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异世寻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议事堂站座悬空 会议厅密匙瞩目

异世寻侠 包子唐 3720 2019.06.25 23:33

  天玄宗,依山而建。北有石山七座,怪石狰狞,陡峭嶙峋,位列北斗。南有青峰六片,洞天福地,风景独具,对应南斗。中有主峰一座,其名“九玄”,乃天玄宗建派之地。生气盎然,四时葱郁。山顶有太极图一副,北黑南白,四周皆是奇花异树,便是游览天下之人,饱读诗书之士,也未曾见过一二同类。

  天下至宝,世间至美,莫过于此。

  然而,再美的风景也会黯然失色,和权力,和道义,甚至是天下的生死存亡相比——

  美景?

  毫无意义!

  太极图的中央是天玄宗的议事堂。这里并非迎客峰上那座兼职饭堂的“海纳百川”大议事厅,那里无论任何人,只要是“侠客”,只要是“武者”,就都能进入议论。

  议事堂不一样。

  房间不大,甚至有点逼仄,仅仅是山间一草庐,却给人以金铁交加之感。房间内一张长桌,十七座椅,除此之外,别无他物。

  更奇怪的是,那些座椅竟被牢牢固定在了地上,不能移动分毫。六白七黑,两张无色,两张紫金,所用材料各不相同,却尽是天下奇宝。从雪山千年白玉,到天外万年陨铁,乃至见所未见,闻所未闻,不一而足。

  然而,这些座椅并没有绕桌子摆上一圈,而是留出了三个位置:

  主位、末位,还有……

  在房梁上的“站位”。

  说是“站位”,实际上就是一个竹篾编成的大筐,摇摇摆摆,颤颤巍巍,看着好不渗人。

  “所以,”小铃铛歪歪脑袋,看着那大筐吐吐舌头,“这就是我们的‘座位’?”

  “大概。”秦风依旧惜字如金,不过他还是咧咧嘴,表示一下恐惧,很好地配合了小铃铛的表情。

  “那就这样咯。”小铃铛叹口气,也不见她屈膝躬身,只是白衣一晃,整个人就落在了房梁上。

  “诶?”

  “怎么了?”秦风抬头,却见小铃铛单手扶额,一副无力的模样。

  “没什么……你上来就知道啦。”

  小玲当话语里的无奈让秦风皱皱眉头,他心念一动,屈膝下蹲,双腿猛然发力,整个人冲天而起,将将撞上房顶之时又双手一张,转为滑翔,飘飘扬扬地落在房梁上。

  “噗!”

  小铃铛一时没忍住,直接笑出了声。秦风不解,投以询问的目光,得到的只是对方双肩越来越厉害的震动。

  秦风没发现,在窗外有一黑一白两个面具人看着他们:身穿黑袍,脸戴鬼面的无疑是他的师父,秦子夜。而另外一个一身白衣,脸上戴着黑面笑脸,捂着胃口“吃吃”作笑的却是个陌生人。只是在他的右手上有一枚戒指,上书两个大字:

  巨门。

  “我说黑面神。”雌雄难辨的声音从面具下传来,显然乐在其中,“你好歹也教他点别的呀。干嘛非得让好好一个小伙子先用蛤蟆蹬腿跳上去,再用仙女天落降下来,这孩子的形象可全让你毁啦!”

  “……”

  “喂,别这么闷葫芦好不好,起码我们也是几十年的老朋友,至少给我个反应诶。”

  “……巨门……”

  “嗯嗯?”

  “……闭嘴……”

  “……哦……”

  秦风看着竹筐,眼皮一阵抽动。谁能想到,这竹筐两侧的绳索居然根本没有系在房梁上,而是整个悬浮在半空,随风摇摆呢?

  “这……”秦风伸出手去,在筐上晃了晃,确定没有什么隐藏机关或者透明绳索之类的在牵引着这竹筐,“太不可思议了。”

  “是啊……”小铃铛也是面露惊奇,“鬼斧神工,大概就是如此吧?”

