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谍战特工 谍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049章 分肥

谍踪 成微澜 2178 2019.09.15 14:11

  赵皆民和谭丛是情报处的二三号首脑,分别毕业于黄埔二期和黄埔六期,只是林江北以前以为他俩是广东系和湖南系的首脑,却没有想到这两位大佬竟然是浙警系的对手黄埔系的首脑,而且说不定让他到新京去的事情,就是经过这两位大佬其中一位的首肯。

  林江北在心里的小本本上写上了这两位大佬的名字,同时暗自叮嘱自己一定要好好表现,争取早日入了处座段逸农的法眼。不然万一自己以后不小心在哪件事情上惹怒了赵皆民和谭丛,单凭着周凤山和杜成虎,恐怕是庇护不了自己。

  王见刚不知道林江北心里的小算盘,抿了两口茶,继续为林江北讲了下去:“第三股力量,则是留俄系,在情报处里人数并不多,而且其中还不少是从红党叛变过来的。对于他们,段先生其实并不信任,采用的方针也只是“用其才,戒其德”,“可以给高官,不可以给予要职”,是情报处四股力量中最无足轻重的力量。”

  “至于第四股江山系人马,则是段先生亲自从家乡里招过来的。他们在情报处里的人数仅次于我们浙警系,大多被段逸农安排在情报处电讯部门工作。段先生对待他们则正和留俄系相反,只给以要职,却不给以高官,主要是利用他们对情报处内部进行监视。”

  “除了这四股力量之外,情报处里还有一些从社会上直接招进的三教九流人物,这些人主要是根据其专长放在特定的岗位上使用,影响更是微乎其微。”

  “因此,目前情报处总体的情况是黄埔系和咱们浙警系两派力量相互对峙,黄埔系明面占优,咱们浙警系私底下的力量更强。”

  “多谢王哥!”林江北真心实意地说道,“本来我还稀里糊涂的,但是听你这么一番讲解,就完全明白了!”

  “不是跟你说了,不要跟我见外嘛!”王见刚用手虚点了点林江北,然后又说道:“刚才跟你讲的是情报处里总体的派系力量的情况。但是具体到咱们杭城情报站的话,情况就又不一样。杭城站可以说是咱们浙警系的大本营,在这里咱们浙警系的力量完完全全的占据了上风。整个杭城站里,除了公开职务是省保安处调查股股长的副站长郑向谷和手下的几个直属干部是黄埔系成员之外,其他大大小小的干部,可以说都是浙警系的人马。”

  “这么说来,郑向谷也是毕业于黄埔军校了?”林江北问道。

  “对,南京中央陆军军官学校,也算是黄埔系吧。”王见刚回答道。

  “我记得邓兴农也毕业于南京中央陆军军官学校啊,他跟郑向谷岂不是校友吗?”林江北连忙问道。

  “对,他俩的确是校友。”王见刚点了点头,“我听局座谈过,段先生之所以会这样安排,本来是想存心向徐铁成示好之意。毕竟徐铁成也是黄埔系出身,不会过分为难作为黄埔后辈的郑向谷。却没有想到郑向谷这个家伙,和局座、站长争权夺利起来很有一套,但是却一点都不懂得如何跟徐铁成维系关系,有一次惹得徐铁成发了飙,直接把调查股的给养和俸饷停掉了两个月,最后逼得段先生出面找校长夫人出面,最后才化解掉那次僵局……”

  说到这里,忽然间听到外面传来一声巨响。

  林江北和王见刚快步跑出去一看,只见郑向谷铁青着脸从局长办公室走了出来,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望着郑向谷的背影,王见刚嘿嘿地笑了起来,对林江北说道:“江北,怎么样,被我说中了吧?郑向谷这小子,肯定是碰了一鼻子灰!”

  这时候就看见杜成虎的身影从局长办公室的门内探出来,冲着王见刚和林江北招了招手,示意他们过去。

  于是林江北和王见刚两人不敢怠慢,快步走过去,还没有进门,就看见叶路平端着一只簸箕走了出来,里面除了茶叶渣子之外,还有一堆茶杯的碎片。看来刚才那声巨响,就是这只茶杯摔碎发出的声响。

  “路平,这是郑向谷摔的?”王见刚用手指了指茶杯碎片。

  “在长官面前摔茶杯?借他几个胆子!”叶路平冷冷的一笑,然后将嘴巴往里面努了努,“是长官摔碎的。”

  “哦!”王见刚点了点头,然后才和林江北一起走进了局长办公室。

  办公室内,周凤山正低声跟杜成虎说着什么,看见林江北和王见刚进来,就停下了交谈,伸手指了指对面沙发,吩咐林江北和王见刚坐下。

  “江北,我和成虎还有郑向谷三个刚才讨论了一下接下来的案子分工。”周凤山说道,“最后决定吴文军的抓捕和邓兴农的甄别工作就按照徐副司令的要求由郑向谷率领调查股负责。至于王保平、童晓丽还有顾思强的审讯以及相关的查封工作,则由成虎率领省会警察局和杭城站的其他人员来负责。现在我和成虎征求一下你个人的意愿,看你愿意参加后续的哪一部分行动。”

  “查封王保平家产的行动……”王见刚生怕林江北不会选择,轻轻拉了他的袖子,小声的提醒了一句。

  观湖楼歌场虽然价值不菲,但是进出账目都是公开的,财产摆在明面上,去查封时可以动的手脚有限,获得不了多少好处。

  相反,王保平作为观湖楼歌场的幕后老板,究竟有多少财产外人很难知晓,更何况王保平还活着,只要肯用刑,不难从他嘴里查出隐匿财产的信息,相应的可以动手脚的空间就越大。

  “王见刚你给我闭嘴,让江北自己挑!”周凤山皱着眉头冲着王见刚喝骂了一句,王见刚才悻悻地闭上嘴巴。

  林江北本来以为至少要等拿到童晓丽、顾思强和王保平的口供之后才开始打扫战场、分配胜利果实的工作,却没有想到这个工作现在就开始做了,想来是因为郑向谷刚才来闹的缘故,所以周凤山和杜成虎才决定先下手为强,抢先把胜利果实摘到自己手中再说?

  不过连自己这个杭城站的编外成员也有份参与果实的分配,确实是出乎他的意料啊!

  心中琢磨了一下,林江北打定了主意,说道:“周校长、督察长,如果你们不介意的话,我想参加查封观湖楼歌场的行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