道结成的寒冰,两种大道相互挤压,排斥,撕扯着空间中的一切,甚至是空气。

  面对气势庞大的这一幕,夏戬喝道:“冥顽不灵!”

  水火大道下消散成虚影的大鼎再度凝实,夏戬挥臂,大鼎荡来大道之力,旋转着砸向白羽。

  白羽已顾不得生死,反手抽调寒冰化成一根利刺迎头顶上。

  没办法,境界实力的过大悬殊不是对大道的理解操纵可以弥补的,大鼎击碎冰刺眼看砸在白羽身上。

  “白羽”灵妃喝道:“夏戬,你敢!”

  灵妃怒道。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夏戬在知道白羽身份后,还敢下杀手。

  来不及了!灵妃手里提起神王剑就杀向了夏戬,你敢动他,我让你偿命!

  她真的怒了,红了双眼。

  夏戬看着冲入大殿的灵妃,极速后退。

  一道剑光袭来,夏戬张开双臂,九中形态各异的大鼎出现,挡住了神王剑光。

  九州鼎现世!距上一次出世已有五百年之久。

  九鼎环绕在夏戬周围,护他周全,灵妃根本近不了身。

  却说白羽那边,大鼎临身的那一刹,一只大手死死的将大鼎托住,不断消耗着大鼎的力量。

  “少主,你没事吧!”

  白羽一下摊坐在地上,艰难的挤出一个笑容,“我知道你不会看着我不管的,你终于出手了。”

  “少主,别说话了,我这就带你走!”

  “不,去,杀夏戬,杀了他!”白羽身体虚弱,但他说话的语气和眼神却无比的坚定。

  一掌把那大鼎打成虚无,那边夏戬与灵妃已经交手。

  白羽见他不动,说道:“我不管你在他身边待了多少年,总之,我现在命令你去,杀掉夏戬!”

  陈明早已褪去那身太监服,一身淡紫色玄袍,带着其他颜色的花纹绣饰。这是另一种伏圣王族的服饰,由族中长老赐给手下之人的名义上的伏圣王族。他们与有白氏血脉的族人相比,除了不能掌控高层实权外,没什么区别,诸如之前的少殇,他是族长白山的义子,在伏圣,就是名义上的王族。

  陈明虽然年老,但却无疑是一个第二层次的圣人存在。他看了一眼白羽,说道:“那你照顾好自己!”

  说罢,转头冲入夏戬与灵妃的战斗圈中。

  三名禹王卫就要动手,拈花婆婆一跺拐杖,三道法力沿着地面蔓延,将三人禁锢住了,在她面前,这些人还翻不起什么波浪!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