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异世寻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勤学苦练假傻瓜 慈眉善目真恶人

异世寻侠 包子唐 4069 2019.06.07 00:06

  秦风睁开眼睛,周围的环境令他恍惚了一瞬间。清晨的阳光打在他的脸上,暖洋洋得令人直想打喷嚏。

  “又是新一天啊......”

  “喵呜?”黑猫从窗棂山探出小脑袋瓜,“你总算醒啦。”

  “恩?”秦风眨眨眼,猫咪的后半句话在他听起来就是撒娇的咪呜咪呜,“奇怪的猫咪......”

  “喵?!”黑猫一个趔趄,差点从窗户上仰倒,所幸秦风眼明手快,一把抓住了它的前爪,这才避免了黑猫大头着地的厄运。

  “喵喵喵!”黑猫马上用最闪亮的眼神瞅着自己的主人,“我就知道你会救我的,你一定能记得我,对吗?”

  “当心一点啊,”秦风拍了拍黑猫的头顶,顿时令它得意洋洋,不过下一秒它就被狠狠打了脸,“我还真没见过几只比你更笨的猫呢。”

  笨!猫!

  我不是笨,我也不是真的猫啦!黑猫泪流满面,蜷缩成一只小小的煤球拱在主人怀里。此刻它只想把那见鬼的参谋拖出来好好鞭尸一万遍,还说什么猫咪是这个世界最受欢迎的动物呢,结果连主人都认不出自己,怎一个惨字了得?

  “别伤心啦,”秦风好整以暇地梳理着黑猫的毛发,“你瞧,我也是自己一个人,而且我也很笨的。”

  不,主人呐,你只是失忆,或许还摔坏了脑子......好吧你现在就是笨了点,但这不妨碍你恢复正常啊。还有你可不是一个人,我不是在这陪着你吗?

  “不过没关系,师父总是说笨鸟先飞早吃粮,说不定你练习练习,就能捉老鼠了呢?”

  哦,练习练习......等等,捉老鼠?

  黑猫的眼前立刻出现了一只肥硕的灰色老鼠形象,那小小的眼睛,黄黄的板牙,肮脏的皮毛,不知踩过什么地方的脚丫......

  呕!

  谁特么要抓那种东西!

  黑猫全身一哆嗦,身上猛然发力,扭身跳出了主人的怀抱,“蹭”地一下跳出大门不见了踪影。

  “诶,跑掉了......”

  秦风在原地愣怔了一瞬,接着无奈地起身。说来也怪,明明自己没有恶意,怎么什么小动物都不愿意靠近自己呢?

  又是一个人了啊......

  摇摇头,秦风决定不去考虑这些事情,还是老老实实完成师父布置的功课为好。

  从秦风清醒后已经过去两个多月。记得师父说过,一年一度的门派大比就在半个月后进行。这几天秦风总能感觉到门派里多出不少陌生人,他们的气有些中正平和,温润如玉;有些残暴血腥,凶恶似虎;有些霸气毕露,震慑群雄;有些上善若水,包容万物......林林总总,不一而足。

  但这些气的主人都有一个共同点,那是秦风自知现在的自己始终不具备的:

  强大。

  超乎想象的强大。

  秦风并不知道,天玄宗在侠客与武林之中都具有相当重要的地位,因此来到这门派大比的不是各派头脑,就是一方霸主。甚至,往年还有朝廷的官员来观礼。不过这些手无缚鸡之力的穷书生和只有两把子力气的武将总被这些江湖中人瞧不起,背地里少不了称呼几句“狗腿子”、“蠢丘八”。

  然而,今年却完全不同,甚至很少有人够胆看一眼朝廷的队伍。原因无他,在队伍最前面那位笑眯眯的中年人还有他身后脸戴面具的一男一女身上的高手气息足够打消任何人放肆的企图。

  既然不能看,那也只能私下里说说。从朝廷队伍出现开始,江湖中人的议论就没有断绝。

  “这是何人?”

  “不知,但他身上的气......嘶,便是这九州十二道之内,也没有多少人能出其右吧。”

  “恐怕只有那五皇八王十三将才能稳压此人一头。”

  “五皇可以,十三将就算了。八王么?也得分人。”说这话的是个身着青色长衫的白面儒生,认识他的人都称他一声百机子。此人隶属儒侠,兼修天道,对江湖上的大事小情了如指掌。

  “那你倒是说说,”有好事的起哄,“八王里究竟有谁能压过他?”