  “可是,我们要怎么上去呢?”秦风挠挠头,“如果破坏了平衡,那……”

  “也是。”小铃铛眨眨眼,心里却是另一番思虑。

  这……难道就是我们的“考验”吗?

  与此同时,迎客峰顶,大议事厅。万千目光或隐蔽,或张扬,共同集中在长桌中央,炽热的视线似乎能融化这世界上的一切。

  密匙!

  只这两个字,天下武者无不为之疯狂。别说密匙重生后能够开启的侠客殿堂,便是密匙本身,就是一部部神功秘籍。

  就说已经知道的六本翻译得相对比较完整的神功吧。

  北海泰宁岛的“鲲鹏大化”;

  徐州正气堂的“正气诀”;

  天玄宗的“天玄正法”;

  荆州一气观的“三清心经”;

  南海九龙岛的“狂海霸涛刀”;

  西域拜火教的“正明无欲离火”。

  每一部神功,可以说都是一个门派的生存之本。虽说不能百分百造就一品神话,但三品左右的绝世高手还是可以代代相传的。而这种每一代都拥有领头人物的风采,就是一个门派所谓的“底蕴”。

  还有相对不够完善的几门神功,如朝廷手中的“天罡功”与“地煞功”,二者出于同一碎片,却是水火不容,兼修者几乎只有爆体而亡。若是只修行一门,却又达不到神功的境界,只能在其名号前加上个“准”字,称为“准神功”。

  饶是如此,皇室仍旧凭借这两门单独的功法制造出了大批高手,并最终有了推翻前朝,定鼎中原的一幕。古往今来,以“武”立国者,不在少数;但以“武功”立国者,除千古一帝建立的鼎朝之外,便也只有当今这鸿朝而已。

  这,也就给了天下武林一种错觉,那就是若能得到密匙碎片,再有一二饱学之士相助,译得神功,自家便必然有了争霸天下的资本。武功,从此便和世俗权力搅合在了一起,难以分离,人尽求之。

  扬州金帆洛家,就是其中的佼佼者。在先帝下令禁止天下武林公然搜寻密匙下落之前,洛家可是“生意所至,搜索无止”,因此摆在桌子上的密匙碎片,天生就有了八成真实性。

  八成为真啊……这简直太动人心,在场众人一时间有了抢回这密匙碎片的冲动。

  然而,看了看坐在长桌后的七人,哪怕野心吞天食地,也只能不甘地坐回原处。

  “还真是……阵容豪华。”百机子目光闪烁,虽在慢悠悠地品茶,但手指尖微微的颤抖还是出卖了他此时的心情。

  “阵容豪华?”有好事的顿时来了兴趣,急忙凑到这位“大爷”身边,好奇地问道,“什么阵容?”

  “当然是这长桌后的阵容了。”百机子伸手点了点桌面,旁人立刻会意,将茶壶捧出,恭恭敬敬地沏茶,老老实实地退下,等着他发话。

  “最中间那三位,诸位大概都认识了。”百机子抿了口茶,不紧不慢的开口,“天玄宗掌门,也是下一任门主,‘白发狐仙’赵无言。左手旁,道门长老,鹤发童颜,面目红润,‘不老谪仙’凌虚子。右手旁,天玄宗暗堂长老,黑衣鬼面,‘幽冥魔将’秦子夜。”

  “嘶——”众人倒吸一口凉气,难怪说“阵容豪华”,哪怕其他的家伙都是些歪瓜裂枣,光凭这三人就足以令人畏服。毕竟,天下一只手就能数过来的绝世大高手,在这竟然就有了三人,所谓“天下武学半出其中”,天玄宗在五名最顶级高手中居然也占据了半壁江山,哪怕凌虚子只是身为朋友过来助阵,也没人能小觑天下第一宗门的底蕴。

  更何况,能不动声色地坐在五皇身边的,又怎么可能是普通武者?

