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异世寻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战心魔二人齐心 点命灯一出同源

异世寻侠 包子唐 4417 2019.07.19 10:55

  看错了?

  绝无可能!

  秦风很有自知之明,虽说他的悟性不够,但与之相对的,他的六感还有身体条件都相当出色。尤其是视力,即便不能用明察秋毫来形容也相去不远,怎么会在这种距离上看漏一个大活人呢?

  那……

  “小呆瓜?”小铃铛头一次表现出了忌惮之意,“现在不是走神的时候啦。”

  秦风点点头,现在确实不是纠结于此的好时机,他重新把注意力放回面前的黑影身上。

  不过,对方给他的感觉非常奇怪,一会和那个戴着方帽子的长胡子掌门(刘乘运)有得一拼,可又一会却连秦风自己这个半吊子都不如。

  然而,无论对方的实力如何变化,秦风始终没有放松任何警惕。原因无他,对面的家伙和那个阎王殿的杀手“狂行天下”简直太像了,不,应该说犹有过之!

  如果说狂行天下还保留了最基本的人性与荣誉感,那面前这个东西就完全没有作为“人”应该具有的要素。不仅仅是外表黑暗,秦风能感觉到它的内心都几乎是黑暗透了的。

  幸运的是,这家伙好像没能完全控制自己,这从它始终不能灵活指挥的半边身子就能看出来。光是那抖得跟筛糠似的小腿与胳膊,秦风就不认为它能……

  “呃!”

  秦风的瞳孔剧烈收缩,面前的黑色怪物不知何时已经凭空消失,随之而来的是耳边强烈的风响。

  “低头!”

  小铃铛清喝出声,秦风的头颅几乎瞬间低下,毫无半分犹豫。几乎就在同时,他的后颈一凉,却是一柄软剑贴着他的脖颈打着转飞过,险些在他头上开个大洞。

  但,也只是“险些”而已。

  对手一击不中,秦风的反击马上如影随形。还是惯用的当胸肘击,但没人敢小看这朴实无华的招数。

  要知道,这可是当年鸿武帝将皇室惯用的近身招式简化改编后得到的“中一长拳”,招数简练,却威力极大。比如这简简单单的侧步推肘,看似只是上前、出肘这两个再简单不过的动作,可实际上呢?上步的角度、距离,出肘的时机、位置,甚至连脚趾尖如何扭转,全身肌肉如何一同发力才能最大限度地把力量集中在攻击上,都有相当的讲究。对自身控制不足,或者没有足够的时间锻炼身体素质的人根本没办法打出足够威力的一击。

  恰巧,秦风同时具备了以上两个条件。无论是他对身体的惊人控制力,还是他那几乎和成年武者相当的身体素质,都足以支撑他用好这一招。

  面对秦风的重击,黑色怪物没有选择正面交手,而是退一步暂避锋芒。但它刚刚有所动作,眼角却又一次瞥见了熟悉的寒光。

  是那柄软剑?

  怎么回事?

  饶是怪物不知畏惧,它还是愣怔了一瞬。尽管身体下意识地退出了秦风的攻击范围,动作速率却下降了不少。

  这让秦风双眼一闪。

  “好机会!”

  秦风快提一口气,右腿为轴,反向转体,左腿化鞭,重重抽向对方的腰间。同时,小铃铛手腕连续几次颤抖,那软剑居然灵巧地改变了飞行的方向,再一次封死了怪物的退路。

  “两个小鬼……”

  面对左右夹击,怪物的脸上非但没有惊慌,甚至转而露出一丝趣味,好像胸有成竹,浑然不在意这天衣无缝的配合。

  眼看软剑与鞭腿将要各自命中目标,怪物突然气势一变,迅速行动起来。只见它身子一侧,伸手轻轻拍在秦风的腿弯处,顿时令他不可抑制地一阵酸麻,整条腿失去了控制,威力登时骤减。

  另一边,虽说小铃铛使了个花招,出其不意地分散了对手的注意力,但软剑的速度却实在是硬伤,那怪物冷静下来后,只是一个伸手,便用两根手指把剑尖夹在手中,丝毫动弹不得。

  “哦?”只是一个接触,怪物似乎就发现了什么奥妙,突然吃吃笑出声,“还有这种机关?很巧妙嘛!不过……你学艺不精啊……”

  “糟了!”

  小铃铛一惊,左手很干脆地往右手手腕上一拍,一枚手镯立刻飞了出去。怪物的动作到底是慢了半拍,捏住软剑的手指凶狠发力,却只拽过来一个手镯,这让它很是不满。

  “喝!”

