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异世寻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古灵精怪禁区闯 墨刀雪剑天上来

异世寻侠 包子唐 3932 2019.06.03 00:36

  “胡闹!”

  天玄宗,主峰峰顶。掌门赵无言罕见地大发雷霆,仪态全无。

  凌虚子也只能暗自摇头,这小子当了这么多年掌门,还是这火爆脾气,难怪教出来的都是吃了二踢脚的徒弟。倒是对内团结这一点做得还算不错,没曾听说有谁相互红脸。

  “唉……我这女儿呦……”赵无言以手覆额,一副操碎了心的模样。

  “哈……”凌虚子也只能打哈哈,谁不知道小铃铛乃是赵无言年过四十才有的小女儿,深受天玄宗上下宠爱。别看这老友嘴上说的厉害,到时候多半会轻轻放下。

  “放心放心,小丫头古灵精怪,一身轻功相当不错,便是赛飞燕也称赞了一声不错呢。”

  “呵……那老货,怕不只是嘴上说说。”话虽如此,赵无言话语间的得意与骄傲还是一览无遗。

  凌虚子正要开口,不料门外又是一阵沉重的脚步声,伴随着少年人特有的热血高呼由远及近:

  “师——傅——”

  “咳咳。”赵无言偷眼看了下老友似笑非笑的表情,赶紧出声解释:“这是我那四徒弟,子均。天生就咋咋唬唬的,莫怪,莫怪。”

  “无妨。”凌虚子只是呵呵一笑,伸手捋捋胡须,“年轻人,总是要活的灿烂一点,想老夫那年若不是你拽着我出了万卷阁,恐怕这一生也就在那故纸堆里过去了,哪能像如今这般滋润?多动动好,多动动好啊。”

  “嗯。”赵无言轻轻颔首,谢过老友大度,随即他声音一厉:“子均!为何如此慌张失措!”

  “师……师傅。”话一出口,房间里的两人俱是一怔,向来天不怕地不怕的子均居然带着哭声说话,这……

  “莫不是出了什么事?”凌虚子心念一动,传音入密,“方才说,小铃铛去了后山,她……”

  赵无言一愣,未待开口,门外子均稳定了情绪,大声说出了他们最不愿听见的结果:

  “小师妹她……她闯进了后山封印大阵!”

  “什么!”

  “不好!”

  “咣当”一声,千斤之重的石门居然被一掌推开,吱吱呀呀地靠在墙上抗议两人对它的粗暴行为。然而那两道身影却是置若罔闻,只是一个纵身便失去了踪迹。

  “师傅,小师妹她现在……咦?”子均声音一顿,怎么门开了?再仔细一听,远远的有“掌门好”、“前辈好”传来。他这才后知后觉,原来刚才的清风是……

  后山,在天玄宗内是个颇有传奇色彩的存在。相传,宗门祖师纪玄九在此遇到无名石碑,参悟九九八十一天后,须臾之间创立武功三百六十一门,森罗万象无所不包。

  千年以来,天玄宗高手多在后山参悟。因其核心思想深受道家影响,故而山石走兽,花鸟鱼虫,风雷雪雨皆可化为武功。后人探寻之时,说不得偶然一瞥,便能寻得一二景色,从中化用武学至理,成就一代宗师。

  但今日,后山再起喧嚣,却不是因为修炼者偶有所得,而是有人强闯后山,偏偏守山弟子阻拦不得此人,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跃入封印大阵中。

  而那里,正是天降奇物的所在。

  其实,天降奇物本非坏事。比如当今兵器谱上排名靠前的神兵,它们几乎全是用天外陨铁混合打造,锋利无比。而天降奇物,就是天外陨铁的主要甚至几乎是唯一来源。

  然而,那只是处理好的天外奇物。在没有经过封印大阵的净化处理之前,天外奇物是有剧毒的。

  这种毒,无形无味,却能不知不觉侵入人体。受害者起初只是头晕恶心,脑力衰退;而后心烦气躁,内息紊乱;最终头发脱落,面容枯槁,多种病症并发,死于不治。

  故此,千年以前,朝廷召集天下武林、诸子百家,共同开发这三重封印大阵,用来镇压净化毒气。

  历经三代人,无数宗师呕心沥血,总算设立了这三重阵法。为避免他人误入,又设下多重禁制,唯有掌门可以打开。

  然而,在天玄宗内,除赵无言外,就只有一个人能打开所有的禁制,那就是小铃铛。这丫头从来就闲不下来,加之天性好奇,所有“禁止进入”的地方都是她冒险的乐园。为了避免禁制误伤自己最疼爱的小女儿,赵无言只得赋予了她全宗门的通行权利。

