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异世寻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满腹怨气遭暗算 一腔怒火受埋怨

异世寻侠 包子唐 4059 2019.06.13 11:54

  “声音很熟悉。”秦风笃定地说道,“我不久之前可能见过这个人。好像是什么裂石火……还是碎岩狐?大男人干嘛叫狐狸啊……”

  “噗嗤……”小铃铛先笑出了声,不是因为那三个活宝黑如锅底的脸,也不是因为秦风的逗趣话。而是因为他竟然能用最一本正经的语气说出最嘲讽的话来,没看见身后那什么“老大”的脸都变成红薯了吗?

  “是碎石虎!”他一字一顿,咬牙切齿,若不是被两兄弟拦着他早就冲上去咬人了。

  “哦,能打洞!”

  小铃铛一拍手,身边秦风马上跟上当好捧哏:“何解?”

  “据说雍凉有异兽,其名食异,喜食铜铁,常常打碎矿石,吃下其中美味。又因其身型花纹颇似老虎,故名碎石虎。”

  “只是它虽然样子威武,却也仅此而已,一遇到危险就要往地上挖洞,想把自己埋进去。谁知它身躯庞大,饶是费劲半天也只能埋掉自己的脑袋。”

  “说白啦!”小铃铛戏谑的眼神隔着一层面纱都能看得清清楚楚,“这就是个银样蜡枪头,正宗样子货!”

  老大的头上开始冒烟:“小丫头片子别欺人太甚,爷爷一只手就能捏扁了你!”

  “怎么?”小铃铛脚尖一点,飘飘扬扬落到树梢,白底红蝶金线鞋轻轻贴在树枝上,整个树冠居然连一丝晃动都没有,“想比比看谁厉害?”

  “嚯!”老二眼前一亮,半天睁不开的眯眯眼终于见了光,“好俊的轻功!”

  老三显然关注点不同,他定定地看着小铃铛脚上的绣鞋:“蝴蝶诶,真漂亮。”

  “比?”老大则注意到了她的挑衅之意,这倒是正中他们的下怀,“怎么比?”

  “大家都是武者,那当然要比武功啊。”小铃铛一副理所当然的口气,顺便“隐蔽”地翻个白眼,翘起下巴鄙视了对方,又将老大气得差点倒仰。

  “不过呢,”小铃铛话锋一转,“我们才刚入门,学的是基本功,怎么对敌都没人教。再加上……”她探出玉指,点了点面前的三人,“三个大男人,竟然联手欺负两个小孩子外加一只猫咪,说出去可是会让人笑掉大牙的呢。”

  “……这……”老大这下也麻爪了,只能拼命挠头。说的是啊,论武功他们哥仨绝对有自信,可偏偏对手只是两个孩子,无论单挑还是群战他们都是胜之不武。但这武还非比不可,究竟该如何是好?

  抓耳挠腮半天,老大也没个头绪,最后只能垮下脸:“那你说怎么办吧。”

  “嘻嘻。”小铃铛得意地笑出声音,秦风似乎又看到狐狸尾巴高高翘起,“武者嘛,当然要练好基本功啰,我们就比这个吧。”

  “基本功?”老大愣了愣,“也成,那比啥?硬功?内功?”

  “哎哎哎!”小铃铛双手叉腰,一副义愤填膺的模样,“你怎么净挑你们的长处来说?那我还要比翻花绳,踢键子呢,你干不?”

  “啊?”老大一脸迷茫,“可是,不比自己的长处,那还能比啥?”

  “……”小铃铛一时间无语,虽说人不要脸天下无敌,可是人若白痴也同样天下纵横,“是,要比长处,但也不能全都比你们的长处吧?”她把“你们”这两个字咬得很重。

  “哦,那你们要比什么?”

  “啧,”小铃铛咂咂嘴,身后的狐狸尾巴又开始左右摇摆,“我们也不占便宜,首先按照你们的要求,比比外功好了。”

  “没问题!”老大两眼冒光,“这是咱家的长处啊!”

  “行啊,那小呆瓜你上。”

  “啊?我?”秦风一脸懵,指着自己目瞪口呆,“我啥都不会啊,怎么跟他比。”

  “哎呀!没用的男生!哼!”小铃铛顺手拍了一下他的脑袋,“那就本小姐亲自上阵!”