  秦风趁着这边斗法的空隙,迅速压制了膝盖的麻木感,直接一个上步,右手握拳,似要攻击对方的肋下。这逼得怪物不得不抽手回防,不再跟小铃铛纠缠。

  可它没想到的是,它不想和小铃铛硬碰,小铃铛却没有放过它的意思。她左手一抹,一柄相同的软剑变戏法似的出现在她的手里,紧接着对准怪物的脖颈杀来。她的右手也不肯偷懒,先是随意甩出一把铁蒺藜,再是化掌为指,迅捷地点向它的腰间,那指尖竟然有蓝白色的光晕,明显是真气外放的预兆。

  “好手段!”

  饶是立场敌对,怪物也不得不给这两人的配合叫一声好。秦风那变态的基本功与身体能力先不说,光是小铃铛这出剑——扔暗器——点穴的一系列操作,还有她熟练的手势转换和隐隐大成的南明指,就让它看得是赏心悦目。这不是勤学苦练能达到的境地,只有在用剑、指法、暗器还有真气这几个方面全都天赋超然,同时对自己武学的理解颇为精熟才能作出这样的动作。

  前者还好理解,毕竟天才有的是。可是后者……

  想要对一门武学有精深的了解,非得经年累月地苦修不可。但这丫头的年纪……就算从娘胎里开始修炼,也不会超过十年。这种情况下,她竟然对南明指这种复杂的武学有如此深厚的认识,恐怕她的来头不会小。

  当然,她的来头越大,怪物就越是高兴,没想到除了这个身体素质优秀的雄性之外,自己还能收获一具相当不错的身体,这可真是意外之喜!

  然而它不知道,乐极生悲这个词语完全就是为它这种混蛋打造的。

  就在它走神的这个瞬间,秦风突然再进一步,整个身体的力道集中在他的右肩上,在极近的距离骤然发力,狠狠撞在它的胸口!

  “噗哦!”

  怪物猝不及防,一口墨色的老血喷出,它完全没有料到对方竟敢使用这种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招数。哪怕已经被撞到了半空,它的眼睛犹自不肯移开,仍旧直勾勾地盯着秦风的右手。他的那条手臂赫然已是软绵绵地耷拉下来,右肩明显地有个凹陷,看来在对敌人造成了重大伤害的同时,秦风自己也受了不轻的伤。

  然而让怪物惊怒交加的是,明明已经失去了一条胳膊,秦风竟然视若无睹地再次攻了上来,大有赶尽杀绝的架势。这一次,右手不能使用,秦风只能用左臂出招,威力下降了不止一筹。但相对的,怪物本身也极度虚弱,之前的肩冲差点把它的内脏都打得吐出来,它已经没能力彻底挡住这一招。

  “两个小鬼!”

  要不是……这具身体太弱,你们早就……!

  身体的不适转化成了愤怒,它终于不再有所顾忌,毫无保留的地疯狂咆哮。层层叠叠的音波里隐藏了莫大的内力,立刻压制住了沉肩坠肘,不断逼近的秦风与手握软剑,伺机而动的小铃铛。两人警惕地后退几步,肩并肩站到一起,等待着这家伙率先出手。

  “吼——哇!”

  一阵气血翻涌,怪物再次吐血,由于它过分地催动内力,似乎受了不轻的内伤,整个身体顿时半跪在地面上,只剩一双眼睛死死盯住两人,目光中满是怨恨与不甘。

  看起来它似乎已经没了还手之力,就连保持意识清醒都变得极其困难,可秦风与小铃铛却丝毫不为所动,两人始终保持着肩并肩的防御态势,任凭它怎么虚弱也不肯主动出手。

  两分钟后,似乎是再也不能支撑,怪物终究还是委顿在地,这一次,它的眼神不再狰狞,而是回复到了一片镇定的模样。

  “咯咯……”它的喉咙不断发出怪响,似乎想要开口,却始终不得要领,“你们……怎么……识破……的?”

