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谍战特工 谍踪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032章 内鬼

谍踪 成微澜 2891 2019.09.06 19:43

  看着五只安瓿瓶里的蒸馏水在眼前一点一点变成淡绿色,周凤山和杜成虎都感到很惊奇,问林江北道:“小盒子里装的是什么?”

  “绿草膏。”林江北笑着说道:“学生这两天犯了湿疹,就自己配了一点绿草膏带在身上,却没有想到现在却用在这个地方。只是,要委屈一下陈海涛了!”

  然后他把自己的后续计划给周凤山和杜成虎讲述了一遍。

  周凤山和杜成虎听完林江北的后续计划,又问了几个问题,见林江北都给出了解决办法,于是两个就同意了林江北的计划,然后就按照林江北的计划行动起来。

  一个小时后,林江北和周凤山、杜成虎又回到了地下,跟着他们一起进来的还有之前杜成虎派出去配合林江北一起抓捕王龙飞的四名精锐心腹。

  叶路平去地下室牢房,把陈海涛、顾思强等十二个人都带了过来。

  杜成虎背着双手,双眼阴森森地把十二个人都扫视了一遍,最后把目光落到陈海涛身上,狰狞地对他笑了一下,然后用手一指,厉声喝道:“把陈海涛这个叛徒给我拿下!”

  随着他这声喝令,只见四名精锐心腹如狼似虎地就冲了上去,一把将陈海涛按倒在地,抓住他的胳膊往后一拧,一把寒光闪闪的手铐已经把陈海涛的双手反铐在背后。

  “站长,为什么?为什么要抓属下?”陈海涛拼命地在地上挣扎着。

  “为什么要抓你?”杜成虎伸手从林江北手里的托盘里拿出一只安瓿瓶,对着陈海涛说道:“除了今天留在秘密刑讯处的十二个人当中,除了刑讯室的四名成员之外,只有你的采样变成淡绿色了,而之前却说自己没有接触过夹竹桃叶子,那么你来告诉老子,为什么你手指上的样本会变成淡绿色?”

  “不可能啊!”陈海涛在地上拼命抬着头,想要去看杜成虎手里那只安瓿瓶,“属下真的没有接触过夹竹桃叶子,怎么可能变绿啊!”

  “不可能?”杜成虎蹲了下来,用两根手指捏着安瓿瓶冲着陈海涛轻轻摇晃,“陈海涛,你给老子瞪大你的狗眼,看看这安瓿瓶上写的可是你的名字?再仔细看看,安瓿瓶里的蒸馏水是什么颜色?”

  陈海涛瞪大眼睛仔细看去,只见安瓿瓶上确确实实写着陈海涛三个字,里面的蒸馏水也的的确确的变成了淡绿色。

  杜成虎又站了起来,拿着手里的安瓿瓶展示给顾思强等其余十一个人,“你们也都帮着看一看,这瓶子上是不是写着陈海涛的名字,里面的蒸馏水究竟有没有变绿,告诉陈海涛这个王八羔子老子究竟有没有冤枉他!”

  顾思强、许识记等人瞪大眼睛仔细观看,没错,安瓿瓶里的蒸馏水是淡绿色的,瓶子上写的是陈海涛的名字,于是都不由得愤怒了起来,指着陈海涛痛骂了起来。

  “冤枉,站长,属下冤枉啊!”陈海涛不甘心地大叫了起来,“属下今天真的没有碰过夹竹桃叶子啊!一定是林江北他搞错了,一定是他搞错了啊!”

  “陈海涛,”林江北冷笑了起来,“我有可能会搞错,但是试剂是绝对不会搞错的!既然采样变成了淡绿色,说明你的手一定接触过夹竹桃叶子。我相信除了你的双手之外,其他地方也一定会留下证据的!”

  一边说着,林江北就一边走上前去,脱掉了陈海涛脚上的两只皮鞋,然后走到灯光之下,翻过来一看,顿时哈哈大笑起来,回身走到陈海涛面前,蹲下身来用手指着一直皮鞋的鞋底让陈海涛观看,“陈海涛,你看看这是什么?既然你没有接触过夹竹桃叶子,那么你鞋底上这一片碎夹竹桃叶子,又该怎么解释?”

  陈海涛目瞪口呆地看着鞋底上那一小片碎叶,经过之前林江北科普,他已经完全可以辨认出这是一片夹竹桃叶子的碎片。只是他真的没有接触过夹竹桃叶子,鞋底上怎么会粘上夹竹桃叶子的碎片呢?