  “哼......”百机子闭目不言,自顾自地品着茶。见状,周围本想听热闹的人也只能讪笑而退。

  “一群鼠辈。”戴面具的男子眉头一皱,在心底暗暗出声,“不如杀了算了。”

  “别。”女子连忙阻止,“这里毕竟是天玄宗的地方,贸然动手未免授人把柄。”

  “切,我们还用怕天玄宗么?”男子相当不忿,但仍是乖乖听话,没有主动出手,“我们,可是六扇门!”

  “那也不行,反正这段时间里,你给我好好听话,别捣乱!”

  “好好好,不过丑话说在前头,如果有人挑衅,那我就......”

  “呵呵,年轻人,到底是年轻气盛啊。”一男一女一惊,却是一直没回头的中年人传音入密,以高深内功神不知鬼不觉地切入了他们的对话。

  “魏公公恕罪。”两人想要按六扇门的规矩单膝跪地,却愕然发现自己的身体不受控制,继续向前稳稳地迈步,没有表现出一丝异常。

  还是两人之中的女子反应迅速,立刻在心底道歉:“是我等孟浪了。魏公公真气已至化境,绝对是天下间少有的高手。”

  男子也明白过来,原来为了避免他们露出马脚,中年人竟然用真气阻止了他们下跪的举动,同时看周围人的表情,竟然没有谁能察觉到这一招。

  这等真气外放的控制力令他这个机关术高手深深折服,“是!铁奉先知错!请魏公公恕罪。”

  “呵呵,无妨。”魏公公,魏金名毫不在意,“年轻就是应该张扬一些,别学我那些手下,以为板着个脸就是尊严。殊不知,只要你实力到了,哪怕在全天下头上拉屎放屁,人们也只会称赞一声真香,恨不得主动替你舔干净呢。”

  一男一女不着痕迹地对视一眼,纷纷在心底道谢:“谢公公教诲!”

  “呵呵......嗯?”

  魏金名突然眉毛一扬,看向一旁的山道上,驻足不前。见状,他身后的队伍也只能停下来,陪着他一起等待。

  “公公?”男子率先耐不住性子,“哪里究竟......”

  “呵呵,没什么。”魏金名收回了目光,“可能是我太过敏感了吧。继续前进。”

  停下了数秒的队伍重新动了起来,但任何人,甚至包括与魏金名只有一步之隔的两名六扇门捕快都没有察觉他嘴角转瞬即逝的笑意。

  “有意思......天玄宗还真不愧是天下武学半出其中的圣地,奇人异士何其之多。那么一个小鬼,竟然......”

  他又想起了那个在山道上蹦蹦跳跳的黑色身影,于是笑得更加温和,所有人看了都会心生好感,“......窥破了我动用真气的场景,还是在那种距离上。只怕,这份感知的功力,远远超过这些所谓的高手们。唉,可惜你是天玄宗的内门弟子,不然我还真有兴趣收个徒弟呢......”

  可惜......可惜......职责所在……可惜……

  山道上,秦风用力越过又一级台阶,身上早已是汗如雨下。整整一千八百八十八级台阶,每走一阶他都得保证运转一个周期的灵蕴诀。这灵蕴诀是天玄宗的入门心法,常人若想运转一周怎么也得三炷香的功夫,可他每上一级台阶都得运转一次,极大地消耗了自己的体力与精神。

  同时,秦风的步伐也有讲究:双手要背在背后,双腿做蛤蟆蹬腿。这是天玄宗的基础身法之一:蛤蟆三蹬腿。无论是名字还是实际效果,这套轻功的羞耻度都几乎破表,恐怕只有几个人才能接受。更何况,没人能理解这种先跳上半空,再重新落下的轻功有什么实战的意义。滞空时间一长,意味着自己把破绽拱手送到敌人的面前。全力起跳再落地,消耗的体能也不是一星半点。

  这轻功……完全是出力不讨好嘛,脑子正常的人才不会自讨没趣呢。看看别的轻功,什么鸳鸯步,什么连环腿,什么踏浪行,从名字来看满满地都是逼格,很高大上嘛。干吗非得在蛤蟆蹬腿这种垃圾上浪费时间呢?谁被忽悠练习这东西就是傻瓜嘛。

