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异世寻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幻境起秦风遇迷 飞剑出铃铛除妖

异世寻侠 包子唐 3595 2019.07.18 11:59

  花了半秒钟,秦风才意识到自己的处境。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漫空的阳光,奇怪的是秦风明明在直视太阳,却没有任何不适,仿佛这太阳本身只是个光源,毫无炽热与生机。

  “怎么……”

  秦风想站起身,然而周身似有千斤之重。这重量并非来自自己的身上,而是来自脚下的地面,来自这广袤的土地。更为雪上加霜的是,他仅仅稍微起身,一阵“叮叮咣咣”的金属相撞的响声便传入他的双耳。秦风下意识地低头,发现自己的双手竟然戴上了某种不知名的镣铐,双脚亦然。

  秦风尝试着张开双手,运转灵蕴诀,想通过暗劲震断它。可事与愿违,那镣铐不知是什么材质,竟然不断吸收着他的内力,大有“大快朵颐”的凶恶快感。秦风立即停止了这无谓的尝试,转而打量起周围的场景。

  他皱起眉头,不是因为周围没有危险的生物,而是因为这周围根本就看不到任何“生物”,更遑论能对自己造成威胁的家伙。

  黄沙、白沙、红沙……五颜六色的沙子,汇聚成一望无际的平原,向远方浩浩荡荡地流淌。天气并不热,甚至有些凉爽,可秦风丝毫没有喜悦的心情。因为这里几乎什么颜色都有,只有两个缺席:

  绿色,还有蓝色。

  没有绿色,意味着没有植被;没有蓝色,意味着没有水源。秦风一向很自信自己的目力,可此时此刻即使他穷尽千里目,也无法捕捉到哪怕一缕属于生命的颜色。

  “没有水……也没有风……”秦风叹口气,他明白这样下去自己不能长久。然而这里的地貌简直相似到令人发指,天上的太阳又不偏不倚地站在正中心,连分辨方向的可能都被彻底断绝。

  “你看到了什么?”

  苍老的声音从侧后方传来,秦风略微愣神,接着回过头。他看到了一个非常熟悉的钓鱼老人,甚至连他手上的鱼竿都没有任何变化。

  只是……

  “在沙漠里钓鱼?”秦风露出一抹苦笑,“这里可没有什么锦鲤啊,老人家。”

  “垂钓垂钓,有垂有钓。”老人完全不在意秦风语气中流露出的埋怨,“我还没到那种境界。现在的我只是‘垂’,至于‘钓’?我决定不了。”

  “决定不了?”秦风面露疑惑,“那谁才能决定?”

  “……”老人诡秘一笑,这时的他给秦风一种说不明道不清的熟悉感,“自然是愿者上钩方可。”

  秦风一顿,湖水没过头顶的窒息感淹没了他,他突然意识到老人要钓上来的锦鲤究竟是谁。

  “我想我知道您的意思了,”秦风用上敬语,直直地盯着老人,“这里不是我的现实。”现实这两个字被秦风咬得很重。

  老人脸上古井无波,只是微微颔首:“当然。”

  “……那好吧……”秦风看了眼远方,不知何时那里的天空开始微微闪烁扭曲,好像有什么不耐烦了似的。

  秦风盘膝坐下,双肩平稳,两手轻轻搭在膝盖上,气沉丹田,脊背挺拔,头脑放空。这是师父教导他灵蕴诀时最常用的冥想姿势,此时需要集中自己心神的他,下意识地摆出了这已经重复了数十次,几乎烙进骨子里的姿态。

  “呵……”老人看着秦风熟练的动作,心下暗自点头,“看来,那两个小子把自己的徒弟教育得很不错嘛,说不得这天玄宗的未来,就要依靠在这小鬼,”他满意地看了眼秦风,转而把视线投向距离他仅仅一步之遥的对面,“还有这丫头身上了。”

  老人说的不是别人,正是秦风始终没能找到的小铃铛。她同样双目紧闭,眉头紧锁,和秦风几乎是面对面,可两人似乎同时视对方为无物。

  “希望你们能走出这里吧……”老人看向远方,之前秦风注意到的闪烁与扭曲此时已经变得较为明显,连天上的太阳都隐隐有了波动,畏惧地后退着,“老头子已经送走太多的晚辈了,或许你们能过这一关?希望如此……希望……如此……”

  “相信则有,不信则无,切记切记……”

  一阵风吹过,沙地上只剩下了秦风与小铃铛相对而坐的身影。

  再次睁开双眼,秦风轻轻叹了口气:

  “已经是第三次了……”

  和之前两次不同,这一次他的周身一片漆黑,各种诡异的声音环绕四周,仿佛只要他一动,就会有无数怪物扑上来将他撕碎。

  但,秦风并不担心自己的处境。老人的话语已经给了他提示:相信则有,不信则无。这说明这里的种种不是取决于其他,而仅仅是来自于自己的心境。

  所以,秦风明白自己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坚信本心,让自己成为这个世界的主宰。

  “信则有,不信则无。信则有,不信则无。信则有,不信则无……”

  秦风坐在黑暗中,他的第一个想法很简单:

  要有光。

  光是什么?

  明亮的?

  温暖的?

  给人以希望的?

  不,不对,那是人们的光,不是我的光,凭它是驱散不了黑暗的。

  那,什么才能驱散这黑暗呢?

  秦风的眉头紧紧皱起,随即倏地松开。他回忆起了曾经经历过的最深刻的黑暗,还有那溺水一般的窒息。在那黑暗的尽头,他睁开双眼,看到的是……

  “秦风?”

