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谍战特工 谍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043章 不干涉

谍踪 成微澜 2136 2019.09.12 07:27

  和我们前面提到情报处在常校长身边的侍从室侦察班、警卫班一样,各省保安处调查股或者谍报股也是“双重领导”。所不同的是,侍从室的侦察班、警卫班在业务上服从的是侍从室侍卫长的领导,编制和给养归情报处。而保安处调查股或者谍报股则正好颠倒过来,业务上受的是情报处的领导,而编制占用的却是各省保安处的名额,给养也由各省保安处来供给。

  这种双重领导最大的好处就是替情报处节省了大量的编制名额和经费,实际上等于说是各省保安处出钱出物出力替情报处养着一大批人。

  如果放在其他的省份倒没什么,没有哪一个不开眼的保安处长会在这上面跟段逸农呲牙。但是具体到浙江省,情况就又不一样了。

  徐铁成在常校长跟前的宠信尤胜于段逸农,加上之前又有过节,又怎么会甘心出钱出力在保安处内部替着段逸农养活这一大帮人马?

  所以徐铁成隔三差五地找个理由就要敲打一下郑向谷,甚至看郑向谷一个不顺眼,就立刻停掉调查股的俸饷和给养,搞得调查股里这些大小特务叫苦连天,最后还是段逸农走了夫人路线,让常校长的夫人帮忙说了话,徐铁成这边才高抬贵手,调查股停了两个月的给养才得以重新恢复。

  经过这件事情的教训之后,郑向谷在徐铁成面前整日里提着小心,说话做事都是低眉顺眼,生怕惹怒了徐铁成,被他找到由头,再次把调查股的给养和俸饷停掉。到时候调查股下面的特务们闹将起来,他这个杭城站副站长兼调查股股长的位子恐怕就坐不稳当了。

  所以这也是为什么今天郑向谷刚从南京赶回来,连调查股的办公室都没敢回,就先跑到徐铁成的办公室,来向徐铁成汇报工作。其实倒不是说徐铁成多稀罕听他的汇报,而是他郑向谷怕徐铁成挑刺。

  现在,徐铁成把郑向谷叫过来,说参谋主任邓兴农可能涉及到日本间谍的案子,要把邓兴农交给他,让他查明真相,这怎么会不把郑向谷吓得心惊肉跳呢?

  即使徐铁成再不待见郑向谷,可是他每日里在保安处出出进进的,又怎么会不知道,邓兴农是徐铁成最倚重的心腹呢?现在徐铁成把他最倚重的心腹交给郑向谷,让郑向谷查邓兴农有没有和日本间谍有所勾结,可是即使邓兴农真的与日本间谍有所勾结,他郑向谷敢真的查下去吗?

  可是郑向谷要是不往下查的话,又该怎么向情报处做交代呢?杜成虎还无所谓,郑向谷在情报处里也有大佬撑腰,可以完全不鸟杜成虎。可是问题不还要牵扯到处座段逸农吗?以段逸农睚眦必报的性格,前面受到徐铁成那么多挤兑,好容易可以抓到徐铁成一点把柄,如果他郑向谷敢轻拿轻放的话,难道真以为情报处的家法是写给别人看的?

  一时间郑向谷不由得把杜成虎和周凤山也恨上了,心说如果不是你们多事要查日本间谍的话,老子又怎么会落到这个地步。

  徐铁成见郑向谷这么长时间没有应腔,不由得恚怒了起来,用手重重地一拍桌子,对郑向谷吼道:“郑向谷,你是死人不成?你们调查股到底能不能查,说句话啊!老子每日供吃供喝的养活你们调查股一大票人马,莫不成都是一帮废物?”

  郑向谷吓得一哆嗦,连忙说道:“禀告处座,我们调查股能查,绝对能查。”

  徐铁成这才收起怒容,侧过脸来,对赵至刚说道:“至刚兄,调查股里都是段逸农手下的精兵强将,这下您可就放心了吧?我把邓兴农交给他们调查,相信很快就能够把真相查个水落石出的!”

  放心?

  龙你娘啊!

  你把邓兴农交给郑向谷来查,那不等于说是儿子查老子?郑向谷就是有一百个胆子,恐怕也不敢认真查下去吧?

  可是赵至刚又不能说徐铁成这样安排不对,毕竟郑向谷和调查股是实打实的情报处的人马,浙江省的军政警情系统中的间谍案子,都是由他们出面来调查的。

  最后肚子里有千言万语,赵至刚也只能说出一句话,“那就让他们先查查看吧!”

  徐铁成嘿嘿一笑,心说老子要的就是这句先查查看。只要拖过这几日,你赵至刚就要到南京去了,我就不信到时候你还会从南京跑过来,盯着这个案子。

  这下周凤山和杜成虎可就急了,以郑向谷的尿性,倘若邓兴农真地被移交给他来调查,即使邓兴农真的有涉案,恐怕他也不敢查下去吧?

  两个人互相碰了一个眼神,最后决定还是周凤山来开口。

  “徐副司令,”周凤山说道,“由谁来侦办案子,是我们情报处内部事务,您这样越俎代庖,恐怕不合适吧?”

  “越俎代庖?”徐铁成仰天打了一个哈哈,“周凤山,你哪只耳朵听到老子越俎代庖了?老子只是说把邓兴农移交给郑向谷,让他查查看。倘若你周凤山觉得郑向谷办案能力有问题,没有能力查清楚这个案子,尽管去向郑向谷去要人啊,这是你们情报处内部的问题,老子可不会干涉!”

  说到这里,徐铁成把手一摆,不给周凤山继续说下去的机会,而是扭脸对赵至刚说道:“至刚兄,那这件事情就先这样吧。兄弟我手头还有点急事要外出办理,恕不能继续陪至刚兄盘桓了!后面有什么工作需要东西兄弟配合的,至刚兄给我来一个电话即可,用不着这样劳碌奔波。”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赵至刚自然不好在老着脸皮硬要让徐铁成留下,他说道:“那铁成兄您先去忙,我这边还要暂借兄的办公室一用,跟周局长、杜站长和郑股长谈一下案子。”

  “至刚兄,兄弟的办公室就是您的办公室,跟我客气这么多干什么?尽请随意!”徐铁成哈哈一笑,站起身来,夹着自己的帽子就往外走,在路过郑向谷身边的时候,他又停下了脚步,伸手在郑向谷的肩膀上拍了一拍,说道:“郑股长,邓兴农就关在禁闭室,等一下你该怎么审问就怎么审问,千万不要手软!总之呢,这件案子你务必要好好办理,千万不能让我失望哦!”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