  也因此,他从没有像今天这样,像此时此刻这样后悔。如果……如果……如果天外奇物的毒真的伤到了女儿,他该怎么向婉莹解释呢。

  “千万别贸然进去啊……”赵无言咬咬牙,把自己的速度再次提升了一分。身后的凌虚子吐吐舌头,舍命陪君子式地咬牙跟上。

  此时,被他们心心挂念的小铃铛早已越过了红线,只留下两个倒霉的看守弟子口吐白沫,瘫软在地。

  “猫猫!”

  女孩一身素白色长裙,身披鹅黄色的披肩,头戴斗笠,细纱垂下,遮掩了她的面容。裸露在外的肌肤被一层若有若无的透明薄膜覆盖,赫然是天玄宗至宝之一的无形缕衣,也只有同为天外奇物的它才能隔绝同种同源的毒气。

  “猫猫!”

  女孩又轻唤一声,黄鹂般的声音在这谷中回响。她很好奇,自己为什么要跟着一只猫跑来跑去?不过无所谓,反正这种追逐的游戏很有意思。

  “喵?”

  “咦?”女孩一愣,转头看向树梢,却见那只黑身白爪,尾尖一抹红的猫咪正怯怯地缩在绿叶中瞅着她,那欲近又远的纠结表情让女孩情不自己地笑出声来。

  “喵!”

  黑猫却似受了惊,倏地一声消失在了树荫深处。

  “哎,猫猫!”女孩一惊,伸出的手停在半空。却见那黑猫在树枝间三纵两蹦,呼吸间居然只能看见一个模糊的影子了。

  “跑得快,但没本小姐快!嘿!”

  女孩轻喝一声,纵身提气,竟是借助一旁倾斜的老树越上林梢,追着黑猫的踪迹踏绿浪,走清风而去了。

  说也奇怪,明明这猫就在小铃铛身前几步,似乎她一加速便唾手可得。然而,无论她怎么腾挪纵跃,如何聚气凝神,一猫一人之间始终保持着这若即若离的间距。

  偶尔,那黑猫还会“猫”失前“爪”一下,踉踉跄跄地束手待毙。小铃铛自然是眼放精光,纵身上跃,伸手欲捉。不料黑猫总能在最后一刻转危为安,在小铃铛的手下辗转腾挪,就是不让她碰到一根毛发。

  “嘻嘻。”小铃铛年纪尚幼,对这种你追我赶的游戏自然是乐此不疲。不过总是被它逃出手心稍稍有些无趣,于是玩闹之间她渐渐开始动用一些武功招数。甫一出手,便险些揪住黑猫的尾巴,惊得它后腿发力,不敢有半分保留。

  “奇怪。”小铃铛暗自嘀咕,她对刚才那一下可是很有信心的,寻常的武者怕是也避不开她的南明指,更何况只是一只小小的猫咪呢?

  所以……它真的只是一只猫而已吗?

  不过,这疑惑只持续了半秒钟就被小铃铛一把扔到九霄云外。管他呢,是不是猫咪又怎么样?只要陪着自己玩的开心不就可以了吗?想到这里,小铃铛又重新欢快地追击起来。

  一人一猫你追我赶,不知不觉间已经来到了阵法中央。突然黑猫停了下来,转头望着追过来的小铃铛,眼中闪过一丝不忍。但转瞬间冷冰冰的绿色就淹没了它的眼眸,动作也毫无犹豫,直接跳过巨大的山石便再也看不到了。

  “啊?”小铃铛吃了一惊,“猫猫,不要跑!”马上就能追到它了,怎么能半途而废呢?于是女孩毫不犹豫地纵身跃上岩石,接着双腿一蹬,借助前冲的势头施展起轻功,竟是用脚尖点着空气中飘过的几缕草叶一路掠过。

  但,她的视线里已经没有了猫咪的踪迹。相反,她的眼前出现了一个怪模怪样的……嗯……蛋?