  “……嗯。”秦风终于露出微笑,他睁开双眼,轻轻点头回复道:

  “小铃铛。”

  周围的黑暗突然散开,露出了被它们覆盖的景物。秦风很快认出这里是后山,他“落地”的地方。在这里,他遇到了面前这个女孩,遇到了自己的师父,还有天玄宗形形色色的前辈们。

  “这才是真正的光明。”

  秦风站起身,他知道自己应该去哪里了。

  “要走吗?”小铃铛蹦蹦跳跳地来到他的身边,一双大眼睛眨啊眨。

  “走吧。”秦风点点头,“去议事堂。”

  就在秦风迈开步子的同时,转轮王的心里突然一动。他本能地意识到有什么东西在脱离掌控,于是他下意识地看向那扇大门,结果……

  “怎么可能!”

  “怎么了?”巨门立刻抬起头来,努力保持清醒,“发生什么了?”

  “那扇大门……它……”转轮王的嘴唇不断哆嗦,“这不可能。”

  “不可能什么?”巨门转头看向大门,“不就是区区死……”

  声音戛然而止。

  “区区死门?”转轮王瞥了眼已经僵直的巨门,心下一阵不屑,“光是死门还好了!你仔细看看清楚,这里的卦相究竟在怎么变化?”

  “这……”巨门语塞,哪怕他是个阵法白痴,数数他还是没有问题的。面前的大门上,很明显有整整八种颜色不同的力量在相生相食,这说明……

  “他的命灯怎么会如此混乱?”巨门理解不能,“难道一个人生命的道路不应该就只有一条吗?”

  “不知道。”震惊过后,转轮王突然起了某种兴趣,“这下有意思了!这么多年,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情况。呵呵呵……要不要等这小子出来把他给解剖了呢?呵呵呵……”

  “咳咳!”巨门一阵无语,解剖这小子?那位怕不是要找你拼命诶!“前辈,他叫秦风,是子夜前辈的义子兼徒弟。”

  “呵呵……咳、咳咳……”转轮王笑到一半,被这突如其来的消息炸懵了,急忙把自己的笑声转化成一阵咳嗽,这才避过了心动过速而死的惨剧。

  “哦……是那小子的弟子啊……”转轮王收拾好了心态,故作不屑地说道,“那还真麻烦。算了,大人有大量,我不计较就是了。”

  “……”巨门暗自翻个白眼,这老家伙见风使舵的能力还真强,难怪做出那种事还能潇潇洒洒地活到现在。

  “前……”

  “别说话!”转轮王伸手阻止了巨门,“就快出来了。”

  门后。

  “到了。”

  秦风调整一下呼吸,看向面前简陋的小屋。大门紧闭,灰尘斑驳,隐隐流露出一种萧瑟之感。

  “进去吗?秦风?”

  “……”秦风沉默了一瞬,随即露出笑容,“好。”

  秦风站定,伸手轻轻推向大门。随着他指尖的移动,小铃铛的双眼逐渐亮起异样的色彩,右手也在不知不觉间抬起,隐隐散发出绿色的光芒。

  两人似乎都没有察觉到,远处的台阶上走来了一高一矮两个身影。

  下一秒,世界突然被分割成了无数个瞬间。

  秦风的手指碰触到大门。

  小铃铛的右手悍然刺向秦风的后心。

  一柄软剑毒蛇般飞出。

  秦风突然侧移一步,上身一弯。

  右手一空,小铃铛勃然变色,这出其不意,势在必得的一击居然失手了!

  这还不算完,不等她做出下一步反应,一记凶狠的侧身进肘当胸袭来,对准了她的心口。

  同时,眼角余光里,一道寒光悄然浮现,正正好好封住了她躲避的路径。

  而出手的是……

  微微侧目,她看到了一张怒气冲冲,却又和她一模一样的脸。

  正主来了?难怪配合得如此天衣无缝。

  不过……

  “小铃铛”眼中寒芒一闪,整张脸瞬间扭曲狰狞,大片大片黑色的不明物体附着上她的皮肤。这变化令秦风心里一震,本能驱使他生生收手,变肘为蹬,趁着她应对那飞剑的空隙,左脚狠狠踢中她的右腿,借助反作用力整个人腾空而起,连续几个纵跃停在来人的身边。

  “这次不认错人了?小呆瓜?”

  熟悉的声音传进秦风的耳朵,他苦笑着低下头。小呆瓜,这才是真正的小铃铛对他的称呼,那个已经彻底没了人形的冒牌货只会不咸不淡地叫一声“秦风”。

  不过哪怕秦风再笨,他也能听出来小铃铛此时的怒气,哪怕她的声音静如秋水。

  “我的错。”秦风很干脆地点点头。他知道身旁的女孩理解眼下的情况,可理解不等于不生气,该认错就一定不能犹豫。

  “……算你识相……”小铃铛隐蔽地翻个白眼,她怎么可能看不出这小子的求饶之意,只是她实在不爽这笨蛋和“长得很像自己的家伙”亲近——哪怕是看起来亲近——的事实。

  “话说回来,”秦风的目光回到议事堂前那个已经彻底化作黑暗的怪物,“那边的之前和你很像,她是谁?”

  “不知道……”

  秦风耳朵微动,小铃铛话语里的游移没能逃过他的捕捉。不过,他并不打算追究,就像小铃铛始终没有追问他的过去一样。

  等一下……

  “小铃铛?”秦风突然意识到人数不对,“和你一起来的那个人呢?”

  “和我一起……?”这一次小铃铛的语气就只剩下彻底的疑问了,“没有人和我一起来啊。”

  “是吗?”秦风毫不在意地点点头,“那可能是我看错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