  傻瓜……

  或许吧……

  但秦风就是这么做的。

  “一千级阶梯了。”秦风稳稳地落地,活动了一下身子,让内息恢复平稳,“今天的状态不错。”

  秦风知道自己很笨。拿灵蕴诀来说,师父认为正常人随便花个三天两头就能记下来,他却得死记硬背整整十天。为这,他没少被师父嘀咕。蛤蟆蹬腿他倒是一学就会,连纠正都不用,气得师父问他将来是不是想吃天鹅肉。

  秦风想了想,很认真地回答说是,于是脑袋上又挨了一下。他不太明白,怎么说实话也要挨揍呢?

  看来还是自己太笨。

  既然笨,就要用笨蛋的做法,最简单的莫过于听从聪明人的指挥。而秦风心目中的聪明人,头一个是师父,第二个,不知为什么,他总觉得是那个一面之缘的女孩。

  既然师父比自己聪明的多,又不会害自己,秦风觉得自己没必要想太多,跟着师父说的去做就好了。

  所以,从第一天开始,他就坚持完成师父设定的功课。只可惜,自己实在太笨,连第一条都做不完,更别说其他的内容。

  “不过今天有希望。”秦风咬牙再上一级台阶,这已经是第一千零五十五级了,可给秦风的感觉却像是刚刚开始一样。他知道这是师父口中的“过劳错觉”,身体已经超越临界点,自己反而不知道疲惫。

  “这时候,就更不能停,嘿!”

  又是一级,这次秦风晃了晃,差点保持不住平衡。好在这半个月清晨的基础锻炼没有白做,他暗自回想走缸时自己保持平衡的方法,全身一发力将重心拉回了台阶上。

  “呼……”

  不知是不是错觉,秦风总感觉自己的内息运转速度快了许多,连带着真气也雄浑了不少。他伸手摸摸胸口的玉石,那是师父送给他的绿灵玉,武者把真气输送进去形成循环,玉石便能反馈武者的修为境界。从最低等的十三品不入流到传说中的一品历史传奇,这玉石都能检测出来。说起来,师父还提到过这附近的玉石矿,如果自己能完成他布置的基础训练,除了教给自己一门独门武功外,还会让自己去玉石矿坑“涨涨见识”。

  在那之前,师父严令禁止自己使用玉石探测自己的修为。秦风不太懂个中含义,不过师父说的就应该被执行,即使自己没有能力做到也一样。

  “接着跳,嘿!”

  秦风跃起,又落下,尽量运转灵蕴诀。一周天后,再次跃起、落下,运行内功,周而复始……

  说实在的,这套如同蛤蟆觅食的动作着实不雅,就算天玄宗内部人士也不怎么喜欢,更不用说这些江湖散人了。从第一个人不经意间瞥见秦风开始,各种污言秽语便一股脑地扩散开来。

  “傻瓜吗他,这种功夫也拿出来丢人现眼,不怕被人笑掉大牙?”

  “这你就有所不知了,他那武功,明显就是冲着搞笑去的。嘿嘿,只要让敌人笑岔了气,他便有机可乘啊。”

  “当真?那这可真是卑鄙下流,就算是唐门暗器也不能与他相提并论啊。”

  “那边的龟孙特么说啥子?来来来,看看是你快还是咱这暗器快!”

  “别吵啦……”

  会场乱成一片,秦风却仍旧心无旁骛。灵蕴诀,要的就是一个心无杂念,方能最大化效果。在这方面,自认为行动力与理解力不足的秦风反而能集中所有的注意力,用全部的汗水投入一件事情,效果远远好于那些三心二意,自命不凡的江湖人。

  “一千八百八十三、一千八百八十四……一千八百八十六、一千八百八十七、一千八百……诶?”

  眼看修炼就要完成,秦风眼前突然出现了一双镶着绿色猫眼石的金边黑靴,挡住了他的去路。

  “?”秦风不解地抬起头,却见三个长得一模一样的瘦高个拦住了他的前路。秦风不着痕迹地皱了下眉,本能告诉他有麻烦上门了。

  “几位大哥,你们有事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