  虽说它的声音喑哑,好像很多年没有说过话,不过大概的意思小铃铛还是听明白了的。她伏到秦风耳边低语两句,后者点点头,正欲开口回答,却突然闭紧了嘴巴。顺道将食指轻轻压在小铃铛的的嘴唇上,摇头示意后者不要随便开口。

  “……”怪物的目光闪过一瞬间的失望,不过还是被它很好地隐藏了起来,“真是厉害,没想到你能猜到我的手段。”

  秦风的目光微微闪动,不置可否。小铃铛先是疑惑,随后便恍然大悟,顺便怀疑地瞥了眼他的侧脸,暗自纳闷小呆瓜什么时候变得如此敏感,连她都没想到的问题竟然能率先勘破。

  秦风本人则毫无言语,他只是拉住小铃铛的手,一同向身后的议事堂退去,眼睛时时刻刻不离开对面的怪物,完全不给后者半点偷袭的机会。

  “啧……”怪物摇摇头,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和秦风以为的不同,它才不是装出这么一副可怜的模样,而是真的已经灯枯油尽了。方才那两分钟的对峙已经耗尽了它最后的力量,结果这两个小鬼居然一点“趁人之危”的意识都没有,眼看它虚弱至此也不上来趁机占个便宜,使得它准备好的致命反击都没能派上用场。

  它自己不能推开议事堂的大门,那么做没有意义,因为它没有“心”,没有相应的“命”,自然也就不可能点燃命灯,然后施施然离开这里。它唯一的机会,就是在别人准备点亮命灯的时候,出手偷袭,将他人的“命”据为己有,然后离开这庞大的坟场,重获自由。

  可现在呢?一切都成了镜花水月。别说它已经没有能力对付这两个小鬼,就算它尚有一战之力,那个鼻子跟狗似的老不死也已经到了这附近,他身上的那股臭味隔着十里地自己也能闻得清。说不定,他这时正待在某个阴影里伺机而动,随时准备让自己再次陷入数百年的长眠。

  议事堂的门开了,秦风让小铃铛率先进去,自己则伸手准备关门。就在这一刻,一声轻笑传进他的耳朵:

  “好好好……”一连三个好字,可在秦风听来,那字缝里只有一个大写的“不服”!他抬起头,对上了一双毫无感情的残忍双眸。

  “记住了,小鬼!”怪物虽然已经奄奄一息,却仍然展现出了威临天下的气势,那是长年上位才能有的霸气与自信,饶是秦风性情坚韧也不由得为之一摄。

  “我是心魔,天下武者的心魔!”怪物的脸上再次裂开一条缝,“我迟早会出去的,到那时,我必然让你们生不如死!”

  秦风不说话,他只是漠然地回看过去,轻轻点点头。心魔的面孔一阵狰狞,本想最后激将一下的它差点被秦风这毫无波动的反应刺激得暴走。它可以接受侮辱谩骂甚至是虐待,但它绝对受不了这赤裸裸的无视!这是对心魔最大的羞辱!

  “你给我——”

  “咣当”!

  不等心魔说完,秦风毅然决然地合上了大门,直接把前者的疯狂叫嚣隔绝在了门外。

  “……”

  愣愣地看着黑色的大门,心魔再也忍受不了,直接仰天长啸:

  “啊——”

  痛苦、羞辱、疯狂……不一而足。但天空始终是那副不阴不阳的模样,毫不理会一只蝼蚁的叫嚣。

  “杀!杀啊啊啊——”

  “……”

  某处山顶,一个披蓑戴笠的身影轻轻抖了抖鱼竿,周围的小鱼们纷纷躲离。双目微微睁开,一丝精芒闪烁,老人的口中吐出两个字:

  “聒噪!”

  声音仍旧在天地间回响,但已经和秦风与小铃铛无关了。他们来到了本应挂着竹筐的位置,但这里已经没有了那个足够容纳两个人的特别竹筐,取而代之的是一盏灯。

  灯并不漂亮,甚至有些破旧。然而仔细看过去,却又给人一种温润优雅的质感。

  最奇怪的是,灯虽是一盏,却有两段灯芯,分别朝向两侧。难道要一人点一根?小铃铛和秦风下意识地对视了一眼,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出了相同的决意。

  同时伸出手,两人相互配合,将那灯芯缠到了一起。心念一动,两股火苗同时升起,欢快地蹦跳着。

  就在灯亮起的一瞬间,秦风与小铃铛身边的景物开始不断褪色、消失,只剩下他们拉着的手仍然在一起。片刻后,两人回过神来,却见自己已经到了某个山洞,面前是大张着嘴的一个怪老头,还有更远一点,全身僵硬的巨门。

  “巨门大叔?”秦风挥挥手,“我们回……”

  踏踏踏!

  老头突然上前几步,窜到两人面前。秦风下意识地上前半步,小铃铛则从袖子里亮出了软剑,警惕地打量着这个怪人。

  “老夫有个不情之请!”转轮王双眼微凸,腼腆的笑容如同一朵菊花,看得两人心里一突。

  “那个……如果二位英年早逝……尸体能否交给在下解剖一番?”

  “……哈?!”

  秦风和小铃铛面面相觑,一脸茫然。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