  只是短短的一瞬间,陈海涛就好像掉进无底的深渊一样,浑身冰冷而又绝望。作为情报处的资深人员,他又怎么不知道,倘若他解释不清这个疑点的话,等待他的将会是如何严酷的家法制裁。

  杜成虎那边已经不再给陈海涛任何机会,把手重重地一挥,冷声命令道:“把这个吃里扒外的王八羔子给我带到刑讯室,家法侍候!”

  “慢着!”周凤山伸手拦住了杜成虎。

  局座知道我是冤枉的,知道我是冤枉的啊!

  陈海涛心里不由得升起一丝希望,用充满希冀地眼光望着周凤山。

  却不想周凤山说道:“鉴于王龙飞在这里发生了意外,我认为秘密刑讯处目前并不安全,因为不知道这里还有没有隐藏着陈海涛的同伙。所以为慎重起见,还是把陈海涛带到省会警察局的柴木巷拘留所比较妥当!”

  陈海涛瞬间又被绝望所吞没!

  “局座说的对,是我疏忽了!”杜成虎把手一挥,命令道:“你们立刻把他送到柴木巷拘留所!”

  看到杜成虎的四名精锐心腹要拖着他走出去,陈海涛身上忽然间爆发出一股惊人的力量,从四名精锐心腹的手里挣脱了出来,冲到杜成虎跟前噗通一声跪倒,嚎啕大哭道:“站长,冤枉啊!属下真的冤枉啊!属下对站长、对段先生,对领袖,对党国一直是忠心耿耿,没有丝毫的背叛行为啊!”

  不是说他陈海涛胆小如鼠,实在是他明白情报处的家法是如何残酷,到时候他就是想死,也不会让他痛快的。

  杜成虎一脚把陈海涛踹开,冲着四个心腹怒声喊道:“你们四个是死人啊?还不把这个王八羔子给老子拖走!”

  四个心腹挨了训斥,不敢怠慢,立刻一拥而上,像拖死狗一样把陈海涛拖了出去。开始还能听到外面传来陈海涛的哭喊声,后来陈海涛的哭喊声戛然而止,想来是嘴巴被塞住了。

  “还有你,顾思强!”杜成虎用手对着顾思强一指,顾思强不由自主地哆嗦了一下,以为灰暗的命运接下来要轮到自己,却没有想到杜成虎接下来却说道,“你这个刑讯组组长也太不称职了!以后熬制辣椒水必须全程有人看护,并且要两人一组,互相监视,防止有人在辣椒水里下毒!”

  顾思强这才暗出了一口长气,说道:“站长教训的是!属下确实有亏站长的教诲!属下以后一定严格执行站长的命令,不仅仅是熬制辣椒水,在其他环节也要提高警惕,不给心怀不轨之徒以可乘之机!”

  “如果再有下次,那就不是免职的问题!”杜成虎恶狠狠地说道:“情报处的家法能用陈海涛身上,也同样能够用到你身上!”

  “是是是,属下明白!”顾思强的头低垂到胸口,一口大气都不敢喘。

  “王龙飞的尸体就先留在这里,明天上午省会警察局法医室会派法医过来进行解剖。还有就是今天发生的事情严禁外传,即使是保安处调查股那边,你们也要保密!”杜成虎目光扫视了一下包括顾思强在内的十一名成员,“你们听明白了吗?”

  “听明白了!”他们齐声回答道。

  “好了,你们把各自的武器都领走,早点回去休息吧!”杜成虎挥了挥手,让叶路平把陈海涛的手枪拿了出来,然后跟着周凤山、林江北迈步走了出去。

  顾思强等人拿回自己的手枪,一路小跑追出去,目送着载着杜成虎和周凤山的两辆小车离开,不由得都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尤其是顾思强,到这个时候,才真正确定了自己没有了危险。

  想起今天发生的事情,顾思强真的是惊出一身冷汗。

  他真没有想到,林江北竟然看出来王龙飞是被夹竹桃叶子毒死的。该死的吴文军,他把这个办法教给他的时候可是说这种下毒办法既安全又隐蔽,即使是法医解剖,也只会认为是犯人是因为刑讯引起的突发性心脏病死亡的,根本联想不到夹竹桃叶子上去。怎么自己第一次使用,就被林江北看了出来啊?

  倘若不是阴差阳错有陈海涛这个替罪羊冒出来背锅,说不定他就会被查出来。

  顾思强一边心中暗自庆幸着,一边琢磨着待会儿怎么偷偷溜出去,把王龙飞被抓,身上的防空工事图被搜出来的消息传给在保安处参谋部任参谋的吴文军,让他尽快逃走。不然一旦吴文军被抓,他被吴文军拉下水的事情也一定会暴露……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