  “你?”老大打量了一下对方竹竿似的胳膊,顿时呵呵一笑,抖抖肩膀,炫耀自己一身的腱子肉,“小丫头,那就别怪咱家胜之不武了!”

  “谁说你一定能赢的。”小铃铛示威性地挥挥拳头,“鹿死谁手还犹未可知。”

  “好好好......”老大摆摆手,“说把,具体怎么比?”

  “看到那边的大石头没有?”小铃铛指向路旁的大树下,众人齐齐看去,那里有一块扁平的石板躺倒在地。

  “你我各出一招,谁能打碎那块石板,谁的外功就更好。”

  小铃铛的提议马上得到了老大的赞同:“成!为了不欺负你,咱家先来,你们看着!”

  说罢,老大站到石板前,扎稳马步,气沉丹田,聚精会神,运气于胸,双目炯炯有神,只等最佳状态便要鞍马合......

  “等等!”

  小铃铛突然出声,老大即将聚集到最高点的气马上被打断,整个人一晃,险些闪到腰。

  “哎呦喂!”老大连忙揉着自己的腰,一脸哀怨地看过去,“丫头,干啥啊?”

  “既然是赌赛怎能没有彩头?”小铃铛好整以暇地说道,“那这么着,谁要是输了,对方就在他脸上画点东西,然后去山下人最多的地方转上一圈。”

  “行啊!”老大火气上来了,“一言为定。”

  说罢,他吐气开声,右手成掌,举过头顶,眼露精光,只等最佳状态便要鞍马合......

  “等等!”

  在场的其他三人一猫同时抽了抽嘴角,这还真是好熟悉的两个字!

  “噗!咳咳咳......”这一次老大没能好好收住力量,一口气运岔了方向,拼命咳嗽起来。等他看向小铃铛的时候,声音里平添上一分怒意:

  “干嘛啊?这次又有什么事!”

  “我想了想,彩头好像不够呢。”小铃铛嘻嘻一笑,“这样!谁输了就要向对方行拜师大礼,怎么样!”

  “成了!”老大一声怒吼,两眼似有火光冒出,“丫头你等着,你这徒弟咱家收定了!”

  平心静气,周身流转,掌似铁石,心如明镜,只等最佳状态便要鞍马合......

  “等等!”

  “啊——”

  老大仰天长啸,接着一脸疯魔地转身狂吼:“有完没?还有什么彩头赶紧说出来,别再没完没了啦!”

  然而,所有人都是一脸懵比地看着他,尤其以秦风为甚。老大这才后知后觉,似乎、好像、大概、也许刚才说话的是个男的。

  “那个......”秦风弱弱地举起一只右手,“我是想告诉你,你的荷包掉了。”

  “......呼......”老大看着男孩清澈的眸子,强行镇压了自己心中的怒火,随后还摆出一张哭笑不得的面孔,“谢、谢谢。”

  拾起荷包,老大再次站在岩石旁边。这一次,他先是闭上眼睛,然后突然转过头看向身后。被他盯住的秦风与小铃铛一脸茫然地回望过去。

  “唉......”老大松了口气,再次看向面前的石板。然而这一次,无论他怎么静心,耳朵里总会有无数个声音在合唱:“等等!等等!”这腔调从上京的京腔到极南的山歌,或雄浑或凄婉,不一而足,在此刻的老大听来简直就是无数只鸭子在大声合唱,搅得他不得安宁。

  “管他呢......”老大一发狠,不等全身的力量集中到一处,竟是一声长啸,犹如虎啸龙吟,其内功功底极其深厚。

  可惜,既然说了是外功,老大打定主意只用外功应对赌赛。于是他强行抑制了内功运转,嘴角甚至因此沁出鲜血。但他仍是聚集可以调动的一切力量,凶狠地轰出一记右掌。

  “咔嚓”!

  烟尘四起,连大地都似乎下沉了两寸。老大的外功果然非凡,竟然一击将石板打出无数裂缝,摇摇欲碎。

  可惜,他终究是没能用尽自身的力量,因此石板虽然几近崩裂,但还是顽强地幸存了下来。见状,老大只能脸色一暗,退到一边做个“请”的手势。

  小铃铛自然无有不从,她施施然上前,不过并没有第一时间动手,而是仔细观察了一下石头的裂纹走向。

  “这是......”