  “左数第一位,看似肥胖,实则轻功高绝。更有寒铁心法相助,将自身厨艺化入武功,一手刀法可快可慢,曾单人击退九龙岛副岛主并门下十数弟子,人送别称‘庖丁再世’,现迎客峰副峰主蓝醉鱼。”

  “右数第一位,铁面无私,内功深厚。自创神功‘天山玄冰诀’,曾借此力压拜火教上代教主的镇教绝学正明无欲离火,别号‘铁面冰心’,开阳峰峰主崔正是。”

  “左数第二位,薄纱遮面,莺歌燕舞,以琴声伤敌。余下资料皆不详,天机峰峰主崔夜零。”

  “哎?”有人似乎吃了一惊,“资料不详?怎么,连不知堂也有不知道的事情?”

  “……”百机子笑笑,轻轻扫过说话之人,暗道一声果然如此,“抱歉,不知堂知不知道她的资料,我并不清楚。毕竟,我虽然在江湖上名头很大,到头来也只是一个晚辈,不过仗着有点小聪明,再加上耳聪目明了一点,才记得如此多的讯息。和长辈相比,无异于蜉蝣之于北海,蝼蚁之于泰山,实在是当不起诸位的期望。”

  “别理他,别理他!”这是某个性急的大汉,“倒是说说,那最后一个白面小生是谁啊?”

  “呃?”百机子愣了一瞬,如果他没记错,在场的七人里就只有一位还没被他介绍了,可那位是……

  “这……”百机子尴尬地摸了摸自己的鼻尖,心里暗骂大汉多嘴多舌,“呵呵,我想诸位就算再孤陋寡闻,不认识这位的脸,难道还不认识他身后的那绝世凶兵么?”

  “绝世凶兵?”

  众人一愣,眼神不由自主地集中在那人身后。

  下一秒,一声龙吟陡然爆发,鸣自九天之上,倏忽直坠人间。这声音极富穿透力,自众人的双耳、双眼甚至是周身上下每一寸皮肤渗入,顺着经脉游走,不断撩拨穴位,刺激内脏。

  “噗!”

  一口鲜血从百机子口中喷出,但他并未运功抵抗。相反,他全力压制自己蠢蠢欲动的本能,坚决不让真气运转哪怕一丝一毫。哪怕这龙吟令他有五内俱焚,万蚁噬心之感,他也必须不动如山,否则后果……

  感受着头上密密麻麻的汗珠,百机子偷眼扫视周围,却见身旁已是一片血海。刚才围在自己身边的人现在全都栽倒在地,周身喷射出的鲜血让他们成了一地红葫芦。

  “好霸道的内功!”百机子深呼吸,默念道家清心诀,让自己的内心平静下来,“天玄正法,可化万物。这将霸道狂傲走到极致的准神功果然非凡!若不是过刚易折,恐怕单凭这威势,称其为神功一点都不过分。”

  就在百机子胡思乱想之际,一个皮笑肉不笑的声音飘进他的耳朵:

  “好了,吕家小鬼……至少,给咱家一点面子。”

  话音未落,百机子感觉自己周身压力突然一松,整个人遏制不住地从椅子上滑落下来,委顿在地,大口大口地吞咽着新鲜空气,生怕下一秒这一切都离自己远去。

  “呼……呼……”几乎同时,另一个喘息声也在他耳边响起。百机子余光一扫,却是说出“不知堂”这三个字的年轻人,他竟然也撑了过来。

  不,不是撑了过来,他和自己一样,都是对这内功有所了解,从而投机取巧才得以幸存。再加上之前他不经意间泄露的口音,百机子隐隐约约对这人的身份有了个猜测。

  而帮他们解围的人,将百机子的猜测几乎证实了一多半。

  “别难为小辈,”东厂大总管魏金名似笑非笑,一身真气浑然一体,毫无破绽,“战堂堂主都当上了,怎么还是这么心胸狭隘呢?”

  “咱家说的没错吧?东方狂龙,吕正辉阁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