  “好大个。”小铃铛吃了一惊,她在半空中生生扭转了脚步,轻飘飘地落地,仰头打量着这枚前所未见,闻所未闻的巨蛋。

  很快,目力极好的她就发现这枚蛋不只是个头大而已。它很白,白得凝实,白得无暇,仿佛世界上最诱人的果实,等待着他人前来采撷。

  在蛋的背面,一把半米长的古怪长刀默默地插在地上。此刀通体漆黑,刀身有金色龙纹,刀刃赤红,似是饱饮鲜血。和小铃铛平时见过的刀相比,这把刀明显更加厚重。只是看着它矗立在那里,就有一种山岳压顶的威严。

  刀旁边是一把成对的宝剑,周身雪白,内有流光。剑的四周泛起一片白霜,只是看见它的锋刃,便让人觉得冷到心底。

  乍一看,似乎黑刀吸引了人的眼球。可若是你静下心来,仔细揣摩,便会越来越觉得它其实只是衬托。那黑色厚重犹如黑夜的刀身,那嗜血狂暴如同凶狼的利刃,在这洁白如玉的宝剑面前,竟然只能作为背景。它的一切,都是在反衬宝剑的超凡脱俗,锋锐无双。

  “天外奇物……”小铃铛的心神一震,那柄宝剑像极了她去年冬天在天山派见过的大雪,素白淡雅,真真正正地刻在了她的心底。有那么一瞬间,她想要不顾一切地冲上去,将那柄剑抱在怀里,向世人宣告它是她的,无人可以染指。

  但下一秒,从丹田传来的丝丝凉气就惊醒了美梦。小铃铛的眼神瞬间从失真的渴望变做了警惕,下意识地远离了那看似美丽的长剑,刻意地扭过眼神,将自己的注意力集中在面前的蛋上。

  “喵?”

  “诶?”小铃铛耳朵一动,却见那只黑猫出现在蛋的底部,她立即欢喜地纵跃上前。出乎意料地,这一次黑猫不闪不避,老老实实地让她抱在怀里,然后……

  “啊!”小铃铛右手一疼,却是尖锐的猫爪划破了她的皮肤,带起一蓬鲜血,落在那颗蛋上。不等她拍拍黑猫的脑袋教育一下这坏猫咪,眼前的巨蛋便发生了某种变化。

  “喀啦喀啦……”

  小铃铛吃惊地看着那蛋贪婪地吸收了自己的鲜血,随即剧烈地摇晃起来,整个蛋壳处处碎裂,露出了里面的……

  “这是……”小铃铛瞪大了眼睛,眼前的一幕有点出乎她的意料。蛋里的不是什么奇兽异鸟,天材地宝,也不是她以为的又一只能陪她玩的宠物黑猫,甚至不是什么连环画之类的。

  蛋里面的是一个人,确切地说,是一个和她年纪相仿的男孩子。银色的头发,黑色的长眉,面色苍白,嘴唇红润,双目紧闭。全身穿着不明式样的衣服,从头到脚没有一丝缝隙,浑然天成。这衣服紧紧地束缚在他身上,哪怕只是看着都让小铃铛感到一阵气闷。那面料中有不少黑点,好像有什么东西刚从他的身体里抽出。

  “好古怪的衣服,你说对吗,猫猫?”小铃铛轻轻拍了拍怀中黑猫的脑袋,后者两眼一眯,“咪呜咪呜”地蹭蹭她的下巴以示回应。

  不过,哪怕是见多了长相俊美的师哥师姐,小铃铛也必须承认面前的男孩子,至少在她的印象里,也属于非常可爱的范畴。看起来就让人有一种……

  “嘻嘻。”她露齿一笑,两颗小虎牙尖尖地探出头,像是发现了老鼠的小猫。

  ……欺负一下的冲动呢。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蛋里的男孩,我们的主角渐渐有了意识。下一秒,他突然睁开了眼睛,看向眼前的世界。

  于是,面前女孩那狡黠又不失可爱的笑容,就这么印在了他的脑海里,无论过去多少年,无论发生什么事,他都不会忘记自己刚刚“破壳而出”的时候,第一眼看到的那最美丽的笑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