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异世寻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异世寻侠

包子唐

  • 武侠

    类型
  • 2019.05.30上架
  • 10.70

    连载(字)

7位书友共同开启《异世寻侠》的武侠之旅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筹六猫朕欲禁侠 窥天道我知先机

异世寻侠 包子唐 4158 2019.05.30 10:48

  自从鸿蒙帝上古一战,驱赶异族,占据中原,定鼎天下,人族已成中一大陆主宰三千三百零一年。三千年来,天下分分合合,合合分分,历经鼎、梁、沛、煴、袁、七国、八争、铮、杭九大时代直至如今的鸿朝。

  鸿朝,由鸿武帝刘国正一手创建,号称继承鸿蒙帝之遗旨,为天下人族正统。前后历经武帝、文帝、明帝、昭帝、孝帝、正帝共六任帝王。除正帝由于身体不适,重病而卒,余下几位帝王皆得高寿。数位皇帝在位期间,虽不能秣兵历马,开疆扩土;却也能励精图治,济世安民。直至如今,天下一派祥和,歌舞鼎盛。

  但,虽说百姓是幸福的,然而“老爷们”知道的多,自然要痛苦的多。所谓自家人知自家事,行里人说行家话,这些帝国的最大利益者总是心有利刺,惟愿拔之而后快,却迟迟不得动手。

  这根刺有一个响当当的名字,那就是——

  侠!

  当今圣人出于个人原因不喜欢侠,世家集团因为利益纠纷不喜欢侠,强大宗门因为尊严屡屡被冒犯不喜欢侠。倒是百姓、商人、地方官府对秉持正义的侠客有不少好感。

  可这无济于事。

  当一个国家的统治者,一个国家的脑袋对侠有了敌意,光凭升斗小民,贩夫走卒的意愿,又怎能扭转乾坤?更不要说侠客们秉持着自我正义,挺直着铮铮傲骨,对官名利禄不屑一顾,更不会买朝廷的帐。这种目无法纪,我行我素的行为,进一步激发了朝廷的怒火。

  虽说宗门与部分世家出于其江湖背景,屡屡调节双方冲突。朝中更有六扇门收纳江湖草莽,用来当做缓冲地带。但圣人还是走出了激进的一步:以太监魏金名、温左叶为首收罗对朝廷忠心的高手,制造死士,广发间谍,成立了专门应对“武功高强的不轨之徒”的东厂。

  不过,东厂虽强,仅仅是高手们足以威压四方。死士与间谍可以胜任底层的炮灰工作,可中层战力却严重缺乏,应对不了层出不穷的高手与小高手。更兼东厂高手有质量而无数量,唯有魏氏手下的“四大天王”与温氏手下的“六大金刚”可堪一用,其底蕴远远比不上成立数百年之久,身后拥有三大世家支撑的六扇门。

  圣人深深感觉到,想要遏制侠客这群老鼠,决不能只依靠这些“大猫”。“小猫”、“恶猫”、“猛猫”、“快猫”还有“聪明猫”都是他必须的。

  因此,圣人很快就展开了他的计划。元龟十五年(真历3301年),他召集朝中重臣于都城上京(原名鸿都),商议征伐侠客之法。

  众人落座,不等圣人言明召集之意,突然间天摇地动,晴空雷响。众人急忙护卫圣人出殿观望,却见天空破开大洞,一枚六角巨星从中陨落,隐隐有虎啸龙吟,凤鸣龟行之像。那奇物在空中盘旋三周,突然往上京东南而去,坠入云层中消失不见。

  消息传出,天下哗然。有识之士立刻声明此乃天降异象,必有奇人应像而生。圣人立刻严令诸臣查清异物去向,希望能在江湖人士或世家宗门之前将它找回。

  然而,事与愿违,三日后探子回报消息,怒火中烧的圣人竟是险些大开杀戒。若非东厂大总管魏金名,六扇门总捕头铮破阵两人苦劝,恐怕整个天难道的探子都会被勒令自尽。

  “天玄宗,又是天玄宗!”圣人丢弃了所有的矜持,状如疯虎,双目赤红,披头散发,仰天长啸,“为何苍天如此不公。那反贼之首何德何能,竟连异象也如此趋之若鹜?”

  圣人身后,魏金名与铮破阵垂手而立,不发一言,静静地聆听天怒之威。

  “呼......呼......”