  小铃铛眼睛一眯,虽说石头的裂痕看起来很可怕,可是它的中央却仍然牢固地连接在一起,即是说它的主要结构并没有受到损伤。

  也不完全是这样,她很快发现了一道极细的裂缝,从石板的中央一直延伸到另外一侧。如果用力得当,她完全可以借助这条裂缝彻底隔断石板。

  但......

  小铃铛没有回头,她不敢这么干,武者的直觉是相当敏锐的。如果这石板的状态是那个老大无意中打出来的,那只能说明自己运气太好。可要是这状态是他故意打出来的,那他的武功境界可能......

  小铃铛判断不出,不过一定不会只是什么“风尘三侠”这样简单。反正,七品六品的小高手们也没法保证自己能次次做到如此程度,这种力量的掌控力还有惊人的纯硬功实力......

  难不成此人会是......

  老大捡起荷包的细节又出现在了小铃铛眼前,明明那荷包落到地上还打了个滚,但捡起时它居然一尘不染。

  所谓“南水翠黄红,脱俗尘埃净。”,这说的是天下闻名的绸缎庄“江南水云”。五百年来,它的制品一直以“出淤泥而不染”闻名遐迩,据说每一件成品都能入俗世而不沾因果,是真正的天仙之作。

  但,普通人很少能获得江南水云的作品,因为从本朝元年起,它已经是彻头彻尾的皇室专供,只有大功人士或者三朝元老才能偶尔获得赏赐。

  这样珍贵的东西......为什么会在这个人身上?

  疑窦丛生,不过小铃铛全然没有一丝表露,旁的人看了怕是以为她还在为赌注苦恼。

  “算了吧,丫头。”老大看了看小铃铛白嫩的双手,自觉这丫头绝不以硬功见长,若是弄伤了她那自己的罪过可就大了,“实在不行,这一轮算平局也可以。”

  “闭嘴啦!”小铃铛故意气愤地狠狠跺地几脚,“哼!人家和爹爹打赌都没有输过,难道会让你这家伙占我的便宜吗?”

  “哦,那你继续想,继续想......”老大哂笑而退,管他女人还是女孩,不讲理起来最好还是哄着点,不然有的你受的。

  “切!”小铃铛明显很不满意这种敷衍的态度,“看本小姐赢了怎么画你!”

  她抬起头,看向巨树的顶部,那里的高度让她满意地眯起了眼。

  “就这么办!”

  轻功连续运转,小铃铛几个纵跃就消失在了树荫之中。剩下的人仰头看向高空,不知这葫芦里究竟卖了什么药。

  “嘿——呀!”

  一声娇喝,小铃铛竟然从天而降,将力量凝聚在双足上,对准石板上最脆弱的一点狠狠跺下。

  “喂!”老大瞳孔一缩,左手一伸,差点就要冲上前去。这种高度,怕是会让她脚骨粉碎吧?!现在他可顾不上什么赌约,若是误了大事,那他绝对是万死难辞其咎。

  不过下一秒,一切都峰回路转。

  小铃铛只是轻轻张开双臂,下坠的轨迹便陡然拐出一个大弯,径直向前方飞去。同时双腿做出蹬踢的动作,却是将右脚的鞋子笔直甩飞了出去。

  “嘿!”老大看得仔细,那双“绣鞋”非但没有被风一吹就跑,反而以离弦之箭的势头直直地飞向石板,深深地楔入其中。下一秒,那可怜的石板终于不堪重负,“咔嚓”一声裂成无数碎片。

  “怎样?”小铃铛飘飘悠悠地落到一旁的山石上,好整以暇地看向三人,“认输不?”

  “这......”人最实诚的老三刚想发言,却被身旁的老二眼明手快一把抓住。老大也狠狠剜了他一眼,吓得他连连点头表示自己闭嘴。

  “没问题。”老大点点头,“虽说是双脚,还借助了软金,但终究是一招。外功这比试,咱家认输便是。”

  “咦?我还以为你们会耍赖呢,没想到果然男子汉大丈夫,一口吐沫一个钉啊!”小铃铛竖起两根大拇指举在胸前,语气里满是崇敬之意。说得哥仨“嘿嘿”傻笑,动作一致地挠头脸红。

  “那,接下来在比一个你们擅长的项目吧。”小铃铛眼睛一转,趁热打铁,“刚才那位不是说什么轻功出众吗,好,咱们就比这轻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