  许是发泄完了怒火,圣人终究还是平静了下来,只是目光深处的凶意一闪而过:“魏金名。”

  “臣在。”两鬓斑白的太监头子上前一步,语气不悲不喜,态度恭谨却不献媚。

  “朕记得天玄宗今年的门派大比就在三个月后,可有此事。”

  “回圣人,确有此事。”

  “朝廷收到请柬了是吗?”

  “已经妥善保存在银库。”

  “很好。”圣人一挥袖子,魏金名立即单膝跪地,双手举过头顶,准备接过旨意。

  “朕日理万机,不宜轻动,那就由你亲自去一趟。记住,朕想得到那东西的消息。”话音刚落,一件沉甸甸的明黄色包裹落在魏金名手里,后者双手一握,弓腰起身,庄重地后退三步,转身快步走出正殿。

  “破阵。”

  “臣在。”铮破阵上前一步,双手一拱,上身微微前倾,低头应答。

  “朕说的事情,那几个老将以为如何。”

  “回圣人,那几位都好说,只是......”铮破阵的嘴里吐出了一个人名。

  “哦?”圣人似乎惊讶了一下,转头看向铮破阵,后者不由得把头低得更深了,“怎么,唯一一个反对的竟然是......他?你,可知道原因?”

  “臣无能。”

  “唔,无妨,朕也没有料到啊。”圣人摆摆手,重新看向大殿的墙壁,“唉......本以为他会是最支持的那个呢,没想到......”

  铮破阵没有回答,只是把自己的头又垂下了一点,好像要用两边的领子把自己的耳朵堵住一样。听圣人的意思,他不但不恼火,反而很……高兴?铮破阵不敢听下去,生怕得知更多的隐秘。

  好在圣人很快就转移了话题。

  “算了,这事你们六扇门不要插手。”圣人思虑良久,还是做出了决定,“告诉东厂,他们也是。”

  “那......”

  “先把另外四军拉起来,这方面还需要你们六扇门带头啊。”圣人摆摆手,“好了,你先下去吧。”

  “诺。”铮破阵深施一礼,态度恭谨地后退三步,一转身出了殿门。

  出得殿外,铮破阵迅速走过九曲回廊,又穿过桃花林,通过小荷塘,走到了宫门口。他正要运起轻功,却被一人叫住:

  “铮总捕头。”

  脚下一顿,铮破阵鹰目一抬,却是先他一步出来的魏金名在宫门口。看那架势,似乎是等待自己商量什么事。

  “何事?”

  “小事。”魏金名一如既往地面无表情,“向你借两个人。”

  “不借。”

  “……呵……”魏金名嘴角一动,似笑非笑。这种皮笑肉不笑的表情令铮破阵皱起了眉头。

  “笑什么?”

  “哼……”魏金名的身影突然一闪,瞬息之间跨越了十米的距离,俯身在铮破阵耳边低声说了句什么。

  “你……!”铮破阵双目一冷,右手下意识地弯曲成爪。下一秒,一对修长的手指鬼魅般现形,轻轻捻住了他的手腕。

  “这可是皇宫啊,总捕头大人。”魏金名低低出声,“别这么暴躁。多大的人了,还这么毛手毛脚,不值当。”

  铮破阵面上不动声色,心中却早已翻涌起惊涛骇浪。他早就知道这个僵尸脸老太监是个高手,不然也不会力压温左叶担任东厂大总管。

  但,身为四品凝神的顶级大高手,铮破阵自信不会输给对方多少。然而,眼下的情况却将他的自信砸了个粉碎。对方居然只用两根手指就制止了自己的行动,而自己几乎不知道他怎么出的招!这说明对手和自己至少有一个大境界的差距。考虑到自己的修为,那魏金名的实力就呼之欲出了。

  “你藏得够深的。”铮破阵恢复了那副淡然的表情,连眼神都没有露出一丝破绽,“谁能想到,不争不抢,不声不响了整整几十年的老太监居然是三品凝神以上的绝世高手。”

  “低调而已。”魏金名不以为意,有时候活着比实力更重要,毕竟只有活人才有资格谈论未来,“倒是我刚才的事情……”

  “我有说不的权利吗……”

  “好,痛快!”魏金名呵呵一笑,松开了铮破阵的手腕,“既然总捕头这么慷慨,那咱家也不能小气不是?放心,咱家会送镇小子一个大功劳。这对你们铮家,可是一个大筹码。”

  “……”铮破阵沉默了,他弄不明白魏金名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按理来说,东厂与六扇门职责多有重复,相互看不顺眼,一般不会这么和和气气地来往,背地里下绊子往死里整倒是有可能的。怎么今天就……

  除非……

  铮破阵目光一闪,难道东厂会获得什么大利益,大到他们自己都没胃口吃下去?还是说,如此行事一定会被圣人忌惮,所以要让六扇门参与进来,以防猜忌?

  不管怎样,东厂都需要一个盟友,或者至少是合作者。六扇门虽然不需要这些,但多一个朋友也没什么坏处。

  那么……

  “你要谁?”铮破阵直接开口。

  “神机堂的那两位。”

  “可以,不过,你们得保证他们的安全。”

  “没问题。”

  齿轮,就在几句话间被不经意地拨动。多年以后,偶然回忆起这一幕的魏金名,也只能感慨世事无常。

  就在上京朝廷暗流涌动之时,他们口中的主角,位于天难道的天玄宗,此时仍旧过着自己的生活。

  天难道地处中原与西州交界,此地多崇山峻岭。又因为七国争霸之时蜀国崛起于此,故而西州(本名益州)又名蜀地。

  俗语云: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故此朝廷设立九州十二道时,将中原与蜀地之间的这一道命名为“天难道”,颇有感慨此地险峻难攻之意。

  天难道之所以险峻,全在于自南向北,连绵不绝的数座山脉。顶峰入云,高不可攀。

  不过,这巍峨的地势,多样的生物倒也为多种奇门异术提供了便利。尤其是星相一道,在这天玄宗门,高山之巅尤其吃香。

  经年累月,不知多少星相学者来到天玄宗奉上厚礼,只为求得天机阁一晚,描绘星图,答疑解惑。朝廷也不例外,须知君权天与,钦天监必须有足够精准的星图,才能更好地为君权服务。因此,便是朝廷也要出钱,买来天玄宗三分面子。

  但,六月初九这一天,天玄宗竟然关闭了天机阁,不管旁人出多少厚礼,许多少承诺,竟是无人得以踏进一步。有人问起,一律被告知掌门并凌虚道长有大事相商。众人也只能不了了之。

  相比此等大事,或许只有少数人才注意到天玄宗一向不禁出入的后山也同样封闭了。可这又不妨碍他们的生活,因此何必关心呢?

  只是无人知晓,这两者之间还真有联系。

  此时,天机阁内,两名男子正相对而坐。上首之人一身素白长袍,脸戴白玉假面,黑发无风自动,显然正运转内力。下手之人一身淡青道袍,须发皆白,却不见多少皱纹,面色红润,气息雄浑,一派宗师气度。

  这正是天下五名绝世大高手中的两位:天玄宗掌门赵无言,武当派首席凌虚子。两人平素里皆是气度雍容之人,但今日不知为何,却是眉头紧皱,显得心事颇重。

  “呼……”

  赵无言轻吐一口气,渐渐收敛内功,整个人也慢慢恢复了生机。

  “如何。”

  尽管极力克制,凌虚子语气中的紧张之意还是让赵无言捕捉了个正着。他轻笑一声:“不清楚。”

  “不清楚……那就是说能看到些景象了?”凌虚子长出一口气,“还好还好……那你究竟看到了什么?”

  “凤凰。”

  “凤凰?”老道眉毛一挑,“好事呀,你干嘛还这么愁云惨淡的?”

  “哼……”赵无言身上的气息瞬间沉郁下来,“是浴火的凤凰。”

  “涅槃?”老道的脸色也变了,“不会吧?这里可是天玄宗,天下武学圣地,侠客领袖,更有你这样的高手坐镇,怎么会……”

  “武功再高,名望再好,也敌不过人心啊。”赵无言看向左手边的墙壁。凌虚子知道,那是所谓的“异象”落地的方向,正好就在天玄宗的后山。

  “多事之秋……莫非天道所说的浴火凤凰,就应在这天降奇物上?”

  “谁知道呢,呵……”

  说罢,两人对视一眼,又重新归于沉默。下一刻,沉重的脚步声在门外响起。

  “谁?”掌门沉声运气,将声音送过门板。

  “掌门。”

  “子正?出了什么事?”

  “小铃铛,她……她骗过守护弟子,进入后山了!”

  “什么!”

  轻轻地,又一处命运的齿轮,开始了